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亿名画要不回 中行下岗职工的辛酸路

宋军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被下岗后私人大批画作被留置,十几年了也要不回。(宋军提供)

人气: 50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前中国银行北京市分行职工宋军,近日向媒体投诉,在他所负责的美术协会项目上借来的名画,在美协封停后,被扣留了1800幅,价值逾10亿,他向单位要求取回,总是要他等着或去走访。10几年来他经历了被下岗拆迁安置房被拿走,在诉讼与漂泊中艰困的过日子。他要求中行归还属于他的物品,并且公开向他道歉。

价值不斐画作被留置

宋军,198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1989年被调入中国银行北京市分行,1993年,因单位开不出工资来,将他调派到分行美术协会,担任美协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其主要任务是与美术界沟通联系。

宋军告诉大纪元记者,美协设在中山公园兰花室,当初他父亲为了让儿子工作顺利,拿了五万元协助美协成立,里面一些艺术相关的书籍、物品都是他们家提供的。

被留置的画作多为清朝至近代的画家作品。(宋军提供)
被留置的画作多为清朝至近代的画家作品,以及宋军的创作。(宋军提供)

1994年,美术协会正式对外开展美术联谊活动,共收存了3000多张画作,这些画作都是宋军向友人借来的。1995年5月,美协由中国银行北京市分行工会办副主任聂翰接管并封停,宋军离开了美协,当时还有画作1800幅、绘画用具、纸张、美术资料等,都被要求留下,由分行保管。

中行分行人事处与工会给出的证明。(宋军提供)
中行分行人事处与工会给出的证明。(宋军提供)

此后,宋军一直向中国银行总行及北京分行,追讨被扣押的这些物品,未果。2002年4月,经过48天的调查后,分行人事处与工会给出“确有其事”的明确结论,但并未返还。

8月,总行再次核实案件,总行副行长张燕玲签阅,总行档《批复关于宋军个人物品返还的通知》下发分行执行。但分行还是未将属于宋军的物品归还。

中国银行总行行长签具的留置物品签根。(宋军提供)
中国银行总行行长签具的留置物品签根。(宋军提供)

记者:“分行为何一直不返还你的物品?”

宋军:“这些画作从清朝到近代都有,有很多是齐白石名画,这些画价值10几亿,这些古画都被他们分了。”

记者:“这些画很多是跟朋友借来的?他们没跟你要回吗?”

宋军:“是,我那些朋友都是很好的朋友,他们都知道我的处境,知道是一个组织在迫害我,他们都不为难我,都说能活着就好,但还是要帮他们要回来。”

屡遭抢劫又失一切待遇 被迫捡菜过活

2003年,面对调查专案组汇集而至的证据,总行行长谢志勇意外发现时任北京分行行长牛忠光的犯罪证据,这些证据涉及150亿的死账,50多亿黑帐和19.7亿的无底档账目。谢志勇准备上交材料,要宋军签字和出面做证,并允诺恢复他的工作,安置家人住上房改商品房,退还个人物品,补发8年所欠工资待遇,过了“十一”就回去上班。

不料,谢志勇在9月底突然因病去世,所有证据都是在行长办公室内由办公室主任王磊保管,退物工作也就此停止。

“十一”过后,领导警告宋军,不得外泄涉及金融和单位内部的机密,不能举报,不能上访,不要给组织添乱,违反将后果自负,回家等候,一切听组织安排。

宋军:“他们说:‘只要拘你一天就行,就可以给你开除了’。”

2000年国务院房改政策执行,中国银行收走了宋军家住的私房承租房,2004年又收走公租承租房,中国银行指定他住进海淀区潘庄中国银行总行宿舍,在潘庄10号楼1门6层安置全家人,在这里等候下一步安置,并等候中行退还扣押的财物。

然而,2006年中国银行取消了潘庄“中国银行总行宿舍”名称。原本的国天物业解散,改由首佳物业管理,自此,物业管理公司每换一个经理就来我家拉一些值钱的东西走,就这样,宋军家已经遭遇过21次被抢、砸门、打人等可怕经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石料木头,工艺品和工具等都被抢完了,最后被拉走的是一个紫檀木。而原本的宿舍安置房在改版后,也成为日后起诉宋军侵占宿舍的理由。

宋军:“每次来抢东西我都报警,警车来了就把我拉去警察局,21次都是同一个警察。我问他:‘我犯了什么法你要拉我?’警察说我违反社会治安,我说,我在家里脱衣洗澡是犯了哪条社会治安?”

宋军还说:“警察每次都拘不到24小时就把我给放了,他们(警察)说中行给的钱太少,没办法做成一个案。所以每次抓了就放抓了就放。”

2005年中行推行4050工程,要求宋军自谋就业。2007年中行改制中行公司,没有让宋军签订中行公司的劳动合同。不在新运营体制内,一切待遇都没有,也不恢复工作,不给生活低保,宋军开始从超市捡菜生活。

购房款被冒领 购房权被侵吞

2010年6月,宋军发现原为美协所有的砚台存放在分行公司大楼内。宋军说,“这砚台是我和我父亲共同制作的一个大砚台。我想取回,被中行雇用的黑物业的人从楼上抬到一楼扔到马路上,把我的胳膊、腰骨都摔伤了。”

宋军与父亲制作的大砚台。(宋军提供)
宋军与父亲制作的大砚台。(宋军提供)

7月1日,分行不再有行政处理安排,也就是说不再回应宋军的诉求。“走访10年也不还,要拿回来说你等着,现在说过时效了。”宋军无奈地说。

2012年中行总公司田国立以侵占宿舍为由起诉宋军,要他缴交房租每月9000元,共计约合30多万元按照法院判决的执行。这过程中让宋军得知了,原来他在海淀区277号拆迁房的购房款被冒领,取款人姓名和收款单位是中国银行。就这样,16年来宋家的购房款被冒领,购房权被侵吞。他说,“我是北京落地户,现在连户口也无地可落。”

宋军表示,“这些亲身经历的事情历历在目,经历让我成熟了,岁月摧碎我的家庭,催老了我的人生,我父亲和母亲也在中行要回安置房后同一年相继去世,妻子也在10年前精神分裂了。”

在一联串迫害中,有警察、法官都曾劝他快逃,说你这年纪保命要紧啊,就这样他连夜买了车票逃离了北京,从此开始了漂泊的人生。他投书媒体,希望能帮他发声,让中行归还他的住房、退还他个人物品、保障宋军一家不再被政治迫害,并给予精神损失赔偿,同时以书面形式向他道歉。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03-27 3: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