华夏诗醇:献身甘作万矢的 著论求为百世师

作者:庄敬

(fotolia)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梁启超〈自励〉诗二首

(一)
平生最恶牢骚语,作态呻吟苦恨谁?
万事祸为福所倚,百年力与命相持。
立身岂患无余地,报国惟忧或后时。
未学英雄先学道,肯将荣瘁校群儿!

(二)
献身甘作万矢的,著论求为百世师。
誓起民权移旧俗,更研哲理牖新知。
十年以后当思我,举国犹狂欲语谁?
世界无穷愿无尽,海天寥廓立多时。

【作者简介】
梁启超(1873—1929),字卓如,号任公,又号饮冰室主人。广东新会人,中国近代著名的思想家、学者、文学家,“戊戌维新变法”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与康有为并称“康梁”。

【赏析】
这两首〈自励〉诗,是梁启超在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写的。当时戊戌变法已经失败,作者被迫流亡海外,但他对国家民族的前途,仍十分关注,充满信心。总结变法失败的教训,自勉自励,表达诗人要继续努力探求真理和改革社会的精神,这是此两首诗的主旨。其中第二首的开头两句“献身甘作万矢的(万矢之的,即许多人的射击靶子、攻击对象),著论求为百世师。”表现了诗人追求伟大理想,愿为之英勇献身的精神。

诗的第一首前四句,写自己对变法失败的看法,作者指出:生平最厌别人发牢骚:作态呻吟,怨天尤人有何用?世事万物福祸相倚,戊戌变法遭顽固派镇压而失败了,然而是福是祸,尚未可知。它从反面教育了国人,也就是预兆著未来的成功。“百年”句,语出《列子.力命篇》:

“力”与“命”相争论,究竟谁有功于物。“力”终被“命”所折服。诗人反其意而用之,谓人生百年,每个人都须尽自己的努力,凭此与命运相争。这里表明作者在遭到变法失败的大挫之后,坚不退缩,决心以坚忍不拔之毅力去与命运抗争,即与顽固派斗争到底,争取最后胜利。后四句,重在自我勉励。“立身”二句,写出了诗人为国献身的思想与信念:自己早已以身许国,惟恐报国时机太晚,虚度光阴。“未学”两句,其中的“英雄”,应是指为“变法”而牺牲不久的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诗人铭心难忘,“变法”失败时,“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本来有时间、有机会逃脱死亡,但他在生死之际,毅然选择了后者。他慷慨激昂地对劝其出逃的日本友人说:“各国变法,无不以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不昌也。有之,请自(我谭)嗣同始!”最后,谭嗣同“横刀向天笑”,慷慨就义。

英雄的豪言壮举,震撼着诗人的心灵,成了诗人往后革命生涯中极大的激励与鞭策。因此有“未学英雄先学道”二句,意谓自己未能像谭嗣同等英雄那样为国献身,心有遗憾,为此,一定要学习英雄的思想,继续探求真理,决不能像鄙俗的人们那样,斤斤计较个人得失,要不畏困难,坚持主观努力,不断奋斗。其自勉自励之情,极为殷切。

诗的第二首,着重写作者立志改革社会,移风易俗,教育民众的决心。“献身”句,表达作者为变法、为改革社会而万死不辞的豪迈气概,它是作者在变法前后遭际的生动写照:在“变法”期间,康、梁多次联名上书,早就被顽固派视为眼中钉。变法失败,康、梁出逃而受通缉。几年后,形势有变,梁启超从日本回国,仍一意图变。待到袁世凯的复辟阴谋暴露后,梁启超奋起反袁护国,发表了《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的著名文章,声讨袁世凯。为此,梁启超接连收到许多匿名恐吓信,而他只一笑置之,继续四出活动,策动和支持蔡锷将军的反袁护国战争。袁世凯对梁启超,恨得咬牙切齿,把“捕拿梁启超就地正法”的“上谕”,发到了各省市。而梁启超仍不顾一切,冒险南下广州,以一往无前、义无反顾之精神,会见了广东都督龙济光,并和他举行了谈判,终于稳定了广东,促成了护国反袁战争胜利。这就是诗人“献身甘作万矢的”的形象概括。

“著论”句,指作者立誓要著书立说,“为百世师表”。作为著名学者和思想家,梁启超的创作力极其旺盛,一生著述甚多,在当时社会产生深广的影响。其著述内容涉及政治、经济、教育、哲学、历史、文学、新闻、法律、宗教、伦理以及目录学和图书馆学等诸多领域,可谓论无不及,学无不窥。现已辑录出版的《饮冰室合集》全十二册,是近代文坛上的一部巨著,真正是“著论堪为百世师”!当然,这是梁启超身后的事,未必为梁先生当时预料所及。然而,梁氏禀性聪慧,才华横溢,满腹经纶,个性又豪放洒脱,热衷于宣传正义,恨不得让全国民众都一下子觉悟过来,接受他的改革主张,因此不懈地著论写文,成就巨大,已成史实,令人敬佩之至。

“誓起”二句,其中的“牖”字通“诱”,诱导之意。语出《诗经.大雅.板》:“牖民孔意。”此两句,说明作者早有抱负,立誓要不遗余力,循循善诱,教育民众,振兴民权,移风易俗,改革社会。作者这样说,也这样做,这一年,梁启超在《清议报》上,发表了《积弱溯源论》,其中就大讲“为中国开数千年未有之民权”问题,次年,他创办《新民丛报》又以“维新吾民”、“昌明文化”自任,确实为助民“研哲理,牖新知”,作出了很大贡献。

诗的颈联对句“举国犹狂欲语谁?”是化用《礼.杂记》中的话:“子贡观于蜡,孔子曰:‘赐也乐乎?’对曰:‘一国之人皆若狂,赐未知其乐也。”作者借此叹息当时国人对自己的变法主张,尚不理解,自负语中,流露出一些无可奈何的孤独感,这是作者对“戊戌变法”结果,没能争取到广大民众的支持,最后因孤立无援而失败引起的深沉感叹。但是作者并不因此而消沉悲观。诗的最后两句“世界无穷愿无尽,海天寥廓立多时”,如奇峰突起,感情昂奋,表明作者不会放弃改革社会的愿望,而且声言这种愿望,将是无尽的,意即不达目的誓不休!在茫茫宇宙中,自己将不懈努力,继续探求真理。梁启超先生的名句:“献身甘作万矢的,著论求为百世师。”敲金戛玉,振聋发聩。

他是千百万中华英雄儿女中的志士仁人!@*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