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起落时

作者:雨田
为了捕捉一波波动人的水花是值得一再等候与尝试。
为了捕捉一波波动人的水花是值得一再等候与尝试。(雨田提供)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往往摄影好手在海边等待的是一波波涌向岸边的美丽浪花,一望无际的的蓝色海面不是主角,在海水升起落下的瞬间,张扬的浪花才是按下快门的关键点,于是为了捕捉一波波动人的水花是值得一再等候与尝试。

也因此一位同学说:“人生不求长度,但求精彩。”他痀偻的身躯,苍白的头发跟实际年龄如此不符,正诉说着不平与沧桑吧!经历了商场的起伏,从辉煌到落魄,然后东山再起,……他最有资格说人生。其实,从小他就表现得很不一样,就算如此,他也得和每位童年玩伴一起用不同的故事妆点红尘;一如岸边许多大小不一的石头陪伴着潮水的起落、日月的轮替。

多年的睽违,故乡花莲改变得这么多,让我只能像游客一样,重新听海滨回澜、看有情山脉,非得要双脚走在步道上才能从记忆里抓回点滴的感觉,在熟悉的七星潭沙滩石头里翻找往事如烟。

计程车司机会跟你细细说这些年的变化,这里开了多少新路,那里拆除了多少老旧建筑物……而不变的始终是那份人情的朴实与亲切,就像登山步道入口处贴心的放置了许多竹棍树枝方便旅人使用,总会让人会心一笑。

花莲的步调是缓慢的,是养老最好的选择。漂泊流浪台湾的许多角落后,我会回到这个怀念的地方终老吗?人生无常,谁又能预知?就像有人被孩子老婆安在花莲、有人为了家族企业回到故土,回来花莲需要理由吗?更需要的是缘分吧!

问起对建苏花高速公路的意见,大部分同学居然是赞同的,为了发展观光谋生计,为了返乡便利不延宕,环保问题被丢得远远的。资源不足的东部到底还是保守的,艺文人口的有限,知名艺术团不到东部表演、运输成本的考量许多工厂不设在东部、观光饭店大量的兴建又迅速沉寂,……当一切都写着无奈,然后就可以启动政治议题开骂,台湾特有的政治风气并不遗漏花莲这块土地。

跟不同的人一起旅行会有不同的体验,普悠玛列车上儿子摊开书本,开启头上的小灯阅读,这贴心的设计让人感觉很窝心;他看起推理小说,递给我一本写得很有趣的微积分。其实在高速晃动的列车上并不适合阅读,快到站时他说长时间的待在冷气空间让眼睛干涩,我倒是很想告诉他这是长时间阅读造成的不适。

回程时儿子谈起地层板块的移动推挤形成了海岸山脉,让我重新以新的视野看待两侧风景;可以想见大自然的变动轨迹和时间发展的长远,也许是几万年才移动几公分,然后慢慢形成一座山丘。

相较之下,人的一生就显得如此渺小与微不足道。火车快速奔驰在中央山脉与海岸山脉间,任两岸的田野与林木同行。在岁月洗礼下,树木在台风过后从不记恨风雨的肆虐、不羡慕日月的光明,也不会与山水有恩怨,只是单一的做着修复与再成长的工作;与大自然的风雨雷电相比,我们却被一个“我”字困得形体消瘦,寝食难安。离开宁静的花莲后又将投向忙碌生活,这趟旅行就成了一次高能量的充电。

正如和风的提醒,旅行可以让我们放大生命的极限,邂逅另一个自己!在迷失自我之后再找到回家的路;生命就是一趟长途的旅行,不同的时空与景色教会我们不同的哲理,这样的元素可以帮助圆满自己的修行。@#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7年3月13日晚间,屏东县政府文化处处长吴锦发观赏神韵纽约艺术团在高雄文化中心的演出。(郑顺利/大纪元)
    屏东县政府文化处处长吴锦发第二度观赏神韵,对神韵艺术之美,惊叹连连,他深有感悟地说:“‘美’这种东西,会超越所有宗教、种族藩篱与文化界线,直触人的灵魂深处。不管多丑恶的东西、到最后全部会被美清洗干净!”
  • 我很清楚,只有一个选择。 永远只有一个选择。 继续走下去。
(shutterstock)
    那双靴子已不仅仅是无生命的物件,它成了我的延伸,如同那个夏天我所背负的其他东西一样:我的登山背包、帐棚、睡袋、滤水器、超轻型炉子,以及用来代替枪支的橘色小口哨。这些是我真正熟悉、拥有、并且确知我可以倚赖的东西;我是靠着它们 ,才能完成这一切。
  • 岳飞书法。(网络图片)
    将士们均感同身受,因此随着主帅岳飞看着滚滚长江向东流逝,唱着《满江红》,之后唱到最后一句: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只觉得内心平静无比,没有了在先期黄鹤楼的悲壮情绪,只感觉无比的祥和宁静,却有着奋力精进的波澜壮阔。
  •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凹晶馆图画(公有领域)
    在《红楼梦》中,说到贾宝玉、林黛玉,自然就想到薛宝钗。薛宝钗的灯谜写: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叶落分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冬。红楼梦的元宵灯谜也是梦中人的命运谶语,是一语双关的谜语。同时谜语用以类比的物品名称与形象也有直接影射意味,薛宝钗的元宵谜语就是个典型,她生命“本真”和贾宝玉有“金玉良缘”……
  • Chinese painting mountains, storks and suns(fotolia)
    夙龄爱远壑,晚莅见奇山。 标峰彩虹外,置岭白云间。 倾壁忽斜竖,绝顶复孤圆。
  • Coworking风吹进哈玛星!志同道合、理念梦想与新创工作者的造梦摇篮,高雄市哈玛星老社区许多超过一甲子的闲置老洋房,透过高市都发局老屋活化计划,媒合年轻人从规划提案、亲手参与修缮,到商业营运,再诠释海口渔村富庶风貌。都发局长李怡德表示,老屋活化再生保存了哈玛星的城市发展记忆,更营造出高雄海港老城区的怀旧氛围。
  •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岫烟,或许是红楼女儿中最别致的芳名吧。岫是通幽的岩穴,烟是风送的流云,如此空灵澹宕的意境,可是陶渊明笔下“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的诗意重现?闻其芳名,只觉眼前青山隐隐、岚烟袅袅;再观其人,举手投足皆成清淡玄远的风度。
  • 从发生战争到结束战争,乃至战后的混乱,直到平成的年代为止,是走过一道如此长远的路相偕而行。
  • 从发生战争到结束战争,乃至战后的混乱,直到平成的年代为止,是走过一道如此长远的路相偕而行。
  • 这深秋夜,仿佛有千年旧时光,自时光的罅隙间,泄一丝当年夜色,与今夜重叠。(David McNew/Getty Images)
    往事与故梦如逝水滔滔,如芦絮飞白,遗留在大地的那前世的脚步仿佛还在赶路,难遣的悲怀令我心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