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南澳1500青年生活窘困无家可归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7年04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达澳洲阿德雷德编译报导)据估计,南澳每晚约有1,500名青少年流浪街头。其中一些人足够幸运,有临时住所栖身,甚至找到了工作,搬进了租用房;而另一些却连一片挡风遮雨的屋檐也找不到。

“三个火枪手”同甘苦共患难

无家可归,一贫如洗,形影相随——这三位少年的名字是露比(Ruby)、朱蒂(Judd)和哈利(Harry),其自嘲为“三个火枪手”,因为他们像家人那样互相依赖就。朱蒂说:“我们相互充当柱石,否则,我们难以活到今天。”

朱蒂从一个小镇来到阿德雷德,梦想当一名警官。但是,刚来不久,就和一位家人闹翻,所以19岁的朱蒂和17岁的女友露比就无家可归了。

他们步入南澳住房机构(Housing SA)时,没有钱,没有饭吃,一无所有,被安置到110青年收容所。“想想看,如果没有这个地方,那真是可怕。”朱蒂说,“我们就得睡在车厢里。”

哈利说,他原和几位朋友同租房子,但房东把他们全撵出来了。通过朋友露比和朱蒂,他联系110收容所,现在暂时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比起其他人,这三个火枪手还算幸运者。

面临牢狱 处境悲惨

25岁的杰西(Jesse),两年前开始睡在停车场和楼梯间,他因抢劫罪而服刑。遭遇暴力与性侵对于街头流浪汉来说那是家常便饭,但他从没想过报案。“在大街上这个流浪族群中,一年半来他已遭遇过几次这样的欺辱。”他说,“报告警察为流浪团体所不容。”

杰西同另外2.1万人一起,已排在了社区住房等候名单上,但至今渺无消息。他怕会一直这样等下去。“假如你曾得罪过警局里的人,这意味着将永远等不到房子。”他说。他最近被指控当着警察的面谩骂,假释可能会被撤销,也就是说有可能再回到监狱呆上几年。他被重回牢狱的想法困扰着,“我不想挨到30岁后,再重新开始回到正常生活”。

他们的故事具有普遍性。

澳洲无家可归者协会(Homelessness Australia)说,南澳有6千名无家可归者,其中25%的人年龄在12-25岁之间。

杰西依靠慈善机构Hutt Street Centre每天施舍两顿饭勉强糊口。该机构的经理弗兰西斯(Mike Francis)见过许多像Jesse这样的年轻人。他说:“我见过15岁的少年在家中受到毒打、性侵,涉足吸毒和酗酒。”

该机构的员工罗素(Shaun Russell)说,无家可归者增加,是由于政府缺乏廉租屋选项。他说:“几年来我注意到,缺乏退房选择,使St John’s 110青年收容所里的青少年另找住处非常困难。

110青年收容所,除了在廉租屋的等候名单上排号码外,还在想法租赁私房。尽管收容所出面担保其住客,但找房仍然困难。“三个火枪手”在两个月里已经申请租房50多次,每次均遭拒。

“我觉得,作为第一世界西方国家竟有流浪汉,真是说不过去。”杰西说,“社会上有大量的金钱,足以救援,为什么做不到互相帮助?”

责任编辑:陈紫雨

评论
2017-04-25 7: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