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探源

中国早期摄影精品 亮相纽约亚洲艺术周

纽约亚洲艺术周“早期中国摄影精品展”展品:约翰‧汤姆森(John Thomson),《岛屿之塔》(Island Pagoda),出自《福州与闽江》(Foochow and the River Min),摄于约1873年,碳素印相。(Courtesy of the Stephan Loewentheil Historical Photography of China Collection)

【大纪元2017年03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Milene Fernandez报导,张小清编译)两个身穿毛皮斗篷的男子并肩而立,他们岔开双脚,其中一人牵着一只壮实的双峰驼。人和骆驼都直视镜头。跨越时空,你和他们目光交集。

世界变得如此之快,我们几乎忘了,摄影师们开始捕捉影像只是150年前的事。如这帧影像所呈现的,两个坚毅沧桑的男人领着一只神色愉悦的双峰驼。骆驼曾是老北京一个主要的交通和运输工具,它们会驮著煤、柴、山货等物资出入京城。

这张照片拍摄于1890年左右,出自日本摄影师山本讃七郎之手,他在北京开了自己的第二家照相馆。这张照片也是史蒂芬洛文希尔(Stephan Loewentheil)私人收藏的15,000张早期中国摄影作品之一。

山本讃七郎(Sanshichiro Yamamoto),《北京的双峰骆驼》,约1890年,银盐照片。(Courtesy of the Stephan Loewentheil Historical Photography of China Collection)

在刚刚落幕的纽约亚洲艺术周(3月9日至18日)期间,洛文希尔拿出了约30张藏品做展览。本届亚洲艺术盛会至少有五十多家国际画廊、五家大拍卖行和大博物馆参展,包括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内。洛文希尔的展览“早期中国摄影精品展”(Masterpieces of Early Chinese Photography)是其中唯一的摄影珍品展,照片只展不售。

这些趣味精妙、品质上乘的照片,让观众得以窥见一个失落的世界。摄影的发明时值中国最后一个王朝——清代,今天已面目皆非的中国得以通过镜头保留下传统的影像,其中的文化遗痕,在今天尤显珍贵。

香港缤纶照相馆(Pun Lun),《妇人与孩子》(Woman and Child),摄于1870—1879年间,银盐照片。(Courtesy of the Stephan Loewentheil Historical Photography of China Collection)

洛文希尔收藏摄影作品的初衷,部分在于它们与人沟通的方式不需要语言。“它跨越国家、跨越语言,每个人都可以欣赏……它们天生不用言语就会说话。”在曼哈顿东64街的PRPH Books书店画廊展出这些照片时,他这样说道。

中国古代文化遗存的照片很少能幸存至今,这让洛文希尔这批藏品成了无价之宝。

“由于中国的文化现象,20世纪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代表性文化的呈现都被认为是资产阶级趣味、毫无可取之处,许多情况下被忽略或毁坏了。”洛文希尔说。

作为一名经销古本图书和手稿的专业书商,洛文希尔在收购中经常遇到老相册。他的私人收藏大部分来自艺术代理商,有些则购自大拍卖行。

他收藏的中国照片,绝大部分都曾经是旅行者、商人、传教士或使节的家藏。“他们想把自己待过的地方——中国的奇观带回家。所以他们买了这些照片,将其带出了境,这些照片才得以留存下来。”洛文希尔说。

时光中的瞬间

来自广州雅真照相馆(A Chan,或Ya Zhen)的一帧照片中,两名男子正在一座四角凉亭前聊天。一座窄窄的小桥通向四面通透的凉亭,建筑与周边的树木完美融合,给人宁谧安祥的感受。照片构图精美,保存状况甚佳。图像细节非常清晰,而更值得称道的还是其艺术价值。

广州雅真照相馆,《广州长寿寺的凉亭》(Summer House at Longevity Temple, Canton),摄于1870年代,银盐照片。(Courtesy of the Stephan Loewentheil Historical Photography of China Collection)

洛文希尔这样评论这张照片:“其艺术性可以和同时代在欧美任何地方拍摄的照片比肩。当时中国有些摄影师与西方的大摄影家一样伟大,认识到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最早在中国创作严肃的室内摄影的,则是苏格兰摄影家约翰汤姆森(John Thomson)。从福州沿闵江去南平的旅程,催生了他的摄影集《福州与闽江》(Foochow and The River Min,1873年),其中收有80帧影像。遗憾的是,他只有7套照片留存至今。汤姆森并不是使节或传教士,而是一名专业摄影师。他使用古典的火绵胶摄影工艺,用高度易燃性化学品在玻璃板上曝光出负片。为此,他不得不带着很多箱子旅行,里面装的都是摄影设备,包括便携式暗室帐篷。

约翰‧汤姆森(John Thomson),《圆福岩寺》(Yuen-Fu Monastery Cave,音译),出自《福州与闽江》(Foochow and the River Min),1873年,碳素印相。(Courtesy of the Stephan Loewentheil Historical Photography of China Collection)

洛文希尔的藏品中,约翰汤姆森的《圆福岩寺》(Yuen-Fu Monastery Cave,音译)十分神秘,甚至令人毛骨悚然。寺院依山崖而建,背后是黑漆漆的天空。汤姆森以“影像新闻”风格著称,即毫不留情地捕捉生活的原生态。这张图像的细节非常锐利,显示了其敏锐度和高超技巧。

留住遗产

洛文希尔收藏的早期中国摄影很少公开展出,只偶尔小范围给学界观摩。为了便于保存,大部分照片都封存在避光的盒子中,短期展出时,会蒙上一层抗紫外线的塑料板。

在策展人史泰希兰姆布罗(Stacey Lambrow)的协助下,史蒂芬洛文希尔的儿子雅各布(Jacob)目前正制作一本托马斯查尔德(Thomas Child)的摄影集,查尔德是19世纪最早系统地拍摄北京的摄影师。

广州雅真照相馆,《龙舟》(The Dragon Boat),摄于1870年代,银盐照片。(Courtesy of the Stephan Loewentheil Historical Photography of China Collection)

如同世界其它大城市一样,北京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传统的生活方式很大程度上已遭破坏,代之以越建越多的高楼大厦。查尔德在1870年代拍摄的200张照片,正是帝京人文风俗与建筑的旧影。

查尔德在中国生活了近20年。1870至1879年间,他受聘为大清帝国海关总税务司的石油工程师,虽然摄影只是他的业余爱好,却臻至专业水准。

托马斯‧查尔德,《蒙古喇嘛192号》(No. 192 Mongolian Lama),摄于约1870至1879年间,银盐照片。(Courtesy of the Stephan Loewentheil Historical Photography Collection)

“查尔德学了中文,他爱这个国家。他与京城的许多人士交好,使他有机会去到一些难得一见的地方。”洛文希尔说。

到目前为止,洛文希尔父子已经搜集到查尔德200张照片中的150张,他们预计在几年内将这本影集公开出版发行。

史蒂芬洛文希尔收藏早期摄影已有三十多个年头。藏品中包括7,000张碳素印相,拍摄于1850年之前到1912年间;另外还有8,000张中国建筑的老照片,拍摄于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之间。除此之外,他还藏有一大批19世纪美国摄影作品。

“我感到摄影文化的保护是很有意义的事,部分原因在于,我觉得我们这些热爱美、艺术与真理的人有保护她的义务,因为摄影文化很重要。”他如是说。

访问19世纪珍本书店(The 19th Century Rare Book & Photograph Shop):19thshop.com

黎芳,《男女戏曲演员》(A Chinese Actress and Actor),摄于1870年前后,银盐照片。 (Courtesy of the Stephan Loewentheil Photography of China Collection)

责任编辑:方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