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赞李白〈丁都护歌〉

作者:庄敬

中国画(fotolia)

    人气: 62
【字号】    
   标签: tags:

李白〈丁都护歌〉
云阳上征去,两岸饶商贾。
吴牛喘月时,拖船一何苦。
水浊不可饮,壶浆半成土。
一唱督护歌,心摧泪如雨。
万人系磐石,无由达江浒。
君看石芒砀,掩泪悲千古。

〈丁都护歌〉本是乐府旧题,属《清商曲辞.吴声歌曲》。它来源于一个悲凄的故事:南朝宋高祖之婿徐逵之,被鲁轨杀死,刘裕派府内直都护(官职名)丁晤,料理丧事。其后,徐妻向丁晤询问殡葬情况,每问一声,就哀叹一声“丁都护”,声音哀痛凄切。后人依声制曲,就题为〈丁都护歌〉。李白在天宝六载(747年)游丹阳横山时,听到当时民夫在拖船时,唱着这支歌曲,因而也就用它作诗题,意在取其声调的哀怨,来写悲苦的时事,倾吐对劳动人民的同情。

诗的开头两句,大笔勾勒船沿运河北上云阳、运河两岸多有富商的广阔背景。“云阳”,即今江苏丹阳县;“征”:行。“饶”:多。“云阳上征去”,是上征云阳去的倒文。云阳地近太湖,官吏、富商役使民夫开采太湖石,用船运来,建筑园林。由于太湖在南,云阳在北,沿运河逆流北上,故云“上征”。运河两岸是繁盛的商业区,商贾云集,他们过着富裕的生活。以此作为背景,造境典型,恰可与“吴牛喘月时,拖船一何苦”,形成强烈的对照。“吴牛”:指江淮间水牛,“南土多暑,此牛畏热,见月疑是日,所以见月则喘”(《世说新语.言语》刘孝标注)。诗人用“吴牛喘月时”,来描写江南正处酷热的季节,既巧妙点出地点和时令,又给人以牛尚如此、人何以堪的具体感受,有力衬托出“拖船一何苦”的无法忍受的痛苦情景,“拖船”紧扣首句,表明拖的就是“云阳上征去”的船,既是“上征”,则逆水“拖船”倍加吃力,再加酷热难当,真是苦不堪言。埋首拉纤、步步用劲、口喘大气、热汗交流的纤夫形象和痛苦心态,诗人对他们的满腔同情,都被深切沉痛地表现了出来。

“水浊不可饮,壶浆半成土。”紧承“一何苦”而来,进一步描写纤夫生活条件的恶劣,简直到了“非人所过”的程度。诗人不写他们忍饥挨饿,衣衫褴褛,只选取“水浊不可饮”这一生活镜头,来表现其“苦”至极,实在是独具匠心。因为酷热拖船,口渴难熬,最需要的是水。这水却无人供应,只能就河取之。谁知一喝竟难以下咽,原来水太混浊了;仔细一看,竟然是“壶浆半成土”!诗人抓住了纤夫此时口渴需水的急切心理和涉水拖船的劳动特征,作形象细腻的刻画。河水混浊,几成泥浆,显见旱热水枯,实不可饮。然而为了解渴活命,这半成泥浆的浊水又岂能不饮!“拖船一何苦”的情境,通过这一细节的弦外之音,被写得入木三分,沉痛至极。因此,“一唱都护歌,心摧泪如雨”,就自然而出。他们还得唱着拉纤号子拖船。一唱起来就心摧肠断,泪下如雨。这里唱的“都护歌”,当然与古辞并不相关,只是取其声调的哀怨,使得他们口唱其声,心悲其苦。诗人这样写,既照应了题面,又通过绘形绘声的描写,不露痕迹地揭示出他们一触即发、悲苦难抑的心境。

“万人系磐石,无由达江浒。”是继“云阳上征去”途中拖船之苦的生动描写之后,进层描写船近云阳、拖船更苦的艰难场面。“系”:就是拖的意思。“磐石”:是又厚又大的石头,这里代指装着磐石的船只,补明上文所未写;“江浒”:江边,指云阳。船上装的磐石大而且多,即使有万人之力来拖它,也无法将它拖到江边去。“万人系磐石”,极言磐石之多,船只之重,即使万人也难拖,何况纤夫无万人;“无由达江浒”,极言拖船之难,用力之尽,即使千拖万拽,亦难使船拢岸。但是,正像“水浊不可饮”终得饮之一样,“无由达江浒”亦竟须达之,展示出筋疲力竭、口渴无解的纤夫们拚命拖船、达于江边的景象,从而将“拖船一何苦”推向怵目惊心的极端。

正游丹阳横山的诗人,面对这种场面,不禁感慨系之,悲从中来,发出“君看石芒砀(读荡,有花纹的石头),掩泪悲千古”的浩叹。“芒砀”:叠韵联绵词,形容石之大且多。诗人以“君看”唱起,使人瞩目于这又大又多的太湖石,说它造成千秋以来多少人民永难解脱的痛苦,使得看到的人都为之悲伤流泪。诗境由眼前纤夫之苦,一下扩展到千古之悲,而这全由官府、富豪要这芒砀之石,装点园林所引起。诗人的同情和批判,不言而喻,从而意蕴不尽、境界苍凉地收束全诗。

李白此诗纯然写实,是一首卓绝千古的“云阳纤夫曲”。开头两句总写背景,作好铺垫;接下八句,从酷热的自然环境、水浊的恶劣生活、拉船号子的触动悲心、和拉石靠岸的筋疲力竭,层层深入地描画了“拖船一何苦”的具体情景。结尾两句,触景生情,寄慨遥深。通篇既有大笔勾勒,又有细腻刻画,但无处不是形象生动的画面,无处不扣“拖船之苦”的主题,无处不带诗人沉痛的感情,造境典型,含意深远,成为李白诗篇中少数独具现实主义诗风的卓越超标的代表作。

用杜甫诗句而赞曰:“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丁都护歌〉,足以当之!

读古人诗,想现今事:富者富极,苦者苦死!官吏如虎,强拆民房为乐事;共产邪恶,活摘器官不眨眼。时代召唤诗人,奋笔写下传世诗;百姓翘望作家,挥毫著就醒世文!“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英雄拯乱世,乱世出英雄!@*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