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习川单独密谈 涉朝鲜及国内问题

不久前在美国佛州庄园举行的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会晤,虽然落幕,但会晤所产生的效应仍为各界所关注。(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人气: 1052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4月12日讯】不久前在美国佛州庄园举行的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会晤,虽然落幕,但会晤所产生的效应仍为各界所关注。与之前对中国态度强硬不同的是,川普在会晤后表示,会晤取得了“重大进展”,与习建立“极好”关系;而习近平亦表示,会晤十分成功,他和川普“达成多项共识,取得积极成果”。

从双方的表述看,习近平、川普应该通过会谈达到了深入了解的目地,且中方在美国若干关切的问题上改变了以往强硬的态度。不过,从中美双方公开的报导看,习、川两天的会晤除了庄园散步、晚宴和大范围的高级别会议,并无特别深入了解的机会,川普又是如何和习近平建立的“极好”的关系的呢?

4月11日香港凤凰卫视一档时事评论节目透露了端倪。评论员根据最新获得的消息,称美国国务卿蒂勒斯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提到,除了大范围11人会晤外,习近平还与川普进行了单独的长时间会谈,两个人对朝鲜半岛局势进行了全面的讨论,包括所有的选项。

而此前,媒体已经披露,蒂勒森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节目《Face The Nation》访问时,就朝鲜半岛局势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清楚明白,而我认为他同意,局势已经加剧,并达至需要采取行动的威胁程度。”

换言之,习川会晤后,美国“喀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改变方向驶往朝鲜半岛,是获得了习近平的认可,习近平对于美国军事解决朝鲜问题的选项也是知晓的。

另有消息透露,川普在会晤后,给韩国代总统黄教安打去了电话,称:中国希望核问题早日破解,中国会不惜代价守护东北的安全与稳定,但对朝鲜的核打击绝对不能造成东北污染,中国不能承受朝鲜大量输出难民引发的动荡,鸭绿江对岸不能出现与中国敌对的政权,美国军队不可以推进至鸭绿江边。

对此,黄教安也在社交网站发文,指在8日曾与川普通电话,他在通话中表示坚定不移的韩美同盟是解决朝核等难题的根本,川普也指韩美同盟对美国很重要。川普还向他透露,与习近平会晤时,两人深入讨论了朝鲜及朝核问题的严重性及对策。

上述消息再次印证了习、川确实是全面讨论了朝鲜问题,习近平提出了中国的担忧以及对美国军事干预的担忧,并提出了相应的条件。这样的坦诚很对喜欢说话直来直去的川普的脾气。

在习近平回国后,中方的几个举动也说明了中国在朝核问题上正在尽力与美国合作,并对美国可能进行的军事打击进行了预防。一是派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中方团长、中国外交部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武大伟出访韩国,介绍中美元首会晤中有关朝核的内容,以及中方掌握的朝鲜动向等。

二是派大批军队驻防中朝边境,以防止朝鲜难民的突然涌入。

三是下令中国的贸易公司退回从朝鲜进口的煤炭。路透社报导称,辽宁省丹东市诚泰公司是朝鲜煤炭的最大买家,该公司有60万吨朝鲜煤炭滞留在各个港口,估计共有200万吨朝鲜煤炭滞留在中国各个港口,等待返还。据报,尽管中共官方2月18日宣布全面停止从朝鲜进口矿产,但当月煤矿进口同比上升43%。这说明在习川会晤前,中共官方仍在违反联合国规定从朝鲜进口煤炭。

至于未来一段时间朝鲜半岛局势如何发展,尚需看金正恩是否接受中方的“劝告”停止核子试验,是否态度发生软化。否则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毕竟美军针对朝鲜的包括突袭、斩首等行动的演习都已进行完毕。而中方最终会默许美国采取自己的措施。

除了在朝核问题上习近平态度发生改变外,在美国打击叙利亚的问题上,习近平的态度亦与俄罗斯不同。根据习川会晤后的美中协议简报,中国对美国打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表示理解。

此外,公开会晤中,中美双方在经贸问题方面也有了进展,会晤后双方即将启动“百日计划”,就是为了减少中美贸易逆差。

在习川会晤讨论朝核、贸易等问题外,两人是否还会涉及其他问题呢?尤其是中国国内问题?如果反观4月5日有习阵营背景的大陆财新网刊发的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撰写的《举世关注首次“习特会”(习川会)》一文,我们会发现,文章所言的中国在贸易问题上的让步,与美国在朝核和南海问题上“彼此协调”,在这次会晤中都已基本实现。

然而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文章提到,确保稳定良好的中美关系,是双方的需要。从中国方面看,经济增速放缓,金融风险及相伴随的社会冲突有所显露,需要妥善应对;开好中共十九大,则是今年头等政治任务。也就是说,与美国关系平稳,对于习近平布局十九大,解决国内政治问题至关重要。而对于这一点,或许习、川单独密谈时有所涉及。

为何有如此推断呢?我们知道,2015年9月,习近平曾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并与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进行了私下会谈。会谈后的次日,习近平称这场3个多小时的对话令他“非常感动”,奥巴马则在另一场合罕见使用“极具成果”来评价此次对话。那么双方谈了什么呢?

据香港《争鸣》2015年11期文章援引美国一家智库的研究报告披露,习近平在与奥巴马的私谈中表示,“他需要两年的稳定期以便实现对军队的全面控制”,以及为“高级权力重组赢得时间”。放在当局语境里,也就是说这两年不能打仗。

从习近平、奥巴马此次会晤算起,习近平所需要的两年时间应该是到中共十九大,但随着奥巴马的卸任,习近平极有可能将类似的表述在此次密谈中告诉了新任总统川普,其中涉及处理江泽民派系搅局的某些情况,以求得美国的“理解”,避免双方发生激烈冲突。很显然,在中共十九大高级权力重组完成前,中国绝不能打仗。

由此,我们再次品味川普的会晤取得了“重大进展”,与习建立“极好”关系以及习近平所说的“会晤十分成功”,和川普“达成多项共识,取得积极成果”等之语,就会明白这样的“共识”不仅仅是在一些国际热点问题上,也包括中国的国内局势。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4-12 3: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