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愿昭:再读“卜居”

人气: 1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2月22日讯】这两天闲时翻了翻先秦诸子,又读到《楚辞》里的“卜居”一篇。此篇讲“屈原既放,三年不得复见。竭知尽忠而蔽障于谗。心烦虑乱,不知所从”,乃往见太卜郑詹尹处求卦。詹尹于是摆正占卜用的蓍草、拂去龟甲上的灰尘,问道:“先生有何见教?”

屈原说道:“我宁可诚恳朴实、忠心耿耿呢,还是迎来送往、巧于逢迎而摆脱困境?…
宁可毫无隐讳地直言为自己招祸呢,还是顺从世俗贪图富贵而苟且偷生?”

“宁可鹤立鸡群而保持正直操守呢,还是阿谀逢迎、强颜欢笑侍奉妇人?宁可廉洁正直以保持清白呢,还是圆滑诡诈、趋炎附势?”

“宁可像志行高远的千里驹呢,还是像浮游的野鸭随波逐流而保全自身?…
宁可与天鹅比翼高飞呢,还是同鸡鸭在地上争食?上述种种,孰为吉孰为凶,何该舍何该从?现在的世道混浊不清:认为蝉翼是重的,千钧是轻的;黄钟大吕遭到毁弃,瓦釜陶罐却响如雷鸣;谗佞小人嚣张跋扈,贤明之士则默默无闻。唉,沉默吧,谁人能知我廉洁忠贞的心哪!”

詹尹于是放下蓍草辞谢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世间万物有不尽完善的地方,人的智慧有不尽明了的时候;术数有占卜不到的变化,神明也有不能通晓的结果。”
“用君之心,行君之意。龟策,实在是不能知道这件事情啊!”

这一篇文字,正气充盈,将屈子报国无门的沉痛冤屈,视世风混沌、黑白颠倒的愤懑与忧思,在短短的篇幅中一一道尽,读来浩荡高情,令人百般感佩。

而说起这詹尹一职,倒与鄙姓有些联系。詹姓本出自姬姓,为周文王之后。只是现今人口不旺。有一种说法是此姓出自官名:据《百家姓溯源》所载,古代负责詹(占)卜的官职叫詹尹官,其后人有以官职命姓者,称詹姓。

就像有一次我参加某培训班,遇到过这样一位老师:上课前点名,点到我的名字时,她略顿了顿,最终还是念对了,随即戏谑道:“姓詹?家里占卜的?哪天给老师算一卦啊。”

这话虽只是玩笑,却显见带了些不平之气。仿佛是心有不足,抑或自伤际遇。与其说调侃,倒更像是自嘲。就如同这位女老师的相貌,带着许多坚强似男子的刚气,又带着些真实可以感知的迷惘。

我那时尚修炼不及两年,乍闻此言,虽也知是玩话而仅报以一浅笑,但内心深处,却总想要说点什么,来劝解这现代人玩世不恭的戏谑,和其中暗含的怨望与甘苦。

时至今日,当我更加体会到佛法正信的力量、修炼者于迫害中仍坚守信仰的光明,我才渐渐理会出,我那时欲言又止的意思,到底该如何清楚的表述。

我想说的,或许是这样的:我虽不通占卜卦算之道,却深晓因果回圈、祸福相依之理。“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为人万般殊途,唯怕造孽欺心一条死路。种种恶行罪业之中,又以毁佛谤道为最甚。凡历史上迫害正法正信之徒,中国有三五一宗灭佛灭道,西方有罗马教廷迫害基督耶稣,其下场均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或盛年早夭,或遭篡遇弑,或身患怪病而饱受折磨,或祸及百姓而蒙疫灾天谴。

而在今天,中共政府及其前党魁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的对法轮佛法的迫害,却比上述历史事实更为残暴、更为酷虐;又借共产政权六十多年来各种运动所积累的整人及骗术之大全,和现代媒体传播的范围之广、速度之快,在迫害至今的十八年中,以“天安门自焚”等谎言洗脑、毒害了无数原本善良无辜的民众。

法轮大法以佛法正信而被冠邪祟之名,李洪志先生以高风厚德而遭恶毒毁谤,千千万法轮功学员以修心向善而遭杀戮打压,其情之惨,其祸之烈,真可谓中外罕有,今古奇冤。所谓“蝉翼为重,千钧为轻”,所谓“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原来现世里种种黑白颠倒豺狼当道的乱像,早在千年前,早在沧浪之水尚不似今日溷浊腐臭的先秦,就已被屈夫子沉郁痛惜的感叹而一语道破!

走笔至此,我才发觉:穿越千年,原来我便是那谛听人世诸多纷繁无绪的太卜郑詹尹!本已端策拂龟,欲以易理之玄深一探命途的平稳崎岖,却被反客为主的求卜之人质问得张口结舌,被那陡然间正气凌云的清明浩荡之言感佩得避席以谢。是为坚守正义而忍尝苦痛,还是为富贵权柄而罔顾天理?这千年以来所有思考着人世得失的世人们共同面对的抉择天问,又岂是我小小的一个詹尹可以判知的呢?

詹尹的敬慕与钦佩,全在他回答的那一通表白中,在他释策相谢的深深一揖中,在他“用君之心,行君之意”的推心置腹中,可谓不言而言,不褒奖之褒奖。

然则今日的我,或亦同于那时的詹尹。只不过比他讲出的更加明白、更加浅显、更加直接。我与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亦在今世日无间断的告诉每一个世人:善待救世度人的大法,抹去你曾经发过的献身给邪灵政权的毒誓,在上天考验世人的不长时间里作出选择,摆准位置!

因此,如果日后有幸再见到那位老师,或有旁人再以相同的宿命之题问询于我,我必要说:“物质的丰富有不能满足的追求,人世的智谋有不能通晓的道理,运筹的卦数有不能企及的变端,神灵的意旨有不能强加的限制。在这一件事上,在真与假的分辨上,在是与非的判断上,在善与恶的抉择上,所有其他人只能扬恶或者劝善。在这一件亘古及今最重大无匹的事情上,用您最真实的心志,行您最无悔的意愿。神灵和命运,实在是不能知道您的决断啊!

责任编辑:方凡

评论
2017-02-22 12: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