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何爱住办公室?美国新议员娓娓道来

美国众议院新议员中,有1/5的人选择在办公室过夜而不是租房住,原因是省钱、省时、省力。图:美国国会大厦的楼顶。(TIM SLOAN/AFP/Getty Images)

人气: 19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砚编译报导)美国密西根州国会众议员威尔伯格(Tim Walberg)认为,下班后能住在国会办公室是件奢侈的事。他说,“这样很方便,免去交通堵塞的麻烦,还可以和选民开玩笑说,我一天24小时都在办公室里为你工作”。

据CBS报导,2011年初,威尔伯格是一名新当选的众议员。与众议院其他21位新议员一样,他也选择在办公室过夜,原因是这样做省钱、省时、省力。

威尔伯格的办公室里有一张气垫床、一台咖啡机和许多盒便利早餐。白天,这里是整洁的办公室,晚上则变身简易的卧室。威尔伯格说,这就像住在“洞穴”里,挺不错。

在同一楼层的最底端,另一位来自伊利诺伊州的新任众议员沃尔士(Joe Walsh),还没有在华盛顿特区找到居所。他目前睡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但似乎也很满足。

沃尔士说:“我想我们(外州来的议员)不在特区安家,这样做很重要,因为我们原本也不来自这里。在未来的两年(任期)里,我不想为自己的住所分散精力,住在办公室会让我更轻松和有效率。”

如今在众议院新议员中,有1/5的人选择在办公室过夜,这种趋势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2011年,在所有96位新任众议员中,至少有21人晚上睡在自己的办公室,其中有19人为共和党议员,两人是民主党议员。他们的年龄在37岁到59岁不等。

这些议员选择睡在办公室的原因各异,主要有3种:向选民展示,自己虽然身在特区,但本质上并不属于这里;证实他们在财政上的节俭做法;为自己节省生活费。

他们晚上睡在气垫床、沙发、折叠床或简易木板床上。

来自亚利桑那州的众议员格斯尔(Paul Gosar)之前是名牙医。2011年,他首次当选国会众议员。他估计,在特区不租房、不租车,一年可省两万美元。对于这位没有租房津贴的众议员来说,这可是笔不小的数目,尤其他家里还有3个准备念大学的高中生。

格斯尔说:“对我来讲,住在办公室很经济,也很有效率。我们的预算要与工作时长相配。这样做可以确保我的选民有尽可能多的机会,联系到我;我也可以有尽量多的时间去工作。所以,住在办公室对我是个好选择。”

格斯尔说,自己是半个工作狂。晚上,他在办公室看书、浏览新闻,或者去国会健身房运动,“这样做可以让我继续保持工作节奏、专注,完成该做的事”。

来自俄亥俄州的众议员斯特维尔(Steve Stivers)和阿肯色州众议员格瑞分(Tim Griffin)都是伊拉克战争退役老兵。纽约州众议员吉布森(Chris Gibson)则在陆军服役超过24年。

吉布森的发言人威利(Stephanie Valle)说,吉布森视他在国会的工作如同新部署给他的一次任务。

来自威斯康辛州的众议员Sean Duffy说,住在办公室可以让他感到,住在特区没那么舒服,因此他可以更有理由尽可能多地在周末赶回家。

国会数据显示,议员们住在办公室的情况始于1980年代。1990年代,当时来自德州的众议院多数党领袖Dick Armey长期住在办公室,也因此更出名。

已连任5届的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众议员苏利文(John Sullivan)说,他在2008年竞选议员时,就曾以自己在国会保持简单生活并睡在国会办公室,作为他的竞选广告之一。他说:“我留意你的钱包,也留意自己的花费”。

国会众议院并没有禁止议员住在办公室的规定,因此议员们住在这里,无可非议。

由于住在国会办公室的议员,要使用国会健身房解决淋浴问题,他们大多希望能获得一间靠近健身房的办公室。

来自伊利诺伊州的民主党众议员Mike Quigley,在他第二任期内,继续选择住在办公室。他说,自己选区的选民中,10%的人仍没有工作,20%的人没有医疗保险,还有40%的选民为自己的房贷额超过房产的实际价值而发愁。“与其说睡在办公室不方便或有点艰苦,我倒觉得这已经是奢侈了。我能有这样的条件和工作,已经很棒了。另外,我在芝加哥的家才最温馨。”

Quigley说,当你闭上两眼睡觉时,感觉不到这是在办公室还是五星级的客房,“对我来说,睡在办公室与睡在乔治城昂贵的联栋屋,没有区别”。

责任编辑:明书阁

评论
2017-04-23 11: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