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颈椎痛腰背痛?先远离这些口服止痛药

卧床休息、拍片子也无益 怎样预防和干预才有效?

文/马努埃拉‧费雷拉和古斯塔沃‧马查多 陈洁云 译

绝大多数人都会有肩颈疼痛或腰背疼痛的经验,研究表明,口服止痛药不但效果差,且其副作用应力加避免。(Africa Studio/Shutterstock)

人气: 1360
【字号】    
   标签: tags:

你的脊椎怎么样?对绝大多数人(约85%)来说,一生中至少都会有一次颈背或腰部疼痛的经验。

但腰背疼治疗起来似乎非常困难。2015年的一项研究已显示,对乙酰氨基酚(即扑热息痛)对腰痛无效,而我们的最新研究更显示,吃布洛芬(如诺洛芬)和双氯芬酸(即扶他林)等非甾体抗炎药(NSAID,又称非类固醇消炎止痛药),不仅疗效甚微,副作用风险还很高。

远离口服止痛药

我们还发现,与服用安慰剂的患者相比,服用NSAID的人出现恶心呕吐、胃溃疡或出血的可能性高出一倍以上。(Africa Studio/Shutterstock)
我们还发现,与服用安慰剂的患者相比,服用NSAID类抗炎止痛药的人出现恶心呕吐、胃溃疡或出血的可能性高出一倍以上。 (TheDigitalWay/Pexels)

有慢性背痛的人,保健医生通常会让他们吃止痛药物以减轻疼痛。

英国国家健康与护理卓越研究所(The UK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简称NICE)2017年新发布的指南,不再将扑热息痛作为可独立治疗背痛的药物加以推荐。在英国,非甾体抗炎药是背痛的首选镇痛药,阿片类(又称鸦片类)药物排在次席。

然而,我们上周发表的研究显示,与安慰剂(糖丸)相比,诺洛芬(Nurofen)和扶他林(Voltaren)等非甾体抗炎药只能稍微缓解背部疼痛。用此类药治疗的患者中,只有1/6人的疼痛显著减轻。

“该研究提出一个问题,即NSAID的益处是否抵得上其副作用风险。”

我们还发现,与服用安慰剂的患者相比,服用非甾体抗炎药的人出现恶心呕吐、胃溃疡或出血的概率高出一倍以上。

该研究提出一个问题,即非甾体抗炎药的益处是否抵得上其副作用风险。

研究中,我们综合回顾了对患各类脊椎疼痛的6,065人的35项研究,这些痛症包括下背部疼痛、颈部疼痛、坐骨神经痛(延伸到腿部疼痛,伴有针扎、麻木或无力感)。

背痛时不应吃的阿片类药物还包括羟考酮(别名奥施康定、羟氢可待因酮、氢考酮等),因其产生严重副作用的概率很高,也很容易被误用、过量服用或产生依赖。在澳大利亚,约1/5因背痛看家庭医生的患者会拿到阿片类止痛药,但最近的研究表明,对背痛患者而言,其药效甚微。

以下治疗和活动的效用也缺乏有力证据:

卧床休息对背痛无甚帮助,甚至可能会减缓恢复。不过,在背痛发作的最初几天也应避免重体力劳动。

不建议采用的治疗方法还包括:超声治疗、电神经模拟、戴矫正胸衣或足矫正器,因为其效用缺乏有力的证据支持。

即便你不知道背痛的原因,拍X光片以及核磁共振成像(MRI)也提供不了有意义的信息,于治疗也无补。

救命!我腰背疼痛!

背痛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就美国而言,因背痛请假误工造成的年经济损失为1,000亿美元。

那么,如果最常用的药物和干预措施都没用,背痛时人们应该如何做?

人们一旦犯腰背痛,医生应该对他们“量体裁衣”,来帮助他们进行自我管理。(Syda Productions/Shutterstock)
人们一旦犯腰背痛,医生应该对他们“量体裁衣”,来帮助他们进行自我管理。(Syda Productions/Shutterstock)

首先,需要更加强调背痛的预防。我们知道,教育和锻炼计划可大大降低新发生背痛的风险。此外,我们也知道触发背痛的一些因素,如负重体力活、别扭的姿态,以及活动期间过于疲劳等。

第二,一旦人们背痛发作,医生应该对他们“量体裁衣”,来帮助他们进行自我管理。患者应知道背部疼痛是良性的:多数人腰背部都会有些疼痛,只有极少数情况有更严重的原因(如癌症和骨折)。提醒人们适度做运动也至关重要,这包括健步或避免久坐。

此外,罹患颈椎或腰背部疼痛的人应该考虑接受理疗,并参加锻炼计划。有效的锻炼包括有氧运动、力量运动、拉伸、普拉提、瑜伽等等。这些干预措施对缓解腰背疼痛症状的效果虽然有限,但已获证明,且副作用很小或者全无。

对于长期颈背痛的人来说,在“强力”止痛药(如阿片类药物)外寻求解方,是对治疼痛的一部分。不同临床背景的从业者可提供相关治疗,有的不仅针对身体问题施治,也就社会心理因素(如抑郁、压力和焦虑)进行干预。

背痛有许多原因和表现,“快速解方”不是患者追求的。虽然我们都希望背痛能用止痛药解决,但研究证据却让我们去往其它方向:

控制体重,健康饮食,有规律地锻炼,减少压力和焦虑,这些调整不仅仅是对我们的腰背有益处,也会从总体上改善身心健康。

作者简介

古斯塔沃‧马查多(Gustavo Machado)是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研究员,马努埃拉‧费雷拉(Manuela L Ferreira)为悉尼大学医学副教授,兼任悉尼医学基金会研究员、乔治全球健康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本文原载“对话”(The Conversation)网站。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