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毒品侵蚀大陆乡村 村民红白喜事一起吸毒

人气: 45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大陆毒品泛滥。近日陆媒报导,毒品向乡村蔓延,一些农村村民红白喜事都一起吸毒,发毒品像发烟。

据《新京报》4月25日报导,陈敏是湖南一家自愿戒毒医院的行政人员。2月17日,在戒毒医院的病房里,陈敏见到了戒毒两个多月的李剑锋。李剑锋在长沙经商,生意做得不错,其妻是医生,孩子乖巧懂事。

2015年,李剑锋开始吸毒。“生活太安逸了,朋友说找点乐子。”“一克冰毒200块,一粒麻古50块,打个电话就能送到手上,很容易。”

李剑锋说,吸食冰毒后,人会变得很兴奋,想问题偏执。妻子下班晚回来几十分钟,他会怀疑妻子有外遇;孩子不听话,他会怀疑不是自己亲生的;他怀疑手机被人装了监控软件,换了七次手机。

而这是冰毒吸食者的普遍状态。陈敏介绍,冰毒等新型合成毒品的吸食者一般会经历四个阶段:偶尔吸食、成瘾依赖、毒品滥用、精神障碍。

而进入医院的吸毒人员,几乎人人家里都有一部血泪史:有人与至亲拔刀相向,有人家破人亡,有人妻离子散。

陈敏发现, 在过去数年间,毒品这一人们印象中昂贵的物质正变得越来越廉价,并从城市向乡村蔓延。一些地方毒品的泛滥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陈敏表示:“有些农村办红白事,都会约着一起吸个毒,发毒品就像发烟一样。”在某些农村地区获取毒品,“打个电话,半个小时就有人送到,比外卖软件还快” 。

“毒品下乡”正成为一种趋势。陈敏工作的戒毒医院院长李江红提供了该医院的统计数据。“医院住院病人原来以城市人为主,2015年之后,乡镇及以下农村病人占据病人总数的50%以上,并有加速扩大的趋势。”

2016年2月,大陆禁毒委发布的《2015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34.5万名,除去无业人员之外,农民占比17.3%,为所有职业群体之最。而贩毒主体,也主要以青少年和农民为主。

2015年6月25日,禁毒委发布的《2014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累计发现、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名,实际吸毒人数超过1,400万。

毒品泛滥至官场 官员涉毒丑闻频爆

近年来,中共官员涉毒丑闻频爆。

2016年2月12日,陆媒曝出,湖南冷水江市禾青镇工作人员段新宇、李新辉因吸毒被警方行政拘留。

2015年11月,新华社主办的《半月谈》报导,湖南衡阳县查处了61名涉毒官员。

2015年4月,湖南临湘市市长龚卫国因吸毒被警方立案调查;8月,该市检察院检察长刘群林因“陪吸毒”被“双开”和调查;10月27日,湖南省政府官网称,临湘市官员“吸毒情况比较严重”。

2014年年底,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41名党员因吸毒被开除中共党籍。

早前,媒体还曝光云南省楚雄州州长杨红卫、副州长吕琳麟,河北省保定市雄县地税局大营分局局长刘某,山西繁峙县岩头乡党委副书记柴四清等官员吸毒。

而中共官员、党员吸毒人数众多,被披露的只是冰山一角。湖南一位前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现在官员吸毒并不是新鲜事,毒品已经成为用来行贿官员的新诱惑。

据《真实的江泽民》一书披露,黄、赌、毒在中国泛滥,最主要的诱因是中国人的精神极度空虚,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信仰缺失又没有道德约束,人们为寻求精神刺激和及时行乐,自甘堕落。

2014年9月,中共官媒发表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当今中国社会十大病症,其中信仰缺失,与信仰、道德有关的精神危机居首位。#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04-27 3: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