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上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1:南北朝──荧惑守氐,贼臣谋逆

作者:古金

图1-1:453年天象图,荧惑顺行守氐宿(宋文帝刘义隆453.3.17死于太子政变)

    人气: 46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天象文化,是中华古代神传文化的精华,整个国学文化的历史,饱含着人类对天的敬畏。但是,被视为“帝王专享”的天象学,在唐朝走向巅峰之后就开始滑落,绝艺的承传又回到了大道修行之中。宋朝对天象的频频错解,铸成了历史性的大错。到了近代,人们不但完全不解天象,还扣上了“迷信”的大帽子,甚至把“逆天”当成了口头禅。

天象学,其实远远超出了现代科学的想像,那是中国古代的最高科技,那是还原历史,展现未来的钥匙。几千年天象文化的演义,已经把“天人合一”的信念,种在了每位炎黄子孙的心里。但是,“天象学”究竟是什么?“天人合一”,除了中医、养生、修行之外,还会在哪里合一?要解开这些真机,我们还是从一段被遗忘的历史说起。

第一章 南北朝:荧惑守氐,贼臣谋逆

1.天象预警,人间异动

《南史》和《宋书》基本一致地记载了宋文帝刘义隆被害的过程。南北朝时期,南方刘宋王朝元嘉二十九年,发生了“荧惑守氐”的天象[1],十一月就开始雨淋雪纷,阳光罕见。正月里来,阴云漫天,大风飞霰,雷雪交加。因为下雪打雷,在中国很少见,自古都被当作灾异之兆。文帝担心会有兵乱,就给太子刘劭增加了军队,由此太子东宫掌控了精甲万人[1]。

天象何凶险,预警三百年

对照上面的天象图,能看到452年末开始,火星(古称荧惑)顺行驶向二十八宿的氐宿,然后转向逆行。为什么行星会有逆行呢?请看下图:

以火星为例,地球在轨道上“远离”火星时,火星都在顺行,只有当地球“接近”火星时,因为地球行进得快,会看到火星在后退,就像坐在快车里,看着同样向前跑的车在后退一样,这就是火星的逆行[2]。火星在拐点前后运动很慢,会在2度左右徘徊近1个月(平时走行2度只要3天)。在拐点的缓慢运动叫做“留”。留在哪个星宿,就叫守某星。

图1-2火星顺行、逆行、留的示意图。

542~543年火星这样的轨迹,叫做“顺行守氐、逆行守亢”。而《南史》《宋书》都记成了“逆行守氐”,可见当时的太史令(天文台长)对天象不很精通,搞错了经典名称。但是能预测到“荧惑守氐”的出现[3],已经很不简单了。随后我们还能看到,太史令占卦的水准,可是当世无双,足以弥补天象造诣的不足。

火星守氐,是一个非常凶险的天象。在此370多年前的《汉书》,在《天文志》中就记载了:“荧惑入氐中,氐,天子之宫,荧惑入之,有贼臣。”《汉书‧天文志》,可以说是古代儒学者的“科普读物”,更是天象学者的必修课,所乙太史令深知其凶险。对凶险天象预测、预警,是太史令的职责,正史展现了这个凶险天象的预测,但是,没有记载宋文帝的任何反应,可见文帝对这个天象不以为然——尽管贼臣出现了!

二子巫蛊,文帝大怒

巫蛊是什么?是古代民间的一种诅咒之术,在宫廷暗斗中常用。

正史记载:元嘉二十九年(452年)七月,太子刘劭和二弟刘浚用巫蛊诅咒父皇被告发,文帝大怒。找到了两个儿子往来的书信,满是诅咒,还在宫中挖出了巫蛊的载体——文帝模样的玉刻小人,但是巫蛊的元凶女巫逃亡了。

原来刘劭做了二十多年的太子,登基心切。被女巫妖术蛊惑,尊女巫为国师,最初女巫是日夜跳大神诅咒皇上,后来发展成巫蛊。

文帝的二儿子刘浚,一直畏惧太子。因为刘浚的生母潘淑妃被专宠,致使刘劭的生母袁皇后妒恨而死,从此太子刘邵对潘淑妃仇恨至深。后来刘浚极力奉承、追随太子,太子才与二弟和好。而刘浚,竟然也迷信女巫,成了巫蛊的核心人员。

文帝对此又气愤又伤心,他对潘淑妃说:“太子咒我,是图帝位富贵,虎头(刘浚的小名)怎么也跟着干呢?再想也想不到他会这样!你们母子能一天没有我么?”[4][5]

其实刘浚追随太子,即使巫蛊成功了能得到的好处很有限,但是风险太大,失败就全完了——而他告发太子却能得到最大的好处,因为太子一旦被废,刘浚肯定是新任太子,将来国家都是他的——可他却死心塌地效忠太子,完全不是正常人的思维。其实,整天跟装神弄鬼的女巫在一起搞阴谋,按民间的话讲,肯定招得鬼上身,思维没个正常。

告饶痛悔,意外恕罪

刘劭和刘浚是文帝最心爱的两个儿子,面对他们不停地磕头请罪,悔过告绕,文帝竟然动了恻隐之心,宽恕了他们。以为他们真能在自己的宽大下悔过,依然想将来传位给刘劭。

正因为如此,在元嘉三十年正月霰雪惊雷的凶兆之下,文帝才把重兵拨给太子掌控,完全不顾及《汉书》在三百多年前,记载的“荧惑守氐、贼臣谋逆”的天象预警。

女巫再现,文帝决断

文帝在多地缉拿女巫,也没抓到,原来女巫化装成尼姑,就藏在太子东宫。后来刘浚镇守京口(今江苏省镇江),女巫跟去避风。元嘉三十年二月,刘浚回京城建康(今江苏南京),又带女巫去见太子。二月十四日(543年3月9日),刘浚接受了镇守荆州的重任,本想赴任时再带走女巫,但是,当天有人告发:“女巫被刘浚藏在京口。”[4][6]

文帝不信,派人去京口,只抓到了女巫的两个婢女。从婢女处得知:女巫已经被刘浚带到京城,见太子去了。文帝接到这个飞马密报,大怒,才知道这两个最心爱的儿子,根本不思悔改,依然和女巫共谋篡逆。文帝决定把这两个婢女抓回审问,证据确凿后,再给太子和刘浚治罪。

文帝的宠妃、刘浚的生母潘淑妃知情后,叫来刘浚,抱着儿子大哭:“你们上次巫蛊败露,我还希望你能反省悔过,哪想到你还窝藏女巫,皇上气坏了,我叩头乞求都不能让他息怒……我活着还有什么用呢?你先把毒药给我送来吧,我先一步自杀,实在不忍心看见你闯祸,身败名裂啊……”

刘浚一反常态,挣脱开母亲,跳起来说:“天下大事马上就要见分晓了,请您稍放宽心,肯定不会连累您的!”[4][5]

文帝决定废掉刘劭太子之位,赐死二儿子刘浚,秘密招来心腹重臣商议。

当断不断,犹豫再三

当时居于宰相之位的徐湛之,是南朝刘宋开国皇帝刘裕的外孙。徐湛之生活非常奢侈,他的女儿嫁给了文帝的六儿子刘诞,他请文帝立刘诞为太子。时任吏部尚书的江湛,非常廉洁简朴,他的妹妹嫁给了文帝的四儿子刘铄,他劝文帝立刘铄。而文帝在自己喜欢的四子刘铄和七子刘宏之间摇摆。

侍中王僧绰说:“立太子当由陛下作主决定。应该立即决断,不能再拖延。‘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愿陛下以大义舍亲情,不要在小事上不忍。如果不想换太子,就应该像当初那样对待儿子,别再不厌其烦地怀疑、讨论了。虽然您做的很机密,但是很容易泄漏。一旦被太子猜疑生难,那就贻笑千载了。”

文帝说:“你真是能决断大事的人。可是,这件事事关重大,不能不劳心费神,应当谨慎三思。而且,我(前年)刚杀了弟弟(刘义康),再废太子,别人会说我太没慈爱之心了。”

王僧绰说:“我就怕千百年后,人们会说陛下您只能裁决弟弟,不能裁决儿子。”

文帝沉默无语。在一旁陪坐的江湛,出宫门后对王僧绰说:“你刚才的话,太直、太切中要害、太伤人了!”王僧绰答道:“我嫌你太不直,太不着边际了!”

见了匆匆回京的四儿子刘铄,文帝失望了,想立七儿子。因为废长立幼不合理法,几日来每天晚上都和徐湛之秘谈,有时侯还连天累夕。文帝还常让徐湛之亲自举著蜡烛绕墙检查,唯恐有人窃听。但是议来论去,还是没有妥善之策。

天象示警,天子不听

转眼就到了二月二十一日(3月16日),这天夜里,文帝又和徐湛之密议,突然太史令急事求见,他看到了什么天象异兆呢?

前面说过,从正史记载也能看出,太史令预测出了荧惑守氐的天象。我们看上面的天象图,西历453年3月7日,火星停留在了拐点上,在氐宿这个“天子之宫”的深处,开始了极为缓慢的逆行。大约八、九天后,才能看出它微微的移动。

也就是逆行守氐9天后,3月16日,太史令实际肉眼观测到了火星的逆行,验证了自己的预测。本能地感到了天象的凶险,占卜之后,连夜急报。

《南史》记载了太史令当夜向宋文帝禀报:“东方有急兵,恐有不测之祸,如能在太极前殿列兵万人,就能消除。”而没有记载文帝的任何反应、任何对策。

可想而知,47岁的宋文帝认为这是无稽之谈,他既不信天象,又不信吻合天象的预言。此时文帝登基已有三十年,执政经验很丰富了,他太自信了。可能是头一次听到这么“荒诞”的占卜——“东方有急兵”?没接到禀报,你先算出来了?东方谁谋反?没有一点动静。真有急兵,能从东方一夜杀到皇城?让我派1万人在太极宫前守夜,就能消灾?真是“可笑”啊……

可是就在此时,史书记载了东宫太子府内,开始了政变的最后布置!

太子谋逆,血光在即

前面讲过刘浚的反常举动。他们和女巫阴谋图位被告发后,刘浚并不太在意,反而对大哭的母亲说:“天下大事马上就要见分晓了,请您稍放宽心吧!”这显示他们已经胸有成竹,认为大局在握了。

宋文帝竟然把要废太子、赐死刘浚的绝密计划说给了潘淑妃,潘淑妃随后就找来儿子刘浚大哭,刘浚转身就飞马禀报太子。太子在那段时间,每天晚上宴请东宫将士,亲自给武将们敬酒,结交拉拢。

3月16日夜晚,太子开始了兵变总动员。众人皆惊,当时只有萧斌和袁淑说:“杀父弑君,这可是从古到今都没有的事,请太子善思。”刘劭大怒,萧斌屈从效忠,而袁淑说:“殿下小时候就有疯癫的毛病,现在怕犯病了,大家不要当真。”刘劭益怒,斜眼盯着袁淑:“难道我成功不了么?”袁淑说:“处在不被怀疑的境地,还怕成不了么?只是恐怕事成之后,不为天地所容,大祸马上就临头了!假如殿下真想这么做,现在罢手还来得及。”当时左右就把袁淑拉了出去,说:“都到了这地步,还说什么罢手!”

弑父逞凶,血洗皇宫

3月17日凌晨,刘劭内穿铠甲,外罩红袍,像往常一样去皇宫,叫袁淑上车同去,袁淑死活不肯,当即被斩。皇宫门一开,刘劭就假传圣旨:“奉诏讨贼”,招呼后边的军队冲进皇宫。

文帝昨夜和宰相徐湛之彻夜密谈,到凌晨蜡烛还没有熄灭,值班的卫士还没有起床。叛军闯入,文帝举起小茶几来抵挡,五指全被砍下,随之被杀。徐湛之转身逃跑,被杀死在窗下。所有不顺太子的人,刘劭见一个杀一个。当时江湛正在皇城的办公区值夜班,听到骚乱,叹息道:“悔不听王僧绰之言,终到这步田地。”后来也被杀。

刘劭又带人闯入后宫,杀死了文帝的亲信,还特意派人杀死潘淑妃,并挖心验正斜。事后他跟效忠自己的刘浚说:“你母亲被乱兵所杀。”刘浚竟然说:“这也是我私下里期望的啊。”[4][6]

奇准的卜算,惊人的预言

《南史》还记载:刘劭篡位后,听说了太史令前一天晚上的急报,惊叹道:“差点误了我的大事!”随后把太史令找来问:“你算算,我能做多少年皇帝?”太史令算卦后说:“得十年。”

刘劭又叹道:“十年也够了!”可是太史令退下后,私下跟人说:“不是十年,是十旬。”刘劭听到告密大怒,活活把太史令打死。

刘劭杀父弑君,篡位不到一个月,全国义兵四起。三弟江州刺史刘骏带兵杀到京城,刘劭众叛亲离,节节败退。6月16日城破,刘劭、刘浚都被灭族。

天象的印证,天定的运程

对照上面的天象图可以看到:453年3月7日,是火星进入氐宿的最深的时刻,在此时停留转向,3月16日是肉眼可辨的火星缓慢逆行的开始——当日夜里,太史令向文帝报警,文帝不听,刘劭就在同时布置著政变。

3月17日是弑父篡位的第1天。太史令说他只有十旬的帝命,也就是满91~100天,第十旬是6月16~25日。而6月16日,是火星离开亢宿,逼向氐宿“门前”的时候,因为氐宿对应皇宫,所以氐宿之门对应皇宫之门。6月16日,也正是刘劭被三弟刘骏(刘宋孝武帝)彻底打败,京城破门的日子,这样计算,那天正是满91天,第十旬的第一天!太史令的卜卦测算,和天象轨迹惊人地一致!展现了天象文化天人合一的博大精深。

顺天象者昌,逆天象者亡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这是中国人熟知的历史规律。天意是什么?在事发之前,天意只有在对天象的正确解读中,才能展现出来。

作为天子,以天为“父”,所以得顺“天”,逆天必遭天谴。宋文帝,在荧惑守氐天象发生后,对太史令禀报的“天象的预警”置若罔闻,点化如此直白,只要再深入问一下,让太史令再深入算一下,就能真相大白,可是文帝不屑一顾,无视天意。这是不信天道铸成的大错,结果死于逆亡,留下深重的历史教训。

篡逆的太子刘劭,帮凶刘浚,就更不用说了,违背人伦道德,是最典型的逆天,就是人们常说的逆天叛道。他们政变对应的,是“荧惑逆行守亢宿”的轨迹,这也是对他们逆天结局的昭示。

也许有人会问,南北朝时,帝王不只刘义隆一个,北方还有鲜卑族北魏帝,荧惑守氐的天象,怎么不是对应北魏?

其实,东方的天象文化,主要是事关天子的天象,宏观上只是对应给中国的正统天子一人的。从另一方面讲:从天象与人间的对应,也能看出谁才是正统天子,这正是天象文化的精妙之处。

2.时间再精准,天象是标准

天象,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准则,是人类必须顺应的天意展现,对人类影响最大,人类一直在有意无意地遵从它。浅显地说:

历史上人类都在根据天象调整时间历法,所以,当今人类也要顺天象调整自己。

历法随着时间的推移会积累误差,到一定时间就要改历,以顺应天时。

中国古代历法经过了夏朝的夏历、商朝的殷商历、周朝的周历、秦汉的秦历,到了汉武帝时期,秦历误差太大,改为太初历。太初历的形式沿用至今,大的形式框架几乎没变,但几乎每个朝代都要做新历。如唐朝初年废隋历改用《戊寅元历》,46年后改用李淳风的《麟德历》,56年后又改用僧一行的《大衍历》。

西方历法也是这样,公元前45年,凯撒大帝开始施行儒略历,到1582年改用格里历,当年减掉了11天,所以1582年只有354天。这都是为了弥补偏差,顺应天时。

天时就是日月星辰的相对位置,那就是天象,人类从古到今一直都在顺应它。

时间最公平、最精准,而时间根源在天象,所以天象最准确。

现在最精确时钟,有3000万年误差1秒的铯原子钟,有理论上300亿年误差1秒的“光晶格钟”,但是误差的校订,是以日月星辰的相对位置为标准,因此终极标准还是天象。

可见天象是最准确的。我们这样推出天象精准的概念,容易被人接受。

历史、未来都记录在时间上,而时间根源是天象,所以历史、未来都记录在天象上。

前面的故事大家看到了,天人合一,天象变化带动人间的变化。所以从天象上,能看出对应在人间的大事件。反过来讲,人间的大事件,都有天象的根源。

事件都是以时间为标杆,历史、未来,在时间的刻度上展现开来,而时间的根源在天象,所以历史和未来,都在天象上记载着、展现著、蕴含着。因此天体运行的轨迹,承载着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回推天象,揭秘历史,顺演天象,预言未来

现在的天文学,已经能够推算上万年的日月星辰位置,利用软体能比较准确地展现上万年的天象,为我们从天象角度展现天数、回顾历史,提供了方便。

探究历史,不是为了研究学术讲故事,而是为了展现未来。天象是回圈的,历史是重复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间在以不同的形式,变奏着相同的主题,所以后人能从天象对应的历史中,找到未来成败的真机。

除了宋文帝,历史上还有很多帝王,由于不懂天数,做出了逆天的决策,铸成了千古大错。下面我们就回推时空,还原那些经典天象下的精彩历史,而这一切,也都是为了解开1999~2018年的天象谜语,给当代的每一个人,展现顺应天数、避祸造福、开创未来的真机。(未完,待续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2

注释:

[1]《南史‧元凶劭传》:“二十九年,荧惑逆行守氐,自十一月霖雨连雪,阳光罕曜……三十年正月,大风飞霰且雷,上忧有窃发,辄加劭兵,东宫实甲万人。”《宋书‧二凶传》记载相同。

[2]从地球上看,火星转到太阳后边,这一点称为“火星合日”。火星从合日开始,在星空中顺行354天,经过半个多星空,转而逆行72天,约经过15度的星空,再顺行354天,又经过半个多星空,回到合日状态,从而完成一个火星与太阳的780天的会合周期。

上面火星周期的数位都是平均数,因为会合周期会随着火星、地球的轨道相对位置还有微小的变化。火星围绕太阳公转一周,是687天。但是,在地球上看火星,因为地球也在运动,因此,在地球上看火星相对太阳的运动周期就变成了780天,这个780天的周期称为火星的会合周期。

[3]预测日食、凶险天象,并提前汇报,是古代天象官的职责。史书记载“荧惑逆行守氐”是在元嘉二十九年十一月之前。元嘉三十年正月初一是453年2月6日,而火星真正留守氐宿的时刻,在453年3月17日,整个荧惑守氐的天象,在452年12月底~453年7月底。提前记录,并不是史书记载不准确,而是太史令预测的结果。没等太史令见证完这段天象,就被篡逆的太子杀害了。

[4]《宋书‧二凶传》。

[5]《南史‧元凶劭传》。

[6]《资质通鉴‧宋纪九》。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推背图》第57课庚申<兑为泽卦>44、配通俗版第43象 谶曰:君非君 臣非臣 始艰危 终克定 颂曰:黑兔走入青龙穴 欲尽不尽不可说 惟有外边根树上 三十年中子孙结
  • 启过世以后,他的儿子太康继位。太康养尊处优,从父王夏后启那儿得到大位,不知珍惜。太康缺乏德行的锤炼和治理天下诸事的历练,耽于逸乐,把时间荒废在游猎上。他每年在外行猎游乐的时间越来越长,在都城的时间越来越短。有时去遥远的山林中狩猎,甚至一去百天不归,纵情恣乐,忘乎所以。他也不懂得体恤别人,不知节制,放纵行乐的行径引起众民的怨恨。
  • 历朝历代文人墨客,禅僧道人登临鸡足山,但见鸡足奇秀,诸峰序次错落有致,文客常以柳州之笔意书写游记,以杜甫之风流连歌咏,每每颂来不同凡响。
  • 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文史研究者、作家吴沛霞表示,精神、思想、信仰层面是中华民族的核心价值、文化瑰宝(即所谓“形、象、意”中,意的部分)。历史承载善恶有报的价值墨准,谈古话今,可以鉴往知来,中国朝代分合、正反互相辉映,勾勒出神传文化敬天重德、善恶有报的思想与行为典范。
  • 2017丁酉年,古有《推背图》“乾坤再造在角坑”预言,在元宵节又有彗星和“半影月蚀”,带来阴影。彗星被视为“凶星”,中国历代留下不少相关的灾祸纪录。元宵节,上元节本是祀神的日子,彗星现身,以史为鉴,大法洪传、圣人救人,从千百年前在中外预言中都留下了醒世的纪录,直等“乾坤再造在角坑”这时。元宵节彗星又来讯……
  • 2017鸡年,岁在丁酉,火金相克,预示将是风云激荡的一年。2017前夕,国际和香港政局发生了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梁振英连任特首出局等大变局,应验了唐代预言书《推背图》中“乾坤再造在角亢”的天象。香港年初二车公庙求得上签,签文“传来信息果无差,转运时来自兴家”,亦暗合此变象。有风水专家指,在变局之中,香港亦转运,未来还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知天机、重德行善,便是应“变”之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