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宪法》专家:川普旅游禁令有3种可能走向

1月20日上任首日,美国总统川普(中)在白宫椭圆办公室,签署促进美国就业的几项行政令。图左为副总统彭斯。(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人气: 30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砚采访报导)美国移民法律师协会成员及《宪法》专家10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川普旅游禁令”研讨会,解析川普行政令的背景、影响及未来的可能走向。专家表示,鉴于行政令已经两次被联邦法院叫停,川普政府打算重写具体条款的做法是目前的最优选择。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1月27日签署针对7个穆斯林国家的旅游禁令,随后被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和第9联邦上诉法院裁决为暂停执行。川普10日表示,有可能重写行政令。对此,美国政治学教授海戴尔(Jennifer Haydel)对大纪元说,重写行政令、使其更为完善和具体,是川普政府目前的最优选择,将有助推动这项法令的最终实施。

马里兰州政治学教授海戴尔是美国《宪法》专家,长期在大学执教。她研究的领域包括和平建设、转型过渡期的司法工作、社会运动和跨学科教学。海戴尔曾旅居德国,参与过那里的国际难民项目。

川普旅游禁令的法律依据

海戴尔教授说,川普签署旅游禁令的法律依据来源于国会通过的《1965年移民和国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 of 1965)。该法律显示,美国总统为保护国家安全,可以将他认为威胁或有害美国安全的人群排除在外——禁止这个人群入境美国。

根据上述条款的解释,川普政府判断来自伊朗、伊拉克、利比亚、苏丹、叙利亚、也门和索马里7国的旅游者最有可能被混入恐怖分子,从而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于是于1月27日签署行政令,禁止这7国公民或移民入境,有效期为90天。同时,对叙利亚旅行者及难民的旅游禁令做无限期暂停。

司法立场不同 裁决结果差异大

美国法官的司法立场主要分为保守派和自由派两大类。保守派法官通常最坚守《宪法》条款的原意,在对美国现行及新法律作出解释时,倾向于严格依照《宪法》条款,做出判断。

海戴尔表示,就川普旅游禁令而言,依照《宪法》第二条对美国行政部门的权力界定,总统在忠实于国家的前提下,为保护国家安全,有权签署相关安全法令。按照这样的原则,保守派法官通常会维护总统有关国家安全的行政令,即放行川普的旅游禁令。并且,国会也通常将此类旅游及签证相关的行政令,视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一部分,从而较少干预,更尊重总统的做法。

同时在司法解释的另一端,作为自由派法官,如果他判断,川普行政令不足以证明采取其中的措施能有效保护国家安全,法官更容易判定该行政令无效。正如美国第9巡回上诉法院9日做出的裁决,认定川普的这项行政令无效,要求对其暂停执行。海戴尔认为,这与该上诉法院由多数自由派法官组成有关系。

海戴尔教授还进一步分析了川普旅游禁令的未来,可能有3种情况出现。

1. 重写行政令

海戴尔认为,随着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和国防部长人选的任命得到国会批准,川普政府在未来重写旅游行政令时,可以咨询更多相关部门的意见,制定更完善、细致及合理的条款,避免司法解释再次带来的挑战。

海戴尔说,由于川普在签发旅游禁令时,包括国土安全部长在内的多位内阁成员的任命,还未获得国会批准,可能使川普团队在行政令条款的拟定中,缺乏专家的意见,造成过于简单、仓促和不完整,并带来后续的问题及混乱局面。

海戴尔表示,重写行政令应该是目前川普政府最明智和有效的选择。

2. 上诉最高法院

美国第9巡回上诉法院要求禁止执行旅游禁令的结果,显然对川普当局不利。依惯例,诉讼方(川普政府)如果不服上诉法院的裁决,可以再向最高法院提出诉讼,再次争取胜诉的机会。但是,由于川普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戈萨奇尚未就职,目前对案件向最高法院提出诉讼将是不明智的。

海戴尔分析说,按照目前最高法院的格局,在8位大法官中,保守派和自由派法官各占一半,使得未来大法官对此案的裁断,必然形成4:4的僵局。这意味着最高法院将维持原联邦法院,即第9巡回上诉法院的裁决,继续叫停行政令。这一定不是川普想看到的结果。

所以现在就此案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不是川普政府的最优之选。

假如由川普提名的大法官戈萨奇已经获得国会批准并上任,那么将此案上诉最高法院则是可选的方案,因为作为保守派法官,戈萨奇会加入另外4名保守派法官,支持总统有关国家安全方面的行政令,促使其生效。

3. 寻求保守派法官的支持

在戈萨奇就职高院大法官之前,川普政府还可以寻求其他保守派法官对行政令的支持,但这个做法需要等待时机。

2月3日,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的联邦地区法院做出裁决,要求禁止执行川普旅游禁令。之后,川普政府向管辖这两个州的第9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了上诉,但上诉法院维持了原判。

海戴尔分析说,由于第9循环上诉法院是偏自由派的法院,其3位大法官中,有两位是民主党法官(偏自由派),一位是共和党法官(偏保守派),所以裁决结果更偏向自由派——限制了总统关于国家安全方面的行政令。

为了扭转局面,海戴尔认为,在不向最高法院提出诉讼的情况下,川普政府可暂时静观其变,直到有机会向另一个由保守派法官主导的联邦上诉法院,如第5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第5巡回上诉法院所管辖的区域是德州、密西西比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目前在这三个州中,起诉川普旅游禁令的案件正在审理中。如果未来裁决结果出炉,依然是要求暂停执行这一限制令,川普政府可以向其上一级上诉法院,即第5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届时,观点保守的第5上诉法院将更容易维护,为保护国家安全的总统行政令,进而做出有利川普政府的裁决——放行这一行政令。

海戴尔表示,第5巡回上诉法院算是全美最保守的联邦法院,其裁决结果通常以维护《宪法》原则为基准。在此案中,第5巡回上诉法院很可能将采用《宪法》第二条的内容——对于有关国家安全的政令,应给予总统更大的解释权和行使范围。

支持与反对意见 力量相当

研讨会的另一位发言者托米(TOMI OJO-ADE)是美国移民法律师,也是美国移民律师协会成员。她说,川普总统签发旅游禁令后不到24小时,美国多个地区法院便陆续收到针对行政令的起诉状。托米表示,从文字和内容上看,这项行政令的起草显得过于仓促,不仅对个人,也对执行部门的工作带来困难。由于没有在公布行政令前,给予预先警示,使得行政令签发后,造成大量来自7国的学生及工作签证持有者和绿卡持有者受到影响,许多人被迫滞留机场、或被阻止登上赴美航班。

据《今日美国》7日的报导,针对川普旅游禁令的诉状在其公布后3天内,激增至40多起,超过历届美国总统上任之初时的纪录。

对此,海戴尔教授表示,尽管这项旅游禁令为川普政府的做法再次带来争议,但民调显示,在全美支持和反对这项行政令的人数,各占一半,这说明川普政令的背后有不少支持者。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7-02-13 5: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