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爱——火车和纽约地铁

作者:琥珀
轨道上的旅程是一种很朴实但又很期待的,“在路上”的感觉。(shutterstock)

轨道上的旅程是一种很朴实但又很期待的,“在路上”的感觉。(shutterstock)

      人气: 1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在我十几年生命历程里,虽不能说见识的太多,但也已经去过世界上一些地方了。旅途中坐过汽车、长途大巴、火车、飞机、地铁,有一次还在游轮上待了一两个小时。我很喜欢在路上的感觉。在这些交通工具中,我最喜欢坐火车,还有纽约的地铁。

很小的时候我就坐过火车,去天津的爷爷奶奶家。路远,我们的车总是过夜到,所以我们从来都有机会坐上卧铺的。我记得每个卧铺隔间两边都有上下,有的时候还有中铺。一般旅行箱都放在下铺底下。我们会把吃的放在窗边小桌板上,有的时候还烧上一壶水。火车到点就熄灯,我在一片黑暗中躺着,总是不愿入睡,不愿错过夜里除了火车在轨道上行驶的声音外一片寂静的特殊感觉。看着窗外移动的画面,被我们甩在后面的路灯和树丛。从窗外照射进来的路光一块一块滑过天花板。

我最美好的火车记忆,是十一或十二岁的时候去北京那次,跟妈妈、二姨和姐姐在一起。我记得姐姐当时在月台上登车之前说,她看到火车就想起《东方列车谋杀案》。我那时候没跟她一起看爱葛莎.克利斯蒂那些推理小说,不过我到现在也经常觉得,火车总给人一种好像是想像世界里来的感觉。

那次我们独占了一个包厢,没有陌生人在。大人聊大人的,我和姐姐边玩,边努力转换大人们的话题,让她们聊我们想聊的。我们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很开心。在路上,跟熟悉的人在一个只属于我们的小空间里是最舒服的。当然汽车里也是一个封闭的私人空间,但是几个人分排坐很不方便说话,还有一人在开车,也不能随便走动,有时还晕车,再有就是打开门就是外面,真没什么意思。

不过有隔间和卧铺的那种火车是久远的回忆了。我两年多前来美国后,再没有坐过那种。我家住在密西根的一个小城市,这地方几乎没有公共交通,人人出门都是开车的。只有每次去纽约的时候,才有机会坐火车。我也算去过纽约挺多次了,算一算,去了能有五次了。说是去纽约,其实大多时候是在新泽西的二姨家住,要去纽约市里,就要先坐火车去纽约宾州车站。

我喜欢火车站台。一条轨道伸向很远很远,隧道尽头能看见一点光亮。火车来时,远远的就听到叮,叮,叮。这个声音也引人遐想,总让我想起一个动画片,里面的两个主人公在睡梦中被惊醒,然后被一列飞天的火车送往梦幻城堡。当火车开进月台从我们站的地方一掠而过,一股微风顺着吹过来的时候,我就好像被唤醒了一样。像是旅途在召唤我,总是在路上,总是去往远方。车上检票的哢嗒哢嗒声我也喜欢,除非我把票丢了,那样的话检票声音就会让人紧张了。

到了宾州车站,接下来或者步行,或者转乘地铁。不像对火车,哪里的火车我都爱,而地铁只有对纽约的我是有感情的。一般人都会觉得纽约地铁跟其他地方地铁比起来太破旧,可在我看来,其他很新很现代的那些地铁站缺少纽约地铁的文化和历史,只是一个交通枢纽罢了。

我很喜欢纽约地铁里那些音乐人,他们总是令人愉快的惊喜。要不是我们总是有地方要去,不能停留,我会想站在旁边听。地铁上的广告,有一些还挺有意思的。不过即使没有广告,看看周围的人也能解闷了。纽约什么人都有,此时一帮鱼龙混杂的就坐在车厢里,平时赶路没时间看周围人,这时候就可以了。常常还有一些人捧着书看,精神可嘉。

我有挺多理由来解释为什么我不喜欢坐飞机或长途汽车,我也大概知道为什么我把纽约地铁看的比较特殊,但是我说不清为什么我这么喜欢火车。总是它们进月台,或叮叮或呼隆隆的响着,车头逐渐变大,然后一下子从我们眼前风似的开过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就难言的激动。轨道上的旅程是那种,不是汽车那么平常,也不像飞机那样昂贵费力的,一种很朴实但又很期待的,“在路上”的感觉。@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说演出“既令人愉快,又使人难过”,难过的是,“自从共产党来了之后,是怎么用独裁改变了中国及其人民和文化的。有多少历史、文明、民间传说以及所有的一切(传统的东西)都被淹没和抛弃了。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一定是件非常可悲的事。”
  • 2月14日是西洋情人节,数名纽约客分享他们在地铁上的浪漫爱情故事。(Kena Betancur/Getty Images)
    2月14日是西洋情人节,数名纽约客分享他们在地铁上的浪漫爱情故事。
  • 医风医德不只是医生才要有的风范,一世为人,缘牵四方,心怀仁德广结善缘,或许才是人生在世最应学到的课题吧。(大纪元图片库)
    清代医家喻昌在 《医门法律》 中说 : “医 , 仁术也 。” 父亲对这句话的理解是,医生之所以能救人,除了技术之外,更重要的就是要有仁心。不管贫穷富贵,都要一视同仁。好生之德,关键在于仁心。所以《黄帝内经》称医道为仙道。
  • 《漫漫回家路》剧照。(骄阳电影提供)
    5岁的印度男孩与家人失散,25年后寻回故乡。家是否还是儿时的模样?妈妈是否还在家门口张望?在天涯的尽头,在光阴的背后,在梦的深处……电影《漫漫回家路》(Lion)中所展示的家的记忆,永远是一盏闪烁的灯火。
  • 在缓慢的时间、和宽广的空间里,以朴实、纯净的初衷来感受,不难发现那熟悉、亲切的味道!(王嘉益/大纪元)
    如今,在繁杂、急速中,心思纷乱、感官麻木,也就没有充分的闲暇、余力,来体会“年味”了。因此,先停下脚步吧!在缓慢的时间、和宽广的空间里,以朴实、纯净的初衷来感受,不难发现那熟悉、亲切的味道!
  • 真正聪明的人,回看生命时应是微笑、淡然的,一生的经历足以让他们想清楚了其中的因果,找到到底是什么在主导命运的答案。(fotolia)
    所有的得到与失去不过是过程,我们依然是我们,生活依然在继续。最重要的,不是那些具体的物质上的东西,而是心的领悟。所有人都奔向同一个结局,但是所领悟的道理却未见得一样。
  • 在去岛屿湾游玩的五天中,我们特意选择一些可以丰富孩子们知识的路线和景点......这样的切实经历是坐在电子产品前永远也感受不到的。
  • Couple sitting on the bench  with their back to the camera
    “路,必须要好好走”,这是我所受过的最早的教育。结婚这条路,尤其要好好走。原以为人生如戏,结婚就是最圆满的结局,但生活细火慢煨地告诉我,婚后的路并不都是金光闪闪的阳光大道。结婚,或者只是漫漫人生路的一个拐角,是生活变换一种“两人同行”的方式承现。
  • 《另一个人的心》(宝瓶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就是接受器官移植,你需要换一颗心脏。我刚刚跟恩慈医院的心脏外科主任贝杰果夫教授通过电话了,他等你去见他。”
  • (fotolia)
    小时候到外婆家,搭乘小火车,换乘大火车,坐的是最便宜的普通车,每一小站都停,看着窗外的风景不断退后,心中十分兴奋,这是花最少的钱,享受最久的服务。在那个贫穷的年代,对小朋友来说,“坐火车”是一种享受,一种特殊的经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