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苏省人民医院医生被刺案 黑幕重重(下)

近日,江苏省人民医院肝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被一持刀男子连捅数刀。(网络图片)
人气: 174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2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江苏省人民医院肝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被刺事件,引发大陆媒体广泛关注。事发后,中共官媒统一口径,警方“辟谣”称,“黄牛”(票贩子)为60元而报复行凶,受到网友质疑。大纪元记者甚至发现,以往的报导显示,这家医院劣迹斑斑,其中的重大黑幕被官方掩盖。

省人民医院医生被刺 “黄牛”为60元行凶?

2月16日上午,江苏省人民医院肝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被刺事件,被大陆媒体广泛报导。

据报导,案发地的病房门口设有门禁卡,外人不刷卡很难入内。

事发后,中共官方统一口径,特别强调此事不属于“医患矛盾”。当地警方称,行凶者是“黄牛”,被“当事医生批评后伺机报复”。

扬子晚报网报导称,据鼓楼警方的调查,凶嫌“因节前帮人挂号时被孙说成是骗子,导致帮人挂号的60元钱未拿到手”,所以进行报复。

就在警方定调之后,江苏省官媒《新华日报》2月17日报导称,“南京警方今晨抓获一批号贩子”。据报导,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对此案进行审查,于2月18日下午对嫌疑人赵连生批准逮捕。

有网文质疑说,去年1月在北京医院“女孩怒斥号贩子”事件的视频里,年轻女孩曾怒斥黄牛:“你们太猖獗了,300元挂号费炒到4500元!”票贩子没赚到60元就持刀行凶,你信吗?看来央视的《现身说法》节目要跟进了。

大纪元记者经过网络检索发现,多年来,有大量公开举报信息涉及江苏省人民医院集团下属医院的医患纠纷,以及院方采用威胁恐吓、暴力手段等处理医疗事故。

江苏省人民医院频现医患纠纷

2008年11月23日,南京市某超市职工刘玲,因患哮喘病,入住江苏省人民医院。26日,她的病情加重,咽喉堵塞,出现窒息。

近日,刘玲的丈夫姚登年在接受大纪元记者电话采访时披露,两名值班医生此时却脱岗,护士多方寻找,才迟迟地出现在急救现场。病人因缺氧时间太久,后续抢救措施不力,于11月28日早晨死亡。

姚登年和岳父刘文炎找院方投诉,院方回避责任。投诉无果,家属于是向院长反映,却遭到院方雇用的十几名保安暴力殴打。死者的弟弟(现役军官)出示军人身份,并指打人违法后,又无端遭保安围殴。

2016年8月,大陆媒体曾报导,安徽灵璧县一名年轻交警张李忠,在江苏省人民医院二院院区做“切胃减重”手术后死亡。院方与死者家属协商,无果而终。院方竟派数十名保安在病房里对死者妇孺亲属进行侮辱、恐吓、殴打。

根据周边群众的反映,该医院豢养大量打手,已经不只一次采取暴力威胁、暴力手段处理医疗事故和医患纠纷。院方与警方沆瀣一气,从而达到对死者亲属免于赔偿的邪恶目的。由此,不难看出该医院施暴的组织性、连贯性和周密性。


(据网民发帖披露:2008年年初,患者入住江苏省人民医院后,院方以各种方式逼迫患者做心脏移植手术,无奈之下患者家属只得同意,但院方又将手术费从15万涨到20万。院方在手术前隐瞒医院医疗设备不完善,在患者肺部受到感染的情况下仓促实施手术,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江苏省人民医院,亦称为南京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是该省规模最大的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2004年10月,江苏省当局批准成立江苏省人民医院集团,集团包括江苏省人民医院以及江苏省省级机关医院等多家单位。

中共治下 器官移植中不可思议的“巧合”

在中共官媒高调吹捧江苏省人民医院和孙倍成的“主旋律”报导中,更多的是称“黄牛”、“医闹”扰乱医院秩序,而医患纠纷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然而,在这些官方“主旋律”报导中,尤其涉及该医院器官移植的敏感话题,不乏出现非常令人难以置信的“巧合”。

孙倍成被刺事件发生后,大陆媒体纷纷转载《现代快报》的一篇报导。报导称,今年1月29日晚,患乙肝的王先生被转送到江苏省人民医院肝移植中心接受治疗,被诊断为乙型肝炎肝硬化后,院方认为需要做肝移植手术。

巧合的是,报导称,1月30日上午,该肝移植中心突然接到远在徐州的新沂某医院的消息,称有一位脑死亡患者的家属想捐献患者的器官,医生们马上前往。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报导称,医生发现这名肝脏器官捐赠者和王先生刚好匹配,最终医生们带着“希望之肝”及时赶回医院进行了“无缝对接”。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下称“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对新唐人表示,在正常情况下,即使在拥有庞大而发达的全国器官捐献系统的美国,公民的器官志愿捐献率达到47%,肝移植平均等待时间仍然需要2—3年。

汪志远说,“肝脏和肾脏的移植,在国际上认可的配型比例是多少呢?6.5%。换句话说,一个人做肝肾移植,至少要在15个人中去寻找合适的一个人去提供肝脏或肾脏,还得等到这个人生病死亡、外伤死亡,或者是死刑,那还是遥遥无期啊!”

可是在中国,器官移植等待的时间却异常的短。上海长征医院曾在《临床外科》杂志(Journal of Clinical Surgery)上发表专文,分享其紧急移植手术的“成功经验”,文中写道:“最短时间为病人入院后4小时,就进行了肝移植。”

从医学角度看,器官移植时,器官受赠者和捐赠者间的组织抗原相符,就可和平共存;若不符合就会引发排斥反应。因此,移植前须先考量“组织相容性”,并做组织抗原配对,包括ABO血型是否相容、人类白血球组织抗原(HLA),及受赠者是否已有对抗捐赠者组织抗原的抗体等。

HLA匹配度越高,移植的安全性越高,但HLA配型完全相符的概率非常低,仅为十万分之一,直系亲属之间HLA完全配型的概率是25%~50%;而一般非血缘关系人群中搜寻相匹配的供体的概率在千分之一到数万分之一。

上述大陆媒体看似平凡的报导,其背后的器官供体却来源不明,尤其能在极短时间找到合适的器官,更令人生疑。观察人士指,这说明中共官方存在一个庞大的活人器官供体库,随时能摘取器官。

孙倍成被列入追查名单

据中共官方介绍,孙倍成除了任江苏省人民医院肝脏外科研究所副所长一职外,还享有中共官方授予的“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等称号。而且官媒还特别强调,他是在国外学习四年的“海龟”人员。

2014年9月27日,“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参与器官切取或移植的医务人员进行全面追查取证,公布了第一批中国大陆涉嫌参与活体切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疗单位和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

关于江苏省的调查情况:截至2014年,“追查国际”已经获取江苏省12地市68家医院的器官移植概况。追查名单涉及江苏省68家医院、671名医务人员。

此外,上述提及的江苏省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孙倍成,也被列入追查名单。

“追查国际”调查了全中国31个省和直辖市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800多家医院,从器官切取过程、器官热缺血时间、供体健康状况等多方面发现,有证据证明相当大比例的器官供体在被切取器官的时候是活体,大量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很可能就是这种供体。

中国在2010年以前没有自愿器官捐献系统,也几乎没有自愿器官捐献者。自愿器官捐献系统从2010年才开始试点,捐献者增长缓慢,首个器官捐献登记系统从2014年3月19日才开始运行。有鉴于此,中国从2000年至今的绝大多数移植器官来源不明,令人质疑。

根据“追查国际”的系列调查,自2000年以来,大量健康的活人供体是在被切取器官的过程中死去,这些所谓的供体主要是被中共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切取器官供移植已成为杀人手段,而活体切取器官者就是直接杀人的凶手。

中共按需杀人 江泽民令军方参与活摘

“追查国际”公布第一批大陆器官移植医院的追查名单后,又于2014年10月28日公布第二批追查名单,涉及中共军队和武警系统的100家医院、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2098名医务人员。同年12月26日,该组织又公布第三批追查名单,涉及中共765家非军队系统医疗机构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7402名医务人员。

“追查国际”连续曝光了中共军队涉嫌活摘在押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事实。如前中共国防部长梁光烈在电话中承认,中央军委曾开会讨论军队关押法轮功学员,以及军队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宜。

据报导,中共军方总后勤部前卫生部部长白书忠也在电话中承认,前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直接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机构,军队医院直接参与。

2015年7月16日,“追查国际”代表汪志远博士在华府国会山前的集会上说:“‘追查国际’经过9年多的调查取证,确认:1999年‘7‧20’后,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为首的中共犯罪集团,利用整个国家机器,包括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医疗机构,用活摘器官做移植等方式,对法轮功修炼群体在全国范围实施了一场群体灭绝性大屠杀。”#

责任编辑:明书阁

评论
2017-02-19 2: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