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魏谷:孔子、历史和中共(二)

砸碑毁林 刨坟曝尸 中共如何扫荡孔庙圣地

红卫兵纵火焚烧孔庙文物。(网络图片)

人气: 19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23日讯】三孔受难

1948年是曲阜等各地孔庙最后一次祭孔,蒋介石先生将祭孔的礼制带到了台湾,台湾仍沿用诞辰日祭祀的惯例。共产党篡权之后,大陆的祭祀活动被禁止。

1966年6月1日,中共的“咽喉”人民日报发声,要“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臭名昭著的“破四旧”开始了。

斗人毁文物

1966年11月,北师大的红卫兵200余人,浩浩荡荡从北京冲到曲阜,在曲阜 “讨孔联络站”,被视为儒家圣地的孔庙,无可避免地惨遭毒手。

红卫兵从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在曲阜停留了29天,29天里做的事情为:毁文物、烧古书、毁字画、砸石碑、捣毁孔庙、破坏孔府孔林、刨平孔坟、曝尸孔家后人。

最疯狂的是1966年11月28日和29日,“讨孔联络站”召开“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 从曲阜县各处调集来大批农民、工人、学生参加大会之外,红卫兵组织强迫一批著名的孔学专家到会接受批斗,因为这些人是孔子的“孝子贤孙”。

1
红卫兵组织强迫一批著名的孔学专家到会接受批斗,因为这些人是孔子的“孝子贤孙”。(网络图片)

“讨孔”大会结束,红卫兵把孔庙大成殿里砸下的孔子塑像头部,架到大卡车的正前面,开着汽车拉着头像游街示众。蒙难的头像上,还戴一顶高帽,上书“头号大坏蛋孔老二”。

这尊孔子像塑于清代雍正八年(公元1730年),孔子端坐在一个巨大的雕龙贴金神龛之内。头戴十二旒之冕,身着十二章之服,手捧镇圭于胸前,“温而厉、威而猛、恭而安”。塑像极大,高九尺六寸,腰大十围。接受了几百年的顶礼之后,一夜之间成为红卫兵“砸烂”的对象。

孔学学者们也被押著一起游街示众,画有红“×”的大牌子上写着他们的姓名,挂在他们的脖子上,称之“为孔老二送丧”。复旦大学的周予同教授是著名的儒学大家,本身是必须按时吃药维持的心脏病患者,文革中已经偏瘫了也无法幸免,只得拖着一条病腿参加陪斗。

6胸前头号大坏蛋
孔子塑像被贴上了谩骂的标语。(网络图片)

与游街窜巷、一路高音大喇叭高喊“造反有理”“打倒孔老二”之类同时进行的,是另一批红卫兵,将孔庙、孔府几千年来积累下的“至圣先师”“万世师表”等各种匾额文物,在孔庙附近付之熊熊大火。经历了游斗之后,孔子头像也被拉倒这里,一炬焚毁。


挖祖坟


挖孔家氏族的祖坟,动用了雷管和炸药,挖的是“前三代”,即孔子和他的儿子孔鲤、孙子孔伋祖孙三代的坟墓,以及“后三代”,即最后安葬的三代孔子后人的坟墓。

“前三代”的坟墓因年代久远,虽炸开了深深的坑穴,已经没有了骸骨,也没有什么文物了。“后三代”的坟墓中安葬的,是清末和民国初期的孔家嫡长子孔祥珂及夫人、孔令贻及其妻妾,他们全部被从坟里掘了出来。

由于下葬年代未久又保护得好,“后三代”的尸体刚出土时保存还很完整,红卫兵和农民用铁钩戳破衣物露出尸骸,“尸体便像撒了气的皮球一般迅速地瘪下去”,在空气中氧化变黑, 挖出来的几具尸体在光天化日之下放了五六天才烧掉。

官方统计

有一个中共官方的报告,曲阜县文物管理委员会1973年的《关于“讨孔联络站”破坏文物情况的汇报》记录:
……

据现在初步清查:
烧掉各种古书籍二千七百余册,
各种字画九百二十九件,
照片七百五十六张(本),
烧掉、撕毁丢失和处理各种服装二千一百余件,
烧掉和丢失碑帖五十二件,
各种古瓷器砸坏三百八十四件,
景泰蓝丢失十一件,
木雕刻砸烂、丢失三十八件,
玉翠丢失十五件,
历代石碑拉倒砸毁两千多通(其中孔庙、孔府、周公庙一百四十七通),
汉画像石刻砸毁八块,
谱牒资料卖掉三万二千二百三十二本,计重一万零七百七十八点五斤,
档案丢失二十八卷,
各种铜器卖掉及砸毁一百四十九件,
铜佛卖掉三百二十个、锡佛九个、佛楼烛台一千一百四十二斤,
历代各种青铜钱卖掉一千三百七十九斤,
红铜币二百五十四斤,
木器家具砸烂和丢失七百三十四件,
古笔墨砚台丢失二十九件,
印章丢失一百二十三件,
銮架仪仗毁掉一百余件,
车辇轿毁掉五件,
神龛毁掉七十六座,
供案桌七十九张,
各种匾额毁掉六十九块(其中大型雕刻匾二十三块),
木对联毁掉十八副,其中有历代帝王书法四副,
孔府保存多年的贵重药材,如鹿茸、沉香、燕窝、银耳、豹脊、驮蹄、熊掌、虎骨、猴头等等全部卖掉和丢失。

在捣庙砸像的同时,将大成殿孔子及其弟子共十七座大型塑像腹中的十七套珍版古书和十七套银五脏、十七个铜镜子全部盗走。……

被破坏的一级文物有:
宋代的孔子画像二件,
元代画三件,
明代画五件,
元、明冠服三十余件,
元代平金七梁连冠一个,
明代乌纱帽一个,
明代雕花玉带和玉带盒各一个,
明代瓷盘碗砸坏八件,
明代三彩瓷尊砸碎,
宋代均窑瓷瓶、宋代龙泉高足杯砸毁,
明代景泰蓝鼎砸坏,
宋代雕刻木俑二件砸残,
明代名人雕刻石印和雕刻竹根人物山景以及周代雕玉璜、汉代好贴饕餮纹大玉壁、汉碑和汉画像石九块,全被砸毁。

另有珍版书籍和国家二级文物均遭到破坏。……

红卫兵的背后

山东曲阜远离北京,孔子的后人大多世代居住在此地。一群外来的红卫兵,如何能有搅天动地的能力,哪里来的权力召开大型的批斗大会?怎么知道哪些人是著名的儒学专家,怎么把他们弄到曲阜?孔庙的深宅大院他们为什么进得去?

因为红卫兵的背后,是当时中共的最高权力机构。他们的暴力,是在“中央文革小组”指示下的行动。

1966年10月间,中共《红旗》杂志负责人林杰指使北师大学红卫兵去曲阜“造孔家店的反”;11月10日红卫兵一行二百多人到曲阜,在曲阜师范学院成立所谓的“讨孔联络站”。付诸暴行前,红卫兵请示了当时的“红人”戚本禹,戚又请示陈伯达。

这位陈伯达,时任“中央文革小组”组长,是毛泽东31年的秘书,也是毛泽东“文革”的先锋军,一时风头极健,虽然1970年后又遭毛泽东遗弃而入狱,当时却是一言九鼎的人物。

1966年11月11日,“中央文革小组”时任组长陈伯达从北京打电报给红卫兵,指令“孔庙、孔府、孔林不要烧掉”,但“孔坟可以挖掉”。

得到答复后,红卫兵挥舞著这个“尚方宝剑”,扫荡了几千年来的儒家圣地。

为了“造孔家店的反”,红卫兵们还创办了《讨孔战报》为自己造势,也用以向上司“中央文革小组”报告情况。不期然地,也将他们自己钉在了人类文明的耻辱柱上。

4
《讨孔战报》记者证(网络图片)

试录几句如下:“由红卫兵和贫、下中农组成的突击队,带着深仇大恨到了孔林。他们抡起镢头、挥舞铁锨,狠刨孔老二及其龟子龟孙们的坟墓。经过两天的紧张战斗,孔老二的坟墓被铲平,‘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孔老二的七十六代孙令贻的坟墓被掘开了……孔林解放了……获得新生了!”

极其荒唐可笑也极其令人愤慨,却也可悲到难以直视。

暴行遗祸

红卫兵的暴行,毁了大量孤品文物,比此更严重的是,人们对中华文化的尊崇、对道德的敬信,被暴行颠覆了。

原来,他人的祖坟是可以随便刨开的;“万世师表”是应该被打倒的“孔老二”;几千年来的“仁义礼智信”是要砸得粉碎的;读圣贤书的人是要陪斗的。

把文化古城曲阜搅得天翻地覆之后,北京红卫兵29天后撤离了。留下了《讨孔战报》给曲阜的红卫兵继续出版,或者说,留下了样板鼓动人们继续“造反”,《讨孔战报》共出版了23期,直到1967年8月底才停刊。

后续的破坏还在进行,曲阜市有相关统计数字:在占地3000亩的孔林里,10万余座坟墓,被挖了2000余座;42000多株树木,伐了万余株;4000多通墓碑,被拉倒的近千块。

既然孔子的墓都可以挖,还有什么墓不可以挖呢。北京红卫兵在孔祥珂、孔令贻衍圣公墓穴和棺椁中,挖出了不少东西,从金银到玛瑙种类繁多。孔林里还有那么多墓,曲阜人为什么不可以挖呢?里面的殉葬品不就是财源吗。

孔氏家族墓地的地下随葬品在几年时间里被洗劫一空,参与挖墓的有外人,甚至有孔家后代,既然无法阻止他人,那就不如自己也参与其中,还可得到一些实惠,因为古墓里挖出来的金银珠玉,银行会来收购,一两可卖96元。

红卫兵们烧不掉的墓碑、石牌,附近的人们拿到家里做了垫脚石、筑猪圈。

受害的远远不只是三孔,曲阜是儒家文化重镇,“文革”前,曲阜的文物保护单位有338处,“文革”后,只有锐减为87了。 曲阜境内还有孟母林、梁公林、少昊陵、东西颜林等等,它们都无法幸免于难。

以西颜林为例,曲阜的颜氏家族晋唐历代出过侍郎13人,是儒名盛享的家族,颜氏家族的墓葬区“颜侍郎林”,占地面积190,000平方米,林区中有柏、楷等古树1770余株,碑刻300余通。文革期间,平墓毁林,使整个墓区荡然无存。#(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03-24 8: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