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德语课(4)

Deutschstunde
作者:齐格飞·蓝茨

《德语课》(远流出版 提供)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们慢慢走过结冰的操场。约斯维希的神情既忧虑又带着自责,似乎我被罚写作文是他的错。这个人除了收集古钱币、关心海岛合唱队的演唱外,对什么都不热心。

他把我带进囚室后,就要独自伤心离去了。因此,我挽着他的手臂,请求他的原谅。

他没有责备我,只说:“你想想吧,想想菲利普·奈夫。”

他是借此间接地提醒我,别落到与菲利普·奈夫同样的地步。

这个独眼少年也被罚写作文,据说他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绞尽脑汁想给自己的文章开一个头——据我所知,也是科尔布勇出的作文题:〈一个引起我注意的人〉。

第三天,奈夫打倒了一个管理员, 掐死了院长的狗,逃出感化院,这件事情在我们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他逃到海滩,企图在九月里游过易北河,最后却淹死在河里。奈夫是科尔布勇所进行的灾难性活动的悲剧证明,他遗留下来的本子上写下的唯一字词是:肉瘤。人们于是猜想,一定是一个长肉瘤的人特别引起他的注意。

不管怎么说,我来到这个专门收容难以管教的青少年的小岛后,就被指定居住在奈夫的囚室里。约斯维希要我想想他的命运,警告我不要重蹈他的覆辙,于是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一种痛苦的情绪攫住了我,我冲到桌子前想要开始写,见到桌子却又感到害怕;我想顺着方才的路子回忆下去,却又担心找不到那条思路。

我既踌躇又着急,既犹豫又急于想写,结果是,我冷冷地看着约斯维希搜查我的囚室,不,不只是搜查,而是给我时间罚写作文。

***

我几乎就这样整天坐着,如果不是航船转移了我的注意力,我可能早就开始写了。

船只在冬天的河流中向这里驶来。开始只闻其声不见其影,远处低沉的机器声宣告它们的到来。接着是一阵冲撞,一阵轰隆声,被撞碎了的冰块,顺着船舷向后翻滚。

这种捣碎的力量越来越强,同时,船只从地平线的铅灰色中向前滑去。天地白茫茫一片,湿漉漉的、颤动着的,这既是水中的景致,也是空中的景致。

我用目光迎接它们、伴随它们驶过。船只带着被冰块划得遍体鳞伤的舷壁、油漆得亮亮的船身上层、结满白霜的肋材穿过冰冻的河。留在浮冰中的不过是一条宽宽的、不整齐的刀痕,像一条水沟,弯弯曲曲地向地平线流去,越来越细,最后被冰块淹没。

寒冬季节易北河上的光是不可信的:灰色变为雪白,紫色不再是紫色,红色也不是原来的红色,汉堡方向的天空斑斑点点,有如布满一道道伤痕。

河的对岸传来了无力的铁锤叮当声,还有一条窄窄的、肮脏的彗星尾巴似的浓雾,像一条用纱布做的旗帜在我眼前展开。

离我较近的是小型破冰船“埃米·古斯帕尔”号冒出的黑烟,悬挂在河道的正中央。一小时以前,这艘破冰船用怒气冲冲的船头像铁犁般破开闪着蓝光的浮冰。

长长的烟雾落不下来也散不开去,因为严寒把一切都冻住了,都无法消解,甚至连呼吸也变成有形的了。

“埃米.古斯帕尔”号两次从这里开过,它必须让冰块不停地流动,不能让它们堵塞河道,因为一旦河道堵塞,将使一切活动停滞下来。

警告牌歪歪斜斜地立在荒芜的沙滩上。冰块的冲撞把它的木桩撞松了,潮水再加一把劲,最后,海风把警告牌吹歪了。所以,想到河里运动的人——警告牌本来就是为他们设立的——必须歪着头才能看清上面的字:禁止靠近、停留或在岛上架设帐棚。

到了夏天,人们肯定会把桩子竖直,因为那些在河面上运动的人可能会妨碍这些少年犯的改造。这是院长的看法,也是院长那条狗的看法。

只是在我们的工厂里,各种活动既不会减少,也不会中断,因为他们要让我们了解劳动的好处,甚至发现劳动的教育价值。电工工厂发电机的嗡嗡声,铁工厂铁锤的叮咚声,木工厂刨子刺耳的响声,扫帚工厂劈和削的声音都从未停过。

这一切使人忘记了冬天,也提醒我还有任务摆在眼前,我必须开始。

桌子陈旧而布满刀痕,还刻有名字的缩写和年月,还有各种使人回想起痛苦、希望以及倔强时刻的标记。作文簿摊开在我眼前,准备容纳那篇惩罚性的作文。

我不能再分心了,我必须开始,我终究必须打开保存着我的全部记忆的保险箱,取出它们,以满足科尔布勇的要求;我必须向他证明履行职责的欢乐,探讨它的影响,乃至它在我身上的影响;不受任何干扰,直到完全证明这一切为止。

我已经打定主意,既然我要前进,就必须先走几步回头路,进行选择,找出一个起点,也许就从鲁格布尔警察哨开始,或者从格吕泽鲁普、胡苏姆公路和大坝之间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平原开始更好。

对我来说,在这一片土地上,只横贯着一条路,即从鲁格布尔通往布雷肯瓦尔夫的路。尽管我必须把沉睡中的往事唤醒,我也必须开始。

开始吧! ◇(节录完)

--节录自《德语课》/远流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八七三年四月间的某个迷雾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纽芬兰岛”康赛普逊湾启航的蒸汽动力三桅帆船“雌虎号”(Tigress),正铆足全力从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岛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间通过。
  • 若要介绍台湾,就必须先从台北捷运的广播说起。台北捷运在广播站名时会以不同的语言重复四次。以“永春”为例,会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顺序广播,依序是国语(北京话)、台语(闽南语)、客语、英语。若在乡下搭公车,最后广播的有时不是英语,而是当地原住民的语言。
  • 暑假的第一天,星期日。 听说今年夏天将是近年罕见的酷暑,但读美总觉得好像每年都听到这句话,大概是气温一年比一年高吧!埼玉县北部的熊谷市今年貌似又刷新了最高气温的纪录,就连这个幸魂市似乎也受到这波热浪的影响。
  • 认识莎拉的人们去书店,都只是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镇上的其他镇民或是附近区域的住民大多是一头雾水。怎么会这样呢?突然就出现一个游客,还有一家书店?他们需要很多不一样的店铺,但怎么会有人选择开书店?为什么要大老远从瑞典跑来开书店?
  • 故事开始时,我大约十到十一岁,正在我所在小城的拉丁文学校读书,那时的经历便是故事的开端。
  • 心脏到底有没有记忆? 心若封存着原主人的回忆,当它移植到了另一个人身上,是冲击或相融? 而当别人的心脏在自己身体里跳动,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全欧洲最畅销女作家——《莎拉的钥匙》名家力作!
  • 明治二十七年,老板岩治郎突然撒手人寰了。
  • 眼前的祥和风景,俨然如明信片上的印象派画作,醒来时却大吃一惊,赫然发现身旁有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两者形成强烈对比。她小心翼翼稍微向前倾,想看清楚他的长相。这名男子年约三十五到四十岁,一头棕色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开始长出胡碴子。这张脸孔,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 对很多人来说,我是神话的象征,是最神奇的传说,是一则童话故事。有人觉得我是怪物,是突变异种。我最大的不幸,莫过于有人误以为我是天使。母亲认为我是她的一切,父亲觉得我什么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会想起过往失落的爱。不过,我的内心深处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一直都知道。
  •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消失,让她整个人都化为无形,再也找不着。因为我对她这么了解,或至少我觉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已经找到让自己消失的方法,在这个世界上连一根头发都不留下。她把“痕迹”的概念扩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岁的此时,她还要把她抛下的整个人生完全抹除殆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