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欧观点》

为民做主的瑞典市议员

浩然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2月28日讯】最近瑞典成了世界的焦点。首先是2月18日晚,美国新任总统川普在佛罗里达的集会上点名瑞典,指出瑞典的难民政策是不负责任的,带来严重后果。19日,瑞典的一些“政治正确”的政治家开始反击,抓住川普表达中的一个漏洞,指责川普乱说话,并坚称瑞典的治安状况一直良好。话音未落,20日在斯德哥尔摩近郊发生骚乱,袭警、抢劫店铺、烧汽车。让刚刚还自夸安全平静的政治家们立刻哑火。本来最该捧场的难民结结实实地扇了他们一记耳光,弄得这些政客里外不是人。

瑞典小城的政治家

但是在与接收难民相关的新闻中,有一则令我特别感动,那是关于瑞典东南部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城市,叫做胡尔茨弗雷德(Hultsfred)。

那里的政治家们决定不再向新来的移民提供补贴和帮助。这在瑞典目前的“大爱无疆”的“主旋律”下显得特别不“和谐”。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决定是违法的。

但是那些政治家们明知违法,也要做。原因很简单,该城市无法负担更多的移民了。那里的外国移民有40%没有工作、住房紧缺、孩子上的学校和成人上的语言学校(SFI)都人满为患,需要排队等位置。申领救济补贴的人如此众多,市政府已感到力不从心了。

其实这些政治家们本可以“呼吁”自己城市的困难,然后等待国家的资助或停止安置难民,虽然这样时间会拖长,甚至可能永远也等不到,但是这样做对他们本人的“政治前途”是最安全的。至少不必冒“违法”的风险。而且对选民也有交代:“我们反映啦!我们呼吁了呀!只不过国家动作慢了些,争议多了些,时间拖得久了些嘛!”

但是拖下去的结果显而易见:无业者增多,市政资金短缺,公共服务缺失、居民生活质量下降、治安问题凸显,等等。这样不但难民得不到期望中的补助和照顾,原先居民的生活也陷入困难和混乱。那必将形成一个难以收拾的灾难性局面。届时只有花费更多的力量和资源才能挽救和弥补。

为了避免出现上述糟糕的局面,就只有防患于未然,及时刹车,虽然这一决定可能会损害决策者的政治生涯,但可以换来这个城市的相对的安全和稳定,民众可以不必牺牲他们的生活。

中共的官员

我不禁对瑞典胡尔茨弗雷德市的这些决策者们心生敬佩。同时我想起了在中国的1958-1961年的大饥荒中,众多的省市的官员们,把大量饿死的人数隐瞒不报,反而为了迎合毛的心意吹嘘形势一片大好。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在四川大量饿死人的情况下仍然积极向省外调粮,最后造成仅四川一省就有一千多万人饿死的惨剧。但事后他却没受任何处罚。

两国差异的原因

我认为造成当代瑞典与中国地方官员决策差异的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是体制问题。中共的官员不是人民选的,而是上级任命的,所以他们是唯上命是从的。李井泉为了满足中央的调粮要求,就算饿死再多的四川人,也动摇不了他的官位。事发后,反而是揭发实情的干部被他往死里整。

而瑞典的市议会是民选的,议员们的责任就是让城市健康发展,让本地的居民能保持有品质的生活。所以他们为选民负责,当然首先要考虑城市的承受能力,民众对生活质量下降的心理承受能力。在不突破这两个底线的情况下再考虑响应号召多接收难民。这才是负责任的政治家的正常决策方式,像李井泉那样的冷血官员,也只有在共产党国家里才会出现,这样的组织与魔鬼何异?

二是有无道德良知的问题。西方社会重视每一个人的生存,古代中国也讲“人命关天”。但共产党是漠视生命的,战场上用“人海战术”,和平时期用“斗争”“肃反”杀人比战时还多。那么为了完成上级的任务,或为了维护领袖的“面子”,牺牲民众的利益甚至生命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那些被党“教育”成冷血动物的党棍们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因此正是基于这两点,共产党的官员才会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如草芥,比如:强拆征地、引进会造成严重污染的企业、工厂,再对抗议维权的民众大肆镇压。其目的不过就是为了完成能让他本人升官发财的GDP指标。

所以共产党这个万恶之源不除,中国将永无宁日,人民的苦难也将没有尽头。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 童景

评论
2017-02-28 5: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