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国华人的困惑:父母移民等候超过6年

一群关注父母移民等候时间的人正在网上征集请愿签名,要求加拿大移民部加快香港签证处的永久居民申请处理速度,避免申请人重新体检。(Fotolia)

人气: 143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3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加拿大政府承诺并加快了经济类移民申请、配偶团聚申请,甚至外国劳工申请的处理时间,但担保父母和祖父母移民的等候时间之长,仍使人感到沮丧。

《南华早报》周四(23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引用了3月份移民部给国会的移民申请处理时间数据,包括担保父母和祖父母移民的平均等候时间,在2015年底长达75个月(超过6年)。

更令人沮丧的是,这类移民申请人中,有些可能没那么多时间去等了。2015年处理的15,489名父母和祖父母申请人中,大约10%已经是75岁或以上,59%是60岁或以上。

一些华人担保人表示,他们父母的移民申请个案被转送到香港签证处处理后,遇到的延误情况更糟糕,有些老人家12个月有效的体检结果可能在获批前过期,他们有些住在大陆的乡村,重新体检很困难,开支很高。

等候时间长

《南华早报》报导的一个故事,是正在申请父母移民的、42岁的李女士,她父母住在贵州的一个乡村,申请被送去了香港处理。她父母去年6月22日做了体检并提交了结果,但至今仍没有确认申请已经获批。相反,她丈夫父母的移民申请在渥太华处理,他们去年10月接到体检要求,12月获批移民,现在已经在加拿大了。

现在,李女士开始担心,她父母的体检会在获批移民前过期。她说,他们需要去上海做体检,每人的体检费2,000元人民币,加上路途开支,每人要花人民币7,000至8,000元。

李女士说,一个关注担保父母移民的微信群参与者们认为,申请个案被转送香港是带来延迟的原因。他们中有些人的申请等候时间已经超过6年。

多伦多资深移民顾问黄国为认为,中国人的申请在香港处理属于正常。他对大纪元说,渥太华处理中心的作用,是用来分担海外签证处的工作量。原则上,申请应该在申请人的原居地处理,中国人的申请就是在香港,因为香港签证处负责处理所有永久居民签证的申请,北京则负责所有临时居民签证的申请。

他说,移民部有权按需要,将部分申请安排在渥太华中心处理。有理由相信,在渥太华处理的个案会比加快,原因“可能是那里的资源比较好”。以前上诉的个案获得成功后,会被退回原来的签证处(比如香港)重新审理,现在是全部都交给渥太华中心处理。

黄国为讲了一个分流处理得好处的例子,他的一名中国人客户的联邦技术移民申请个案,被送去加勒比海的一个岛国处理,结果是速度很快,因为那里的签证处当时不忙。

等6年的困惑

加拿大政府2011年底暂停接受父母和祖父母移民申请时,积压的申请人超过16万,有些人的等候时间需要10年。政府在2012及2013年将每年接收人数增加到2.5万,之后减至2万,到2015年,积压人数已经减至5万多人。

2014年政府重开父母和祖父母移民计划,改革使担保要求大幅提高,同时,2014及2015年都只接受5,000个新申请。2016年自由党当政第一年,将新申请加倍至10,000个,这可能意味着有接近2万个申请人,显然会使等候的队列更长。

虽然政府称,父母和祖父母移民采用的是先来先得的原则,但移民部网站上的信息是,政府已在处理2014年1月递交的申请。这显然不是说,改革前的旧个案都处理完了,要是这样的话,也没有要等6年之说了。但看起来,新的申请并非在旧申请后排队。

黄国为认为,等75个月的个案,应该是那些改革前的旧个案。他说,他手头上已没有旧个案,没法对比,但改革后的新申请,在1年半至2年内已经获批。客观的推断是,现在等候处理的队列有2条,一条慢队(改革前的旧申请),一条快队(改革后的申请)。

他说,很难估计移民部按什么比例来处理新、旧个案。它们的主要区别是,新申请要求担保人提交3年的收入证明,收入要求提高了30%。旧申请只需要1年收入证明。

目前移民部对国会说的目标是,2016年底父母和祖父母移民申请积压减至4.6万人。2017年底前,平均等候时间减至35个月。

华人担保人请愿

一群关注父母移民等候时间的人正在网上征集请愿签名,要求加拿大移民部加快香港签证处的永久居民申请处理速度,避免申请人重新体检。征签信提到担保人都是独生子女,急于与父母团聚。他们年迈的父母住在农村,没人帮助,自己长途旅行去体检很不方便。

加拿大政府对经济类移民已经兑现了快速处理(6个月内)申请的承诺,对配偶移民申请处理承诺不超过12个月,但对父母和祖父母移民还没有明确的承诺。

加拿大新民主党移民政策批评议员关慧贞(Jenny Kwan)上周给加拿大移民部长写信,称因为申请处理未能及时完成,使体检结果过期,迫使担保人的父母重新做体检。这对他们不公平。她呼吁政府,或者延长体检结果的有效期,或者推迟要求申请人体检的时间。

黄国为称,加拿大挑选移民时会考虑对社会及经济的贡献。父母和祖父母移民是一个有相当大争议的类别,他们不是经济类移民,而且年龄比较大,所以不太受到重视。不过,现在积压的旧个案已经不多,如果政府继续控制每年接受的新申请数量,旧个案不久就会被处理完。

他说,申请人应该不用担心旧个案会被取消,但他们可能面临的问题是,如果等的时间长,担保人的财政状况可能要重新审核。如果是改革前的旧个案,担保条件会继续用旧的标准。

对于申请人目前遇到的困境,黄国为称,他们通过加拿大国会议员或主流媒体去发声,所营造的舆论压力可能会有帮助。#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