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牛画──《柳塘呼犊》赏析

作者:郑行之

宋 佚名《柳塘呼犊》册 绢 设色。(公有领域)

    人气: 2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牛,是自有人类以来就有的动物,从远古时代留下的岩洞壁画中,我们可看到有许多动物一再出现,牛就是其中之一。不管东方或西方,这种性情温和的动物都一直存在人的生存环境中,给予人极大的帮助,特别是在生活方面,包括农耕和运输,牛一直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如果把牛称作“人类最好的老友”,其实一点也不为过。

在不久前的农业社会中,有些人是不吃牛肉的,不忍心吃牛肉,这是在情感上感激牛的一种方式。另外还有一种方式,那就是在内心里由衷地看重它、敬它,有才华的人还拿它来作文章,画它、写它、雕它、谱它、咏它,歌诵它……我们就从“画它”看起。

柳塘呼犊

宋 佚名《柳塘呼犊》册‧绢‧设色。(公有领域)
宋 佚名《柳塘呼犊》局部。(公有领域)

这幅画呈椭圆形,画面上有一个人、一头牛和两棵柳树。画者以精致写实的方式,将这三者之间的互动展现于纸端,把瞬息万变的这一方时空给固定下来。

傍著水塘的一个小小边角,满布绒绒野草的荒地上,有两棵盘根错节、枝叶蓊郁的垂柳,柳荫下,一个老者正躬身倚杖,慵懒地放牧牛儿。拖着牛绳的母牛摇尾张吻,奋力地呼唤它那跑远的小牛犊

宋 佚名《柳塘呼犊》局部(公有领域)
宋 佚名《柳塘呼犊》局部 母牛摇尾张吻,奋力地呼唤小牛犊。(公有领域)

画家在画这一幅画时,主体是牛,画家描绘得十分精到,牛身的线条波磔起伏,牛体轮廓被勾勒得十分鲜活,充满了张力;而牛的骨骼、肌理变化也在墨色浓淡的敷染下,描绘得相当得宜、有立体感,而母牛身强体壮的硕实感也同时呈现出来。这时候,母牛正奋力地呼唤小牛(已跑得看不见了),牛头对着老者,连带的,整个牛身和体内蓄积的力道也就随之指向老者,仿佛在向老者致意,也好像在告诉主人“瞧!我很尽职吧”。

画中这位老者靠坐在身后的树根上,两眼微闭,看来是想趁此机会小憩一下。老人的衣纹运笔流畅,线条劲折清朗,荒野中无可遮拦的风势及老人身上随风翻飞的衣角都借此而传达无遗。

宋 佚名《柳塘呼犊》局部(公有领域)
宋 佚名《柳塘呼犊》局部 。(公有领域)

而这两棵柳树,一棵挺立,一棵往左上方斜斜地开展着。向左上延伸的扶疏枝叶和右边浓密的柳叶连贯起来,虚虚实实间,使整个空间产生一种一体的、保护罩般的安适感;而这两棵柳树的主干在中段交错,既拉出了前后空间,也使画面产生一种稳定有重心的感觉。画家在勾绘主干时,勾勒的线条既劲利又粗黑,因此,不管是粗糙转折的树干或突出地面的老根,看来都格外挺拔。而两棵主干的皴法是先用淡墨以中锋直笔而下,形成上下直线皴(画家依树种自创的皴法),再在重点部位添上几笔浓墨。此时这两个主干自然而然地就产生了支撑画面的力道,成为画幅右侧的重心所在,并且和左侧的牛只形成了天秤平衡的两个端点。

宋 佚名《柳塘呼犊》局部(公有领域)
宋 佚名《柳塘呼犊》局部(公有领域)

在画柳树枝条时,画家行笔沈稳,带有弧度的线条流畅而有韧性,这些呈抛物线状的细长枝条或交叉之后各分西东,或平行后再竞相往上伸展,不一而足。一旦有风吹来,那细韧的长枝桠在风中咿呀摇摆,轻轻地互碰互撞,旋又分开去,这情景是多么曼妙多采呀!

宋 佚名《柳塘呼犊》局部(公有领域)
宋 佚名《柳塘呼犊》如烟如雾的柳叶 局部(公有领域)

至于占画幅大半的柳叶,更是此画之所以给人一种极其雅致清丽的重点所在。细细纷繁的小碎点(小雨点皴),层层复层层,浓淡有致地铺满上半个画面,这些被营造得如轻烟如薄雾的柳叶正随风缓缓地摩娑飘摇。而在水塘边、地面上,画家又加上层次分明的荒草,丛丛的细草和葱葱的柳叶相互辉映,把荒郊野地给蕴就了如诗如梦的画境。

宋 佚名《柳塘呼犊》局部(公有领域)
宋 佚名《柳塘呼犊》如烟如雾的柳叶 局部(公有领域)

这样一来,一种看似无声却又有声的东西,一种溶溶的温馨感,一种天籁般的自然诵歌就在画中的天与地之间轻轻回旋,充塞了整个画面空间,并且把画中人、画中牛甚至画外的你我也都带了进去。@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匡庐图》是一幅立轴,梁代(五代后梁)荆浩的作品。水墨画,材质是绢,“绢本”就是画在绢上的作品。是一幅尺寸很大的作品,称得上是屏风式的“大中堂”。 荆浩画像。(网络图片)荆浩在中国水墨、山水画的演变史上是一个关键性人物,他的特色就是擅画巨碑式的山水画。就像范宽的《谿山行旅图》一样,都是很标准的巨碑式山水。
  • 在华人世界中,台湾由于历史因素,文化风貌有其独特之处。除汉族移民的中原文化主体之外,日本文化也留下明显烙印,近年又有原民文化的出头与西方文明的狂潮,在台湾美术发展上形成一种多元并存与融合的现象。
  • 誉中外的著名画家齐白石先生以写实为主,绘画题材来源于真实生活。绘画主题极为丰富,神仙仕女、花鸟鱼虫…… 观赏他的画作,也像体验这位艺术大师曾走过的人生境遇和个中百味。有海中摇孤舟博浪,有岸边望山水垂柳;有赏荔枝引螳螂、有观小鼠钓秤自量……
  • (大纪元记者宋顺澈台湾台北报导)国画名家黄有胜,在国画艺术领域有极深的造诣,现在于新北市树林区保安活动中心举办水墨个展,将国画创作精华作品献给民众,给艺术爱好者心灵上如沐春风的感受。
  • 台湾云林县出身的水墨画家谢荣源,4月19日起假台北市国父纪念馆展出。谢荣源在致词时说,他的画画过程是始终如一,即使画了40几年,但也还是在学习,因为学习的机会随时随地都有。
  • 龚贤(1619-1689),字半千,号野遗、半亩、柴丈人、清凉山下人、钟山野老等,大约明亡以后又名岂贤,江苏昆山人,十一岁时随父迁居金陵(今南京),所以不少史料称他是南京人,为清初文坛知名的诗人;又长于山水画,用墨浓郁苍润,居清初画坛“金陵八家”之首。他的字“半千”,寓有“五百岁一贤者生”之意;号“野遗”,乃是“野有遗贤”之意。有《香草堂集》、《画诀》、《柴丈人画稿》、《龚半千授徒画稿》等及书画作品传世。龚贤作品的画面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特出于时代潮流,所谓“寓安于奇”,此与其身处明末清初动荡不安的时空背景环境有极大的关连。
  • 孙多慈(1912~1975)原籍安徽寿县,孙氏家族此辈以“多”字排行,学名 或本名同辈均称作“孙多○”,自幼好画,毕业安徽安庆第一女中,以第一名考进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时年不过十七。是徐悲鸿在南京中央大学的学生。出身书香世家,伯祖父孙家鼐主持创立京师大学堂(即后来的北京大学),是安徽安庆显赫的官宦门第。因孙多慈聪慧绝伦,又复勤敏好学,老师们均另目相看,许为大器。素描功夫极佳,民国廿四年,中华书局为她印行孙多慈描集,宗白华先生作序,称她“落笔有韵,取象不惑,好像生前与造化有约,一经晤面,即能会心于体态意趣之间,不惟观察精确,更能表现有味,是真能以艺术为生命为灵魂者。”又说她“观察敏锐,笔法坚实,清新之气,扑人眉宇。”又赞美她用中国纸笔写肖像:“落墨不多,全以墨彩分明暗凹凸,以西画的立体感含咏于中画的水晕墨章中,质实而空灵,别开生面。引中画更近自然,恢复踏实的形体感,未尝不是中画发展的一条新路”云云。
  • (大纪元记者唐浩台湾台北报导)“Encore(再来一次)!Encore!”“Bravo(棒极了)!”2010年4月27日晚间的台湾艺术大学演艺厅里,被长达数分钟的汹涌掌声与欢呼声彻底淹没。
  •   颜料

      中国的绘画发展到唐代,以重彩设色为主流,自从宋代水墨画盛行以来,在文人标淡雅的趋势下,色彩的运用有逐渐衰退的倾向;然而习画者应该对传统的绘画颜料有所认识,作 多面性的发展,或与水墨作更佳的结合。传统的颜料两大类。

  • 树叶和芦茅经霜成了赭黄色,秋意已深。平原上游散著一大一小两头牛,小牛被遗落在后,急了便高耸著鼻子呼唤;母牛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等候着,足见母子情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