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香业的现状与传统回归

作者:朝晖

线香刚拉出时,旁边需点上同种类的立香、卧香或篆香,第一为了净化空气,第二为了用香的能量场隔离制香者身上的病气及不良资讯,以助新香的成长及纯洁。(取自朝晖香道微博)

    人气: 7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请看这台机械,用传统的石磨去磨香粉,这是最开始设计的原型。我的朋友已经用传统的石磨制作出了更有效的磨粉机器,研磨的部件全部非金属。包括筛子都是非金属的。或许有人会问,金属机械不用而去用石磨,工作的效率多低啊,为什么这么傻?因为金属机械磨粉、筛粉,会造成香粉的精华因金属发热而挥发。中国古老的物理学讲五行相生相克,金克木。所以古人也不用金属器具去磨粉。

用传统的石磨去磨香粉。(影片截图,取自朝晖香道微博)

为什么要磨细粉(150-200目左右)做细香,因为物质微粒越小,它燃烧后发出的能量场越大,但前提是磨粉过程中它的精华不丧失。

衡量制香技术好坏的先决因素,就是植物黏粉的添加量,以及用什么材质的机械及筛子来磨粉。植物黏粉添加量少于20%的,用目前中国大陆大部分制香厂的机器做不出来,特别是搅拌的部分。植物黏粉少于20%时,香从机器中拉出来,即使当时不断,晾干后也会变形或在装香的过程中折断。我这位朋友可以做到,是因为他在前期调香时采用了手工的方法使植物黏粉分布更均匀。目前有些制香机器是为添加化学黏粉、精油、香精而设计的。

我在纯手工制作立香时,香粉是在石臼中手工磨出来的,而植物黏粉添加量不超过15%,香的标准长度为21公分,香的直径不超过1.5毫米;做出来的香能经得起敲打及运输。我带的学生也要求他们这样制香,其中关键的技术是如何让少量的植物黏粉均匀分布到大量的香粉中去,并在合香的过程中运用特殊手法使香粉在融合的过程去掉腥燥气,而只留下芳香之精华。道理很简单,手法也不复杂。可是目前制香的人中又有几个愿意去研究的?因为植物黏粉便宜,沉香、檀香、降真香粉很贵,少加黏粉就意味着要多加香粉,在目前社会上的大部分人赚钱都讲究“短、平、快”的年代,又有几个愿意这样去做?

以上讲的还只是制香技术的好坏;而制香及熏香更重要的部分就是香的内涵。香的内涵是指香材要分阴阳,制香之前所有的材料必须进行纯化处理,因为人用的香,拜佛祭天用的香都必须用阳木属性的香材。即使是用单一的香粉(如西澳檀香等)做成篆香来熏香养生,不只是要用阳木属性的经纯化过的香粉,而且还存在用什么篆模图形或字的问题。如五行的木、火、土、金、水对应人的身体部位是肝、心、脾、肺、肾等等。而在制作线香、香饼、香丸时,需要添加植物黏粉,按什么比例去添加,合香是否以五或五的倍数去取重量或份数,这都涉及到传统文化中术数的运用。《说文》:“五,阴阳在天地之间交午也。”笔者认为只有研究阴阳、五行、术数,制香熏香的大门才会真正地开启。

现代一些研究沉香及香材的学者,讲沉香或檀香等香材,都是讲古代人如何品香,用什么器具品香,沉香有些什么好处。却忽视或避谈现代社会的环境污染问题。就如同现代人喝水,古代人也喝水,现代的水质跟唐宋时期的水质能相比吗?现代最好的矿泉水,也不如唐宋时期的河水井水。所以,现在的沉香与古代环境里的沉香根本就不一样。现代人为了使沉香树结香,甚至给沉香树泼浓流酸,那样采集来的“沉香”是有毒的,所以我制香时从来不用生结沉香[1]。而即使是熟结沉香[2]如果不经过特殊处理,就拿来品香或做线香,跟买菜买肉回来不洗不煮就直接吃是一个意思;即使在古代那种无现代工业化污染的环境,古人也要将一些阴气较重的沉香做特殊处理[3]。

由某职协组织编写的《香道师》教科书中,直接教从业人员用伤害法采集生结沉香,已经涉嫌教唆他人破坏国家的森林资源。这还只是开始的伤害,让沉香树受伤。(取自朝晖香道微博)
这是过两三年后采香的情形。更有甚者为了沉香树结香将树木泼浓硫酸或将沉香树砍得遍体鳞伤。其实所得到的也只不过是充满了怨气及业力的对人体有害的壳香。因为现代科学已经早就证明了,植物也是有感知和思维的,也是有生命的。(取自朝晖香道微博)

使用现代某些人做的香品熏香为什么无效甚至闻过后很难受,就是因为这些人制香既无传统文化的理论依据,又没有章法和讲究,那种香只能对人体产生负面作用。

这是香道爱好者在练习制作线香,制线香时必须戴上手套口罩以自我防护。(取自朝晖香道微博)

《礼记‧大学》曰:“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通过研读这段话,我明白了这样一个理:物种都有其本质的特性,那就是阴与阳,引申到植物,就是古人说的阴木与阳木。区分阴阳这是本;再研究它有些什么药用特性或熏香特性,那是它的“末”。本与末要分清楚。就好比我们认识一位新朋友,首先区分的是男性或女性(这是“本”)。与男性朋友交往或与女性朋友交往,应该有不同的说话方式与基本的道德礼仪,这也是古人所说的礼的一部分。所以,本末分清楚后,才能知道做事情的先后次序,这已经接近于道了(“道”即天地运行的理,或者说是宇宙的真理)。为什么古人说这只是接近于道(则近道矣),而还不是在道中呢?因为只是知道那个道理还不够,必须在现实生活及工作中,按中华传统的道德礼仪去做一个好人;在与传统文化相关的制造业中,按儒释道的正理去指导自己的研究及制作,只有这样才能走在大道之中,返本归真,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注释1]生结沉香:指用人为的伤害法,给沉香树钉钉子,砍伤,甚至断树枝使其整个断口结香。沉香树出于自我保护会分泌出油脂慢慢覆盖整个伤口及伤口周围,过三年左右来采香,将这层带油脂的树木纤维剥离下来,即为生结沉香。剥离后还要把未结香的白木刮掉,只剩一层壳,也称为壳香,市场上的壳香大部分都是生结沉香。不建议香道师或制香师购买生结沉香制香;现代的一些香农采集沉香的方法相当野蛮,为了剥离一层薄薄的壳香,有时将整个树干都砍下来,破坏国家的森林资源。

[注释2]熟结沉香:指沉香树被雷击因为树木内部纤维断裂,树心分泌油脂结香;因为自然灾害(如强台风)等树木折断而在断口处结香;树木被虫咬钻洞结香(俗称虫漏结香);树木因为枯死,残枝等埋在土里很多年之后结香。古人将熟结沉香分为:黄熟香(不沉水但香气亦佳,油性亦足);栈香(半沉水);沉(水)香。古代的香方中说的沉香均为沉水沉香。

[注释3]据明朝香道师周嘉胄《香乘‧卷十四‧法和众妙香(一)》记载的〈唐开元宫中香〉:沉香二两(细锉,以绢袋盛,悬于铫子当中,勿令著底,蜜水浸,慢火煮一日),檀香二两(清茶浸一宿,炒令无檀香气味),龙脑二钱(另研),麝香二钱,甲香一钱,马牙硝一钱。右为细末,炼蜜和匀,窨月余取出,旋入脑麝,丸之,爇如常法。

香方中要求对沉香进行处理,用意即为去其阴气。因为沉水沉香有很大一部分是从土里挖出来的,它的阴气都很重,所以需要处理过才能使用。(全文完)@#

──转自作者微博(有删改)

点阅【朝晖香道】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海南黄花梨(以下简称海黄)是制作红木家具的最顶级的材料,《红木国标(GB/T18107-2000)》中将它归为香枝木类,学名为“降香黄檀”。业内人士将海黄分为油梨和糠梨。油梨的颜色较深,油性重;糠梨的颜色较浅。一些没有真正接触过海黄的人被其学名误导,认为海黄有降真香的味道,其实根本就不是。
  • 在很多人眼中,香道师、制香师是一个高雅的行业;自己制香,邀约三五好友品香喝茶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可是,真正在这个行业中去研究和亲手制作,您可能会发现制香师的艰辛。特别是没有得到传承的制香师。
  • 其实线香分为立香与卧香,立香为刚,卧香为柔。刚为奇数,柔为偶数,这也是合香的关键所在。
  • 香道、熏香、合香,有不下于音乐的作曲那样的严谨的理论体系及操作规则,香方只是其中小小的一部分。
  • 植物的天然香气及香料(如沉香、檀香等)燃烧后所产生的香气及烟是有能量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当然植物的香气能量有对人身体有益的正能量,也有对人身体不利的负能量。能量按一定的方式或规律去排列组合,形成的能量场才有可能对人身体有益。
  • 听武夷山的茶农说,现在很多茶农为了茶叶的生长,普遍都给茶叶施有机肥料。其实,我们的老祖宗在三千多年前就说出了解决这类问题的根本方法,《周礼‧秋官司寇‧柞氏》:“夏日至,令刊阳木而火之。”
  • 香材有千百种,如果把香材(如沉香、檀香、降真香、龙涎香等)比喻成军队中的士兵,那么您研究一种或几种香材一辈子,永远成不了真正的大师而当您从物种的阴阳属性开始研究,您会发现开启了一扇崭新的大门,门外是一片更广阔的天地。
  • 如何让万物中阴阳的因素在相生相克中达到和谐呢?老子还说:“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1],静曰复命。(《道德经•第十六章》)”这段话的字面意思是:“物种繁多,都应该回归其本源。回归其本源的过程称为净化,净化过后便是生命的归位和新的开始。”
  • 也就是香材分阴阳是第一步,运用“五”数来调配合香是第二步。第三步即“启灵”。
  • 用燃烧的方式熏香,香气随烟而生,随烟而流转,好的香不仅能飘到很远的地方。它还能穿越我们这个空间到另外的空间去,所以自古以来都有这样的传说,“香是沟通神灵的桥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