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在美国犯下“选民诈欺”罪 将被重判

川普上任后,强调“选民欺诈”的危害性,甚至上升到维护民主体制的高度。因此,目前在美国,犯下“选民欺诈罪”,判得很重。(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川普上任后,强调“选民欺诈”的危害性,甚至上升到维护民主体制的高度。因此,目前在美国,犯下“选民欺诈罪”,判得很重。(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人气: 192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2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莉莉综合报导)曾经白热化的大选形势,将“选民诈欺” (Voter Fraud)这个话题放上台面。早在1月25日,川普总统上任后不久,就发推文表示,会要求行政部门对2016年总统大选是否涉及选民欺诈展开调查,包括是否有人冒充公民身份投票,以及选民是否为已经死亡或去世多年的人等不法行为。

白宫新闻秘书斯派塞(Sean Spicer)也对媒体表示,川普相信他得到的普选票不及对手希拉里是因为有数百万无证移民投给希拉里。川普认为,2016年美国大选有500万人涉及非法投票,其中弗吉尼亚、新罕布什尔州和加州都有严重的选民舞弊事件。

接下来,川普高级顾问米勒(Stephen Miller)2月12日表示,白宫已掌握大量的证据,证实2016年总统大选中出现选民欺诈事件。有多位议员已经透露在其所在州发生了选民欺诈事件。他说:“有选民在超过一个州进行注册投票一事,白宫已掌握大量的证据。我可以告诉你,选民欺诈在这个国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川普政府这一系列的“发话”,给人们敲响了警钟。在美国这个民主社会,选举是公民才能行使的神圣权利。川普政府将“选民欺诈”罪提高到有损美国的民主体制这样的高度,这就意味着,从现在开始,犯下“选民欺诈”罪,将被判得很重。以下是两个案例:

*案例一:

Rosa Maria Ortega,女,37岁,家住德克萨斯州,婴儿时期被父母从墨西哥带入美国,持有绿卡。上周三(2月8日),得克萨斯州Tarrant法庭宣判,因不是美国公民的她,曾在2004年至2014年选举期间非法投票5次,被判处8年的监禁。待服刑结束后,她很可能面临被遣返回墨西哥。

德州总检察长Ken Paxton表示,此案被许多人视作国家开始严厉打击投票欺诈的开始。Paxton说:“这个案子说明,德州应严肃对待选举系统的安全,这个判决结果也给那些违反美国选举法的人释放了一个重要信息——你如果违法,将会被重判。”“维护我们的选举系统的完整性对于维护我们国家的民主体制是至关重要的。”

而Ortega的律师、曾任Dallas县公共廉政检察官的Clark Birdsall则认为,此案判得太重了。他说,Ortega并没有在2016年的选举中投票。她曾注册成为一名共和党人,而且从2004年开始,一直参与投票。

Birdsall谈到,Ortega每次在填写选票时,都被询问是“公民”或“非公民”。但她不知道怎么填,她以为自己持有绿卡,是居民,就不是“非公民”了,所以就填了“公民”。 他认为Ortega犯下的错误是无心的,她只有6年级的学历,并没有故意破坏选举法的犯罪动机。

Birdsall认为,对于Ortega的判决出乎意料的严厉,比一般投票欺诈案严得多。他也谈到这是5年来他接的第一宗投票欺诈的案例。他说:“之前有个来自休斯顿的集团,为了更改投票区域,用了一家旅馆的地址作为居住地,他们也只被判了3年。”

事实上,Ortega已于2015年被捕,而不幸的是,川普上任后,特别强调投票欺诈的严重性,她的案子最终得以重判。Birdsall表示,Ortega计划就此案上诉,但是,赢的概率非常低。

据统计,在2016年大选期间,德州总共有4起选民欺诈案的记录。

据分析,Tarrant县地区法官Sharen Wilson通过重判Ortega来杀鸡儆猴,向公众表示德州需要更严厉的选举法。Wilson说:“选民在注册登记时,政府至少应该验证其登记表中的陈述是否属实,之后再发给他们投票卡片。在社会各个领域,人们都需要验证自己的身份,为什么投票时就不能验证?这个案件给了我们一个明证,严格选举法是迫切需要。”

此案将选民欺诈以及德州希望重新启用早先通过的“严格选民身份法”等有争议的问题重新放在了公众面前。

*案例二:

Margarita Del Pilar Fitzpatrick,女,家住伊利诺州,2002从秘鲁来美,是美国合法居民。

2月13日(星期一),联邦上诉法庭表示,Fitzpatrick因在2006年两次投票欺诈,将被遣返回国。虽然她曾申诉是一个机动车部门的秘书告诉她可以去投票,她就去了,但这个理由不能被法庭接受。

法庭资料显示,Fitzpatrick的丈夫是美国公民,有3个孩子都在美国出生。因为伊利诺州允许选民通过汽车驾照登记投票,10年前,当她注册驾照时,将自己的秘鲁护照及美国绿卡递给一名机动车部门秘书。这时,那位秘书问她是否想注册选举投票,并说“随便你”,她就答应了。由此,她就犯下了选民欺诈罪。

Fitzpatrick的律师Richard Hanus是一名移民律师,他告诉芝加哥第七巡回上诉法庭,Fitzpatrick注册投票,是因为得到了官方许可,所以不能因此获罪。然而,该法庭的3位法官最后裁决,Fitzpatrick当时在选举人身份那一栏,勾注自己是美国公民,而那位秘书的回答并不能授权她进行投票。因此,她上诉失败,即将被遣返。

Hanus表示,对Fitzpatrick的判决是不公正的,他还会继续为她上诉。他说:“在申请公民身份时,Fitzpatrick是自己坦白曾经投票,根本没意识到这是犯罪。”

Hanus表示,作为移民律师,他见过数百个案例,许多移民不知道,如果他们参与投票是违法行为。他认为Fitzpatrick的案子并非故意欺诈,只是没弄清楚法律规定而已。

许多共和党人表示,各州应该推行更严格的选举法,比如实施选民身份登记等等,来避免选举欺诈。而许多民主党人则认为,这样的行为将伤害少数族裔或低收入者投票人的利益。

*有争议的德州“严格选民身份法”简介:

该法律于2011年由德州共和党立法机构通过。据该法律,所有选民在投票时均需出具带有照片的合法身份证明,并限制在包括驾照、手枪牌照、军用身份证和美国护照等在内的7种身份证明,而州立大学身份证或福利领取身份证则被排除在外。

责任编辑:思明

评论
2017-02-17 12: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