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窥纽约市大都会美术馆里的瑰宝(二)

作者:行云
    人气: 3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家对于美术领域的文艺复兴最熟悉的,是以意大利佛罗伦斯(Florence)为幅射中心的风潮。 像大家很熟知的达文西、米开兰基罗、拉斐尔……等等,都属于这个风潮的范畴。 除此之外,欧洲还有两个稍晚的文艺复兴美术风潮,不论在地域上及风格上,都和以佛罗伦斯为中心的主风潮不尽相同。 其中一个,是位于阿尔卑斯山以北的北方文艺复兴(Northern Renaissance)。 另外一个,则是位于意大利半岛东北角的威尼斯文艺复兴(Venetian Renaissance)。

以现代的政治地理来看,威尼斯是意大利国家的一部分。 可是在十八世纪之前的上千年悠久岁月里,威尼斯的政治、经济、及文化,和意大利半岛中部的佛罗伦斯和罗马之间,还是有相当的隔阂。

在以佛罗伦斯为中心的文艺复兴初期,“ Fresco”(湿壁画)和“Tempera”(蛋彩)还是主要的呈现媒介。 但是威尼斯的文艺复兴,从很早期就开始采用油画,所以色彩的丰富和亮丽,就成了威尼斯文艺复兴的特色之一。 我还记得多年以前,当我坐在威尼斯的一座教堂──Basilica di Santa Maria Gloriosa dei Frari(圣方济会荣耀圣母圣殿),欣赏圣坛上方Titian(提香)的《Assumption of the Virgin》《圣母升天》这一幅名画的时候,就被画里的鲜明色彩激起了相当大的悸动。

《圣母升天 》,提香作品,板面油画 ,威尼斯圣方济会荣耀圣母圣殿收藏。(维基百科)

威尼斯的文艺复兴,产生了好几位大师。其中在它的早期比较著名的是Giovanni Bellini(贝里尼),而在其盛期最著名的则是Titian(提香)。 纽约市大都会美术馆藏有一幅贝里尼的《Madonna and Child》《圣母与圣婴》,画面背景的大片橘红色,在威尼斯文艺复兴的后续作品里起了一定的影响。另外,圣母介于严肃与祥和之间的微妙表情,也是一种独特的刻画。

IMG_0707
《圣母与圣婴》,贝里尼作品,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藏。(行云提供)

提香的作品在纽约市大都会美术馆的收藏里面,有一幅题为《Venus and Adonis》《维纳斯和阿多尼斯》。 在希腊罗马神话中,维纳斯(希腊人称之为Aphrodite)是爱情之神,而她的儿子Cupid(丘比得),则负责射箭、开启爱情。 阿多尼斯是一位年轻俊美的神,维纳斯深深地喜欢他。有些神话的版本,说是维纳斯被丘比得的箭射中,所以爱上了阿多尼斯。 有一次阿多尼斯要出去狩猎,维纳斯预知他此行会遭遇不测,所以极力劝阻。 提香的这一幅作品,就是在刻划这一幕。主体的布局很单纯:基本上,两位主角的躯体和视线都落在同一条线上,斜切过画面的中央偏左。画面的右方,不论在色彩和亮度上都薄弱得很多,有些“ chiaroscuro”(明暗法)的味道。但是这样的不均衡安排,也让维纳斯的躯体得到较多的注意力,而又不让画面的主焦点偏离中线太远。 其次,从细部的照片里面,可以看到提香是如何去表现维纳斯的焦虑心情,和阿多尼斯不以为意的表情。 另外,始作俑者射箭惹事的丘比得,则被刻划成面带忧惧地躲在画面的左边一角,由此可见提香的幽默。

IMG_0687
《维纳斯和阿多尼斯》,提香作品。(行云提供)
IMG_0692
《维纳斯和阿多尼斯》局部,照片里面可以看到提香是如何去表现维纳斯的焦虑心情,和阿多尼斯不以为意的表情。(行云提供)
IMG_0691
《维纳斯和阿多尼斯》局部,射箭惹事的丘比得,面带忧惧地躲在画面的左边一角。(行云提供)

顺便提一下:佛罗伦斯这个地名,其实是英文版的地名。 在意大利文里,则是Firenze或是Fiorenza。它被民国初年的中国留学生们,翻译成很有诗意的“ 翡冷翠”。我非常喜欢后面这个译名。

威尼斯文艺复兴的这种“重色彩、轻线条”的倾向,似乎预示了欧洲绘画在两百年后,会走上Impressionism(印象派)和Fauvism(野兽派)这样以色块、色条、和色点为主的方向。相较之下,中国的山水画在南宋时期就已经有了类似的“以色块取代线条”的倾向,比威尼斯文艺复兴要早了近四百年。@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苏格拉底之死”,在西方的哲学史上是一个重要的事件。根据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的记载,苏格拉底在被古希腊雅典的公众宣判喝毒药处死之后,不但没有趁机出亡,反而坦然就义。而且在喝毒药之前,向他的门徒们阐释他为什么要选择从容就义。他的论点,对西方的生命哲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大卫的这一幅画,就是在描绘这重要的一刻。
  • 古人认为,君子有九思,而美玉有九德。古人佩戴玉器,不是对财富的炫耀,也不仅仅是作为装饰,而是“君子比德如玉”。《礼记.玉藻》曰:“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离身。”君子守德如玉,故君子一定是知礼明礼之人。
  • 这个被颠倒的浑天仪,在当时英国思想家汤玛斯.摩尔的理论中则象征着一个想像中的乌托邦;进而引申出另一层意思,即“ 颠倒事物以革新思想”。有时逆向操作或反向思考,说不定带来意想不到的改变呢?
  • 弦歌,指依琴瑟而咏歌。琴瑟是士人修身的乐器,《礼记‧曲礼下》云:“士无故不撤琴瑟”,在中国古代,士人以琴瑟伴奏吟唱诗歌,并熟习礼乐教化。
  • 他时时告诫学生们慎独的重要:“独行不愧影,独寝不愧衾,勿以吾得罪故,遂懈一日。”意思是无论行走坐卧都要行为端正。独自行走对得起跟随自己的影子;独自卧眠对得起温暖自己的棉被。不能因我是有罪之人,而松懈放纵自己。
  • 宋高宗于名堂祭祀天地开始用乐,此时南宋已定都临安府。临安府海外贸易兴盛,遍及五十余国,为当时世界第一大贸易城市,城内各国游客来往不绝,酒肆茶楼、艺场、教坊、夜市兴盛空前,比起北宋时期的汴京城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时音乐形式主要已流传于民间,说唱艺人张五牛创“唱赚” 形式的歌曲风靡了整个大江南北。
  • 罗斯认为,现代派的兴起、其对写实艺术的巧言批驳,以及艺术鉴赏的总体萎缩,要归因于“贪婪”。可以说,在拜金的作用下,对艺术的挚爱被抛弃了。“那些大艺术家作品的经销商们一边咬著指甲等著每一幅画画完,一边想着如果画作源源不断能挣多少钱。……”
  • 回溯19世纪法国艺术,就不能不审视“国家科学与艺术研究院”(Institut Nationale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简称研究院)及其下属美术学院(Ecole des Beaux Arts,通常称为法国美术学院)的历史。
  • 《兰亭集序》,又称《兰亭序》,是“书圣”王羲之的作品,素有“天下第一行书”的美誉。
  • 在一栋古厝里,保留着昔日烧材生火的传统古老炉灶,灶上大锅蒸煮著菜肴,冒出阵阵的蒸气,令人缅怀记忆中古早的厨房就是这样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