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中共暴力屠杀的多名人大校友

人气: 688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7年0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思缘报导)中国人民大学(下称:人大)硕士毕业生雷洋死亡事件余波未了。人大前副校长谢韬的女儿谢小玲近期罕见发起联署要求中共公布雷洋案真相。此前中共虽称雷洋嫖娼及抗拒执法,但外界大多相信雷洋遭北京警方诬陷,并死于警方暴力殴打之下。

不止雷洋,在过去的那些人大校友中,出现过多名被中共暴力屠杀的人物,如林昭、张志新等。

雷洋被暴力殴打致死  人大校友联署质疑中共判决

2016年圣诞节前的12月23日,中共公布对“雷洋案”的判决:对邢永瑞等五名涉案警察不予起诉。雷洋家人其后不堪压力而放弃诉讼,获中共巨额赔偿,但公众继续追讨真相。

人大校友雷洋是近期被中共警察暴力殴打致死的一个典型人物。

人大前副校长谢韬的女儿谢小玲,去年12月30日,发出公开信,并发起联署,要求中共全国人大、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面对雷洋案带来的严重后果,彻查案件,向社会交代真相。

谢小玲在给李克强的留言中质疑:雷洋案是产生重大国内外影响的公共事件,检察院对涉事警察免于起诉以及对家属以巨额国家赔款,公理何在?谢还要求中共释疑。

人大校友群支持此行动,并积极参加联署,有超过1600名雷洋的人大校友们联署公开信,直书对中共判决结果“不同意、不认可、不接受”,抗议丰台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联署抗议活动在在大陆各界展开。

随之而来的是,联署行动被中共相关部门迅速破坏,各地警方和维稳办,威胁参加联署的人大校友,多人被约谈。

此外,中共宣传部门加强了对雷洋案质疑批评声音的打压,包括微信、微博等,全面删除不利言论。这使得民间的愤怒与恐慌情绪一度高涨:“牺牲一个雷洋,下一个雷洋便正在路上。”

人大校友们的血与泪

早在60多年前,部分人大校友精英们就已经与中共分道扬镳,并为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时至今日,中共的这些屠杀故事中的暴力与血腥仍让人不寒而栗。

最早的人大一度被视作中共在延安办学的延续,在1950年代偏重意识形态和计划经济管理,曾被视作“第二党校”。

然而,在1950年到1966年的16年间,这所以培养所谓“党的干部”为宗旨的学校,并未出现任何一名政治局委员级别官员。相反,在这16年里,这个学校的多名校友脱离“延安精神”,开始与中共对抗。

1957年,对于人大而言是个里程碑式的转折点,人大从那时起出现一批对中共来说“桀骜不驯”的校友,如林昭、张志新等。1989年的六四事件又导致多名人大校友遭中共杀害。

以下是几名被中共暴力屠杀的人大校友的故事。

林昭:遭受长达180天的残暴虐待

苏州人林昭原名彭令昭。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林昭因公开支持北京大学学生张元勋的大字报“是时候了”而被划为右派,成为北大第一批右派分子。1958年6月,林昭从北大转学到了人大。

此后,林昭因言获罪,在毛时代公开以人类普世价值挑战中共极权主义而被迫害致死。

中共给林昭扣上“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罪”、“反革命罪”等罪名。从1960年起,林昭被长期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在狱中,林昭曾多次绝食,并书写了二十万字的血书与日记。 她曾遭受了长达180天的残暴虐待,成缕的头发被连血带肉地揪扯下来。狱警曾多次企图强暴她,为了尊严她只好把裤子和上衣缝在一起。狱警恼羞成怒,每天指使一大群女流氓对其进行长达几小时凌辱式的批斗。

1968年4月29日,林昭在上海被秘密枪决。次日,刽子手上门向其家人索要五分钱子弹费,其母随即发疯。后因医院拒绝医治,1975年在上海外滩自杀。而在此之前,林昭被捕一个月后,其父就已服药自杀。

1981年,中共终宣告林昭无罪,但民众每年祭奠林昭都被中共视为敏感行为。

林昭因言获罪,在毛时代公开以人类普世价值挑战中共极权主义而被迫害致死。(网络图片)
林昭因言获罪,在毛时代公开以人类普世价值挑战中共极权主义而被迫害致死。(网络图片)

张志新:被虐杀前脸扭曲得没了人形

1975年4月4日,一声凄惨的声音划破了中国大地。一个已经疯了的女人,被监狱的管理人员强行按倒在地,在颈背上垫上一块砖头,为防喊口号,一把生绣的小刀割断了她的喉管。

“他们惨绝人寰地切割了她的喉管,又把一段三寸长的不銹钢管插进气管里,再用线将刀口缝上”。一个女管教员,看着,听着这惨不忍睹的暴行,经不住惨叫一声,昏倒在地。

45岁的张志新在沈阳大洼刑场被杀害。

45岁的张志新在沈阳大洼刑场被杀害。(网络图片)
45岁的张志新在沈阳大洼刑场被杀害。(网络图片)

张志新出生于天津的一个大学音乐教师的家庭,酷爱拉小提琴,之后曾在人大学习。在文革期间,张因批评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被捕入狱。

张志新的妹妹张志勤曾回忆说:一般蹲小号的时间就是一两个星期,否则精神就失常了,人也废了。张志新竟然蹲了一年零七个月,为了不再受强奸犯强暴这种难以启齿、极其低级的侮辱,姐姐竟然把粪便抹在自己的身上,脸上。

45岁的张志新在沈阳大洼刑场被杀害。(网络图片)
45岁的张志新在沈阳大洼刑场被杀害。(网络图片)

中共党媒《光明日报》曾发表了一篇有关张志新案件的文章,文中描述了张在狱中受到的非人待遇:她屡遭强奸/轮奸,她被逼疯,整天在只能一个人坐的 “小号”里,一个人只能坐,不能躺睡的特殊小牢笼里;她被迫用窝窝头沾著月经血吃,在小床上大小便;虽然已经疯了,但她都没有做疯子的权利,监狱工作人员将女病人的情况向上报,上面没有任何司法调查,就回答:“装疯卖傻。”

她的监禁生涯从1969年到1975年一共持续了6年。1979年3月1日,张志新被辽宁省沈阳市中级法院发文宣布“彻底平反昭雪”,但关于张志新的笔录目前尚未被中共公安部公开。

肖杰:戒严部队的子弹从后背穿过前胸

肖杰,人大新闻系86级学生。1989年6月5日已购得回成都的火车票,下午2点10分行至南池子南口,被戒严部队的子弹从后背穿过前胸,众多民众用平板车将其送到公安医院抢救,2点55分死亡,年仅21岁。

肖杰的父亲肖宗友在“六四”25周年纪念时,在其《肖杰,我的好儿子》一文中说:“二十五年来,无时无刻不想念我的好儿子肖杰。儿子自幼懂事,学习努力,成绩优秀。以成都五中状元、数学满分的优异成绩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大学期间经过自己努力,成绩也名列前茅。⋯⋯是的,他若还在世上,也是中年人了,我们现在该是儿孙满堂,过着梦寐以求的晚年生活。如今我们都是古稀之年,膝前冷清,每日泪水相伴,沉浸在思念和噩梦之中。思子之心,让人绝望!令人悲哀!一切心灰意冷,空悲切!苍天啊,你太不公平了!若不是亲朋好友苦苦相劝,真没有勇气活到今天!”

“二十五年来,当局非但不正视事实,还欺骗全世界,说什么‘天安门广场没打死一个学生’、‘那些人是暴徒’,掩盖自己的残忍屠杀爱国学生的凶手面目,继而又羞羞答答回避,撇清自己,甚至派人监视难属,可以说是各种卑鄙手段用尽了。⋯⋯事实总有一天会站出来说话!”肖宗友期待着儿子平反昭雪的一天。

1989年6月4日也成为无数家庭心中难以磨灭的伤痛。

肖杰,人大新闻系86级学生。(网络图片)
肖杰,人大新闻系86级学生。(网络图片)

吴国锋:凝固的血浆裹住了整个头部

在六四事件中,已知的7名人大校友死者中,因摄影而惨死的就有3名:萧杰、吴国锋、陈来顺。

1989年6月3日夜,人大86级工业经济系学生吴国锋,在北京西单附近被戒严部队的子弹打中后脑倒地。据他的同学回忆说,当时戒严部队的士兵上来抢他手中的照相机,在争执中,被戒严部队的士兵用刺刀向下腹部捅了一刀。 他双手握在刀口处,双手手心留有明显的刀痕,被送到医院当即离世。遗体可见刀口有2寸长。

吴国锋父母经历过中共搞的各种运动,曾写信劝其子不要参与抗议中共的政治运动。 劝说信发出后,吴国锋没再回信。吴国锋父母只能在家里关注著北京学运的事态发展,心悬著儿子。最终他们接到了儿子被害的通知。

在邮电医院,吴国锋父母看到儿子浑身是血,凝固的血浆裹住了整个头部,身上也是一道一道的血印,眼睛睁著,仿佛在发出他生命的最后抗议。夫妇俩悲痛欲绝。

2003年,大陆“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起人之一、丁子霖在《刺刀下的冤魂--人民大学学生吴国锋的惨死》一文中写到:“吴国锋的遇难给吴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爷爷奶奶想念孙子变成了半疯状态,常年生病,生活不能自理;父亲经不起这么大的打击,肢体麻木,几乎瘫痪,很长一段时间无法独自走路;母亲得知儿子遇难后跌倒在地,头部留下严重创伤,落下脑痛后遗症,一想起儿子就头痛,一见到国锋的同学就哭,引起视力严重下降,从此失去了劳动能力。”

林希翎 :至死仍是“大右派”

林希翎,原名程海果,1935年出生,浙江温岭人。1953年由部队保送入人大法律系。曾被当时担任共青团中央书记的胡耀邦誉为“最勇敢最有才华的女青年”。

当时,程海果以“林希翎”三字为笔名,发表了一系列文学论文,引起争论并受到中共批评,她不服,进行反驳。

由于她“顽固抗拒”,被定成“极右分子”,文革时期又被作为“反革命”而逮捕判刑入狱。

当几乎所有的右派都经复查确认当年属于“错划”而得以“改正”时,林希翎的平反却阻力重重,其判决一直不被中共“改正”。此后,林希翎被迫流亡海外。至死,她仍是所谓的“大右派”。

中共体制是一个杀人的体制

中共在历史上对中国民众的屠杀远远不止这些。

中共自己都称文革这段时间为“十年浩劫”。胡耀邦后来对南斯拉夫记者说:“当时有约一亿人受株连,占中国人口的十分之一。”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承认,“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经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全面调查、核实,重新统计的文革有关数字是: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万7千余人,703万余人伤残;7万1千2百余个家庭整个被毁。”而专家根据中国县志记载的统计,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达773万人。

文革是中共疯狂杀人的时期,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展示“革命性”的表演,因此对“阶级敌人”的虐杀就极其残酷和野蛮。

此后,中共仍在杀戮民众。

1989年的六四血案,坦克追着将学生压成肉酱的屠城录像在海外电视台播出; 10年之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虐杀,甚至被活体摘除器官。

李林一表示,毛泽东掌权27年,中国民众非正常死亡8000万。这个邪恶的体制在今后仍会杀人,这是中共本性决定的。对中共来说,只要感觉有威胁就会不惜大开杀戒。对人大校友是这样,对六四学运是这样,对法轮功团体也是这样。没有传统文化、信仰约束的中共,会以政权稳定为其首要任务。

李林一说,在大陆,今天受害人是雷洋,明天或许是你,也可能是体制内的高官,谁都难以幸免。这个邪恶的政权必须解体,中国人才有希望。#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7-02-16 12: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