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试行基本收入制 能否助脱贫受瞩目

人气: 1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5日讯】特派员看世界专栏 ,加拿大安大略省今天选定3城镇,将随机挑选4000位居民进行为期3年的“基本收入制”实验,每人每年发放基本收入最高1万7000加币(约新台币38万元),能否助脱贫受瞩目。

由政府发放“基本收入”,到底是不是“终结贫穷”的万灵丹?加拿大40年前曾有过第一次实验,也有不少国家正在试水温。

所谓“基本收入”(Basic Income)、“无条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或“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就是不论地区居民收入、工作或有无财产,政府无条件发放一定额度金钱给居民过日子。

环顾全球,曾经实验过、正在实验或准备实验“基本收入制”的国家,包括荷兰(去年1月起约有300人参加)、芬兰(今年随机挑选2000人参加)、美国阿拉斯加州和加州奥克兰市、肯亚(每月30美元)和印度等。

瑞士曾于2012年发起立法倡议实施“基本收入”制,但去年6月公投结果,有近8成人反对实施,认为此举将使人民只想“不劳而获”,最后只得作罢。

而加拿大40年前在曼尼托巴省(Manitoba)道芬市(Dauphin)实验过5年的“民康计划”(MINCOME),提供不同方向的答案。

“民康计划”于1974年至1979年实施,当时正是前加拿大总理老杜鲁道(Pieere Elliott Trudeau)执政时代,联邦和省府携手针对多芬市上万居民展开基本收入实验,但后来因为执政党换人,实验不了了之,结果也一度无人闻问。

直到30年后,一位大学研究员佛盖特(EvelynForget)从档案里挖出资料,循线找到当年的参与者,进而提出相当正面的研究结论。

在“民康计划”基本收入保障下,道芬镇的医疗开销、家庭暴力和精神疾病问题都普遍减少,青少年高中毕业率升高,首次进入职场时间延后。虽然领取基本收入的家庭投入劳动的时间有所减少,但全职工作人数并没有降低。种种数据显示,“基本收入”制度是可行的。

不过,在基本收入获得保障下,却也出现了大家意想不到的结果,保证基本收入影响的不是工作伦理,而是家庭状态。这种影响,让女权主义者尤其感到两难。

加拿大环球电视(The Global)报导指出,多伦多大学旗下智库莫瓦特中心(Mowat Centre)研究美加两国过去的实验结果显示,“基本收入”获得保障不见得会让人减少工作,反而是让工作变得不同。

根据民康实验,接受保证基本收入的已婚妇女,每年工作时数最多减少28%,最少减3%;已婚男性每年的工时最多减少8%,最少减1%。另一项由皇后大学针对美国地区进行的研究,也发现类似倾向,家庭中的女性工作时数减少7%到30%不等。

这样的结果证实历年来的多项研究论点,如果经济情况许可,许多父母,尤其是母亲,宁可选择留在家里照顾幼儿,也不想把幼儿送去托儿所。

从儿童和妇女的角度来看,基本收入制度是有正面效益,但对于那些既希望终结贫穷,也想让更多妇女走入工作领域的人士来说,反而成为新的纠结难题。

不论如何,安省政府今天宣布展开3年全新基本收入实验,再一次提供新的研究契机,政府也将委托第三方进行详细评估和研究。和40年前不同的是,现代人类劳动普遍由机器取代,这项实验将有更多思维面向,值得观察。

安省政府指出,被选定进行“基本收入实验”的3个城镇,汉密顿(Hamilton)、雷湾(Thunder Bay)将在晚春开始实施,林赛(Lindsay)将于今年秋天开始进行。

为期3年的实验计划,每年经费5000万加币,总计有4000位参与者。参与实验的单身人士,每人每年最高可收到1万6989加币的基本收入;每对夫妇最高可收到2万4029加币。前提是,参与者所收到的基本收入实际金额,必须先减掉平日工作所得的一半。

举例来说,某人平日打零工每年赚得1万加币,因为参与了基本收入实验,政府将无条件发给他1万1989加币,他每年的总收入将因此达到2万1989加币。

个人税后收入2万2000加币,是安省的贫穷线。参与实验者未来只要能够1年赚到1万加币,加上政府发放的“基本收入”金额,就能超越贫穷线。就算有专家认为钱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基本收入制,仍然让大家看到了脱贫的一道曙光。(转自中央社)

评论
2017-04-25 1: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