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毒品器官假药 中国跨国贸易犯罪内幕(上)

非法贩卖毒品、人体器官 全球逾2/3假货中国造

美国纽约警方查获的来自中国产的新合成毒品,据悉有九成新毒品来自墨西哥,而有八成原料是中国产。(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人气: 15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都知道当今的中国是造假大国,但不知晓它制造的毒品、假药的传播这么广;都知道中共拿着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在非洲国家大把撒钱,但不知晓这些穷国的国民对中国人却是既爱又恨。中共治下的中国,没有了传统和道德约束,在一切向钱看的同时,从官方到民间参与的跨国犯罪层出不穷。

美国非营利组织全球金融诚信机构(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最近发布报告《跨国犯罪与发展中的世界》(下简称《跨国犯罪》),公布了11项跨国犯罪。单中国就涵盖了前十项,分别是:毒品、武器、人口、器官、文化财产、假货盗版的贩卖活动;以及野生动物贸易、渔捕、伐木以及采矿的非法贸易。

报告指对钱的贪婪是这些犯罪活动的原始推动力,全球每年跨国犯罪的金额高达16亿到22亿美元之间,这些钱不仅进了肇事者的腰包,同时滋生金融犯罪和腐败问题、侵蚀国家经济和破坏自然环境,甚至直接损害公众健康。

这些非法的跨国犯罪通常都是有组织的犯罪团体所为(OCGs),像电影教父(Godfather)里的黑手党:严格的分级结构、家庭或种族联系,身边还有美女云集。按照联合国公约对跨国组织犯罪的定义,OCGs代表三人或三人以上的结构性集团,存在一段时间、并开展一致行动,为直接或间接获得经济或其它物质利益,而进行的一种或多种严重犯罪。

从中共的对外贸易指南中,一方面对大量非法的跨国贸易听之任之,另一方面却对本国公民在外安全以及对外国环境的破坏置之不理。下面我们从毒品贩卖、器官贩卖假货(尤其是假药)贩卖、野生动植物产品走私以及非法采矿六个方面具体介绍中共参与的跨国犯罪。

只要通过网络,就可以直接从中国订购新合成毒品的原料。专家认为中国对毒品管制的不作为,在助长毒品犯罪。(iStock)
只要通过网络,就可以直接从中国订购新合成毒品的原料。专家认为中国对毒品管制的不作为,在助长毒品犯罪。(iStock)

一、毒品贩卖:冰毒原料可直接从中国订购

中国大陆一些医药公司参与制造新的合成毒品并在全球贩卖,制毒原料可以通过网上订购,同时中共政府无意管制这类化学品。中共当局对新的合成毒品的不作为,意味着各国执法部门面临新挑战;在不能从源头上制止新毒品的流出,全球禁毒就好像是猫抓老鼠。

传统的毒品,如海洛因和可卡因必须依赖于特殊地理位置的区域生产外,但新的毒品(大麻类、摇头丸和冰毒等安非他命类兴奋剂(ATS)以及新精神活性物质(NPS))已不受地域生产限制,大部分生产都在当地或附近区域进行,所以在削减交易成本后、售价也更低。

各国的执法部门都证实,新的合成毒品比传统毒品造成的危害更大。而“中国的角色,实际是促进墨西哥和拉丁美洲的有组织犯罪活动。”美国陆军战争学院(U.S. Army War College)的兼职研究员邦克博士(Dr. Robert J. Bunker),在电子邮件中回复本报说。

邦克说,实际情形是,中共政权“通过其数量庞大的贪官——他们当中有许多人与犯罪组织有联系——可以说是无所不卖,从武器、易制毒化学品、假货、赌博到洗钱,只要能赚取利润,他们提供任何形式的服务。”

中国大陆的犯罪集团把这些易制毒化学品合法出口到国外,比如给墨西哥和中美洲境内的非法组织或个人(吸毒者),再将其变成冰毒;使得这些合成毒品在世界各地生产、泛滥成灾。

中国是目前全球易制毒化学品的最主要来源国。根据美国联邦缉毒局的资料,美国消耗的冰毒中有90%来自墨西哥毒贩,而墨西哥毒贩制造冰毒使用的原料,有80%原料来自中国。

因为缺少法律约束以及监管不透明,在拥有完备的化学以及药剂产业的中国,要制造和销售易制毒化学品比别国更加容易。比如制造冰毒的原料——包括麻黄素和亚麻黄素,还有其他合成药,有许多可以在国外通过网上直接从中国的实验室订购。

但是中共政府并未表现出任何意愿要遏制这类出口。比如对可提炼冰毒的30种化学物品,中共只对其中一种制定了监管措施,而中共官员更是直接表示:那(冰毒)是其它国家自己的毒品问题。

一直想要与中共合作、遏制毒品走私的前墨西哥驻华大使瓜哈尔多(Jorge Guajardo)告诉《纽约时报》,在他任职期间,“中国从未对调查易制毒化学品(前体化学品)出口表现出任何意愿。”

按件标售人体器官示意图。(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提供)
按件标售人体器官示意图。(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提供)

二、非法器官贩卖:最恶劣的人类犯罪

在中国出售一个肾,可获得5千美元;而受体支付至少10万美元的移植费用,比前者高出18倍;其中的利润会分摊给中介、移植团队以及公共和个人部门。

全球金融诚信机构的《跨国犯罪》报告指出:非法器官贩卖是对人类安全影响最恶劣的犯罪。赫尔辛基大学医院移植外科医生迈格萨洛(Heikki Mäkisalo)博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由于多年来健康供体日益短缺,非法贩卖人体器官活动一直暗中存在,直到近些年国际社会才开始干预。

根据迈格萨洛的观察,中国目前确确实实存在着非法人体器官贩卖的罪恶现象,目前各国人体器官移植机构,都已经停止接受来自中国方面的器官供给。他解释到:“对中国境内对人体器官移植是否合法的调查非常艰难,已经被国际社会认知到了。”

从非法器官贩卖链来看,除供体和受体外,还有中介和移植团队,以及公共和个人部门的个人参与。因为非法器官贩卖交易的收益极为可观,而变成不法组织或个人敛财、赚取利益的工具。《跨国犯罪》报告估计每年全球非法器官贩卖的价值约8.4亿美元到17亿美元之间,主要涉及肾、肝脏、心脏、肺以及眼角膜这五种器官。

从报告列出的数据来看,以肾脏移植的供体和受体价格为例,在中国大陆境内进行的器官移植,供体来自中国,出售肾脏后、可获得5千美元回报;而受体来自以色列,支付10万美元费用,两者的价差是19倍。(注:以色列已立法禁止本国公民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再从价格区域来看,中国供体提供肾脏的价格介于3,500美元到1.5万美元之间,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提供供体的价格平均数2万美元。为此,移植外科医生迈格萨洛表示:“已有一些国家在法律层面禁止人体器官买卖,但需要更有效的国际合作,因为非法贩卖器官市场是全球性的。”

《跨国犯罪》报告还指出,有个体因为出售器官被杀害。尤其提到中国过去执行死刑犯强行捐赠器官的做法,通过反向配型方式进行活摘器官。而对中共政府允诺2015年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的政策,也已被外界多个信息渠道证实,中国的活体摘取器官政策非但没有停止,器官交易量反而有上升,活摘被称为“这个星球上最邪恶的事”。

美国海关查获的一批中国制仿冒UGG雪地靴,图为移除假的一层鞋底后,显露的假冒名牌的鞋底设计。(新泽西纽瓦克联邦法庭网站)
美国海关查获的一批中国制仿冒UGG雪地靴,图为移除假的一层鞋底后,显露的假冒名牌的鞋底设计。(新泽西纽瓦克联邦法庭网站)

三、假货和盗版:全球逾2/3假货来自中国

当今的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同时也是制造假货的大国。每年,中国制造全球2/3到3/4的假货和盗版产品。尽管中共当局不停说打击假货和盗版,但是假货已经成为中国的一个“正当”产业,动弹不了。

生产假货以及盗版商品的成本低、利润高,而且被惩罚的风险小,这些都是驱使中国犯罪集团进行跨国贸易的诱因。缺少知识产权立法和执法,但又具有生产类似产品的能力,作为制造业全球领先的中国,同样在假货和盗版生产上遥遥领先。中国、香港以及印度是假货和盗版商品输出的前三大来源国家或地区。

作为全球利润最高的非法跨国犯罪,假货以及盗版商品(包括知识产权)每年的交易额在0.92兆到1.13兆美元之间,包括跨境交易、境内交易以及数字盗版三种形式。

根据前沿经济学(Frontier Economics)发布的2017年报告,2013年的国际假货和盗版商品价值4,610万美元,而各国境内的相关产品交易价值约2,490~4,560万美元,加上数字盗版(电影、音乐以及软件)的金额2,130万美元,总计约合0.92兆到1.13兆美元。

从全球的统计来看,造假最厉害的前六名商品分别是:电子产品、衣物鞋类、电脑及配件、化妆品类、电子电器以及食品饮料。而在中国造假不限于特定的产品,还带动产业衍生、催生配套的造假包装产业。有些伪造的包装到了可以以假乱真的地步。即便真品商家研究出高科技的新产品安全标示,造假行业不出1、2个月都能紧跟其后。购买伪造的安全标示、安全特征、品牌标示、外包装后,造假行业组成了一条龙服务。

近年来,各国海关查处的中国造假名品中,发现走私越来越专业和集团化。比如:2012年美国联邦政府破获的史上最大假货走私案之一,涉案金额超过3亿美元。这些假货都在中国生产制造,通过谎报进口报关文件,涉案团体共29名华人,分工明确:有人负责中国生产、追货,有人监督假冒商品进口;有人将进口后的假冒商品分销到各地;还有人负责洗钱并将钱存入美国和中国多家银行,以及打点通关公司。

另一方面,中国制造的假货又通过全球供应链被分割成不同环节,为防止被执法部门审查,他们将生产、包装、组装分散在不同国家进行,并且使用复杂的货运路线来“漂白”假货和盗版产品、混淆出产地。比如:英国警方在2009年曾调查一桩假药事件,发现从中国运出后、会途径印度以及欧洲大陆,其间该批货物被倒手30次,并经过多次重新包装。这种复杂的贸易模式增加了进口国海关调查和关闭造假产业带来操作上的难度。

假货贸易除了上述提到的对正品商家以及消费者直接造成经济损失外,它还成为跨国组织犯罪洗钱和提供资金支持的渠道。比如2015年,法国巴黎《查理周刊》的袭击凶手获得的资金支持,有部分都是来自中国的假货贸易。库阿希(Kouachi)兄弟从中国购买假冒的鞋类和衣服、在本地贩卖、从中获利。

在面对国际社会对假货以及知识产权侵犯的指责下,中共当局不停说打击国内假货和盗版行为,但假货已成为中国一个庞大的产业却是不争的事实,有成千上万人靠此谋生;如果当局真的要动手,那将意味着大量失业以及对经济造成巨大冲击。这也是为什么外界看到的中国打假,永远是雷声大雨点小;因为造假已经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中共建政后社会道德下滑、缺失后的综合折射,也注定是中共解决不了的社会顽疾。(待续)#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7-04-28 11: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