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诗省吸引国际公司主要来自中国

中国公司落户温哥华后惹关注

这个为期三年的“温哥华总部” 试点项目,由卑诗省国际贸易厅出资330万加元、加拿大西部经济多样化部出资190万加元、卑诗省商会出资120万加元支持。(Fotolia)

人气: 1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编译报导)温哥华房市吸引的海外投资者多来自中国,当地政府现在努力吸引海外公司落户温哥华,来的主要也是中国公司,但其表现令加拿大人侧目。

从加拿大媒体近年大量聚焦温哥华房市的报导看,该地区在吸引中国投资者方面确实很成功。2015年2月,联邦政府、卑诗省政府及卑诗省商会联合设立了“温哥华总部(HQ Vancouver)”计划,希望吸引大型国际公司在温哥华设立北美总部。

这个为期三年的“温哥华总部” 试点项目,由卑诗省国际贸易厅出资330万加元、加拿大西部经济多样化部出资190万加元、卑诗省商会出资120万加元支持。

“温哥华总部”项目最近发表了2年的进展报告,其网站登出的9个来温哥华设立总部的海外公司中,除了VALHALLA GAME STUDIO INTERNATIONAL来自日本,其它都是中国公司

据《金融邮报》报导,VALHALLA去年3月宣布要把总部搬来温哥华,一年后又表示搬迁暂时搁置。该公司没说不来了,但目前他们在温哥华没有任何办公室。来自中国的公司中,已有公司显露问题,政府因此被质疑,在选择公司时是否做足了功课。

光学通迅公司F-Pacific呈收缩状

2年前,自称为“世界领先企业”的F-Pacific首先在温哥华建立北美总部,它是中国光纤网络系统集团的加拿大子公司。该公司当时宣布,将在温哥华建立一家工厂,雇佣200名员工。

这工厂在2015年7月就获得开发许可证,但一直没开工。《金融邮报》的文章称,他们最近去看了这个位于素里市的厂房,发现它是空的,而且还有一个“出租”的标志。该公司在中国的母公司正在被香港股票市场监管机构调查其财务问题,该公司似乎正在收回其相关业务。

“温哥华总部”项目网站上仍将F-Pacific列为其成功故事之一,但加上了说明:由于不可预见的情况,F-Pacific选择保留其温哥华市中心的办公室,位于列治文的办公室只维持研发业务。

在2016年3月的一次卑诗省议会会议上,新民主党贸易评论议员拉尔斯顿(Bruce Ralston)拿出一份报告,质疑F-Pacific母公司的财务稳定性,并问政府在引入这公司前做了什么样的审查。当时国际贸易厅长沃特(Teresa Wat)称,报告中有关的指控不真实。但到了10月份,因为香港股票市场监管机构的调查,中国光纤的股票被勒令停止交易。

卡尔顿大学政治学教授帕尔泰尔(Jeremy Paltiel)认为,许多中国公司“不成熟”,它们的所有权结构模糊不清,把这些公司引入加拿大是否有益,还很难说。

Aikang Capital 看起来另有目的

AIKANG CAPITAL(爱康)是北京爱康集团(Beijing Aikang Group)的子公司,2016年在温哥华设立总部时,称他们将致力于医疗技术、医院和卫生管理方面的投资,说要在5年内投资5亿加元。

《金融邮报》的文章称,爱康最近的一个招工广告,把该公司描述为“大温哥华地区最大的房地产基金公司之一”。这个招聘总经理助理的文稿说:“我们已经在温哥华房地产市场营运了2年多,在房地产市场总共投资10亿加元,其中包括住宅、商业物业和各类项目。”

该文章称,在爱康市中心的办公室里,公司项目经理Helen Xu称,她的责任是房地产和建筑业,只能确认公司在住宅公寓和商业物业做了投资。爱康首席执行官Iris Zhao的说法是,公司目前在医疗和教育行业的私人企业有些投资,但不透露细节。Zhao称,爱康有多样化的业务组合。

国际贸易厅长沃特去年解释爱康公司业务时称,她理解该公司是在健康和医疗行业投资。“爱康“的中文意思,就是热爱健康。

拉尔斯顿去年在省议会已经表达了对爱康业务的困惑,称其业务范围不清晰。拉尔斯顿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有些公司会通过夸大或不实言词来赢得政府官员的信任,这就是为什么他想弄清爱康投资公司投资类型的原因。他对国际贸易厅长沃特看起来不太了解这公司的业务感到吃惊。

审查问题牵出更多隐忧

政界及行家对政府如何审核中国公司的担心,带出了更多隐忧。去年11月在温哥华设立了北美总部的保利文化集团(Poly Culture Group)是中国最大的艺术及文化公司,其母公司是中国保利集团(China Poly Group),属政府所有。该集团业务包括房地产、国防科技和采矿等。《纽约时报》2013年的一篇文章称,中国专家也不清楚保利集团的内部权力分配、其管理人员真正对何人负责、其收益如何分配等。

保利集团旗下的保利科技公司生产军用产品,曾于2013年被指违反了伊朗、北韩和叙利亚防扩散法案,并因此被美国政府制裁了2年。不过, 该公司否认这一指控。

保利文化集团在2014年上市时,试图与保利科技划清界限。其招股说明中称,保利文化集团与其姊妹公司之间存在“明确界定”,保利科技已经撤回了在该集团32%的股权。

《金融邮报》称,他们获得的政府内部记录显示,卑诗省及联邦官员都期望中国保利集团在加拿大将业务扩大至文化之外。加拿大西部经济多元化部在2016年10月的一份简报中称,保利文化的存在,能为“可能的房地产和其他业务”铺平道路。卑诗省贸易厅长在当年11月的一份简报中称,卑诗省欢迎保利集团在技术、创新、金融资产管理等领域的业务兴趣。

不过,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局局长朱诺(Michel Juneau-Katsuya)表示,政府官员应谨慎行事, 因为中国国有企业的行为,是由其政府的政策驱动的。

朱诺说,与加拿大和大多数西方国家相反,中共中央委员会管理国家的各种业务,对各个行业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它已经展示了其渗透和影响许多国家民主系统的能力”。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