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势利眼遭到别个势利眼的不幸对待

作者:庄敬
Chinese painting mountains, storks and suns(fotolia)

Chinese painting mountains, storks and suns(fotolia)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乔吉〈中吕 山坡羊•寓兴〉
鹏搏九万,腰缠十万,
扬州鹤背骑来惯。
事间关,景阑珊,
黄金不富英雄汉。
一片世情天地间:
白,也是眼;
青,也是眼。

【注解】

寓兴:借某种事物寄托思想感情。兴(读信):指“触景生情,因事寄兴”。颖达引郑司农语云:“兴者,托事于物。则兴者,起也,取譬引类,起发己心。”

鹏搏九万,腰缠十万,扬州鹤背骑来惯:指善于钻营的人,像大鹏搏风九万里,青云直上,又发了财,腰缠十万贯钱,经常能骑在鹤背,去扬州逍遥:比喻做了官。《庄子•逍遥游》:“鹏之徙于南溟也,水击三千里,搏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元人陶宗仪《说郛》引《商芸小说》:“有客相从,各言所志:或愿为扬州刺史;或愿多资财;或愿骑鹤上升。其一人曰:“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欲兼三者。”这三句中,化用了两个典故。

事间关:世事艰险。李贤德《后汉书•邓骘传》:“间关,犹崎岖也。”

景阑珊:光景衰残。

黄金不富英雄汉:意为金钱并不经常光顾英雄好汉,让他们永远富有。

白也是眼,青也是眼:意谓用白眼看人(轻蔑的表情)的是他,用青眼看人(尊敬的表情)的也是他。《晋书•阮籍传》记载:阮籍常用青眼(黑眼)正看自己所喜爱和尊敬的人;用白眼斜视自己所厌恶和轻视的人。这里借用来形容某些人的势利眼。

【赏析】

这篇小令的题材非常别致,它写出了“一位势利者遭到另一个势利眼的人的不幸遭遇”,很赋予戏剧性。

这位势利者,很有机谋,颇善钻营,所谓“苟苟营营,直上青云”,就是此种人物。你看他,时来运至,青云得路,“腰缠十万”,有钱得很;“鹏搏九万”,乘势得很;“扬州鹤背骑来惯”,官运亨通,逍遥得很!——以上三句为第一层,写这位钻营者的春风得意。

接下去,诗意一转,“事间关,景阑珊,黄金不富英雄汉。”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没有想到,这位势利者也有势利消竭之日。他终于官去财尽,困顿颓唐。金钱并不永远陪伴这位“英雄好汉”(此处是讽刺性用法),他已经阮囊羞涩,一文不名了。

于是,他也就体味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一片世情天地间:白,也是眼;青,也是眼。”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存在着势利眼,或以官职高低,或以金钱多少,来区别人、对待人。过去对自己非常尊敬的人,现在由于自己失去了官位和金钱,就鄙视自己;现在用白眼(轻蔑之态)看待自己的人,正是从前用青眼(尊敬之态)看待自己的人啊!唉,白眼也是他,青眼也是他:他怎么有这么大的变化呀!

我们想想,这位钻营者,向来以善于阿谀奉承、吹牛拍马、钻营依附、欺瞒哄骗为能事,而曾青云直上的。他当年不就是分别以青眼、白眼来看人行事吗?现在,他也落得了这个下场,实在是“苦有应得”呢!据说陈毅当年喜欢引用一则古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时候一到,一切皆报。”江青为此,专门批斗了他。江青不信报应,但是她后来仍是遭到恶报!小令中的这位势利者,后来遭到势利眼,也正是“恶有恶报”“咎由自取”!

这首小令虽篇幅很短,但是却写得一波三折,富于变化。没一览无余之弊,有尺水兴波之美。清代人刘熙载《艺概•诗概》说:“大起大落,大开大合,用之长篇,比如黄河之百里一曲,千里一曲一直也。然即短至绝句,亦未尝无尺水兴波之法。”袁枚在《随园诗话》卷四中也说:“凡作人贵直,而作诗文贵曲。”诗文平铺直叙,便缺乏吸引力;而曲折多变,就可克服单调寡味,显得丰富多采。本篇开头三句,写得意气洋洋,高视阔步,睥睨万物。接下去,陡然一转,“事间关,景阑珊,”变化极大,落差极大,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读者至此,如观瀑布从天上跌入山涧,倦情为之一振。然后,诗意再推入第三层:这位势利者,当年以势利待人,如今也落到别人的势利眼下。文情一波三折,世态亦曲尽其形。@*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