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昆士兰法轮功学员纪念4·25十八周年

前清华学子:争取一个中国人应有的权利

人气: 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4日讯】 (大纪元记者夏玲、林一澳洲布里斯本报导)2017年4月23日,昆士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布里斯本市中心的布里斯本广场(Brisbane Square)举行了“4·25”周年纪念活动。他们希望透过纪念1999年4月25日中国法轮功学员上访中南海的事件,告诉民众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18年来未曾停止。

当天早上11点,晴空湛蓝,大约60名参与活动的法轮功学员聚集在广场中心,有的安静地在原地伫立,手持横幅;有的在打坐;也有的在与途径此处、好奇的路人交谈。

这一场景,勾起了一名活动参与者——前清华学子18年前一段难以磨灭的回忆。曾在清华执教的孟先生(John Meng)亲身参与了当年的4·25上访。18年来,他历尽沧桑,期间曾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身陷囹圄长达9年,后辗转出国,现定居布里斯本。

曾在清华大学执教的孟先生(John Meng)(左一)亲身参与了当年的4·25上访,他现在定居于布里斯本。(夏玲/大纪元)
曾在清华大学执教的孟先生(John Meng)(左一)亲身参与了当年的4·25上访,他现在定居于澳洲布里斯本。(夏玲/大纪元)

争取中国人应有的权利

当被问及当时的经过时,孟先生说:“4月24日当天,我们的炼功点上传来消息,很多天津学员去了天津市教育学院的杂志社请愿。之前杂志社发表了一篇攻击法轮功的文章,用了很多不实之词和谣言。一开始教育学院同意更正,后来突然改变态度不予更正,并要求学员立刻离开,还出动防暴警察进行殴打和抓捕。当时大约40多人被抓捕。杂志社领导表示,只能去北京中南海向中央领导人反映才能解决。”

他和一些法轮功学员于是决定第二天,即4月25日前去中南海上访。他说:“当时的两个主要诉求是:要求中央领导人给法轮功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并释放天津被抓捕的学员。”

第二天,孟先生和几个清华大学的法轮功学员结伴前去了中南海,到达时看见已有很多学员聚集在那里。他们一行人当时是站在文津街。他回忆道:“大家静静地站着,没有任何口号、标语或者过激的行为。非常的理性、祥和。 等待学员中的代表跟中央领导人交涉。有警察在维持秩序,但他们没什么可做,都在抽烟或聊天,因为大家都非常安静的站着。”

“直到晚上大约八点半,有消息说有四名学员进了中南海,和总理朱镕基进行了会谈。总理同意释放天津学员,并表示对法轮功一直是允许修炼的,从来没有禁止过。”孟先生说由于事情得到了解决,大家就决定离开了。

据称,法轮功和平、理性的上访在当时获得了国际媒体的高度赞扬。惟事后此事却被中共扭曲为“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继而成为后来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借口之一。

当被问及事隔多年,对此事是否有进一步的体会时,孟先生说:“法轮功这么多年运用这种和平的方式去争取作为一个中国人应有的权利,所表现出的这种正义和良知,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也越来越显示出它的穷途末路。4·25的精神可说是历史的丰碑,展现的是法轮大法弟子的和平、理性、善良。”

民众:我们应该帮助受迫害的人

参与当天活动的也包括居住在布里斯本的西人Vlad Stevanovic。他表示自己今天参与这个活动是希望帮助公众多了解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情况,并帮助这些被迫害的修炼者。他认为沉默是对罪犯的纵容,因此觉得自己有责任揭露迫害。

Stevanovic说:“如有人想多了解此事件,我会多和他们沟通。我看见有些人很想要帮忙,觉得很欣慰。”

布里斯本民众在呼吁联合国帮助制止迫害法轮功的征签表格上签名。(夏玲/大纪元)
布里斯本民众在呼吁联合国帮助制止迫害法轮功的征签表格上签名。(夏玲/大纪元)

一名途径该处的布里斯本民众Renato表示自己非常反对迫害。他说:“我曾听说过(迫害),我觉得非常的难过。我觉得这很不应该。”原籍菲律宾的Renato,已定居在澳洲多年。他觉得让更多人知道迫害是很有必要的,他说:“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迫害)。我希望每个人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我们都看看自己,看我们可以给予(受迫害者)怎么样的帮助。”

布里斯本民众在呼吁联合国帮助制止迫害法轮功的征签表格上签名。(夏玲/大纪元)
布里斯本民众在呼吁联合国帮助制止迫害法轮功的征签表格上签名。(夏玲/大纪元)

另一位来自意大利的民众Danny表示自己并不曾接触过法轮功。她从这个活动中了解到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并在呼吁联合国帮助制止迫害的征签表格上签下了自己名字。Danny目前在悉尼念博士,专研分子科学。她表示希望自己的这一举动可以给予法轮功学员一定的帮助。

她说:“我觉得这(征签)是一个不错的方法。我觉得要在中国里面采取行动是很困难的,因为那里是共产党(执政)。”她认为透过美国及联合国,应该可以给中共一些压力。#

责任编辑:李丽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