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1)

作者:张草

《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皇冠出版 提供)

    人气: 1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请躺好!”:牙医动手了

◎法国式障碍:舌头和嘴唇

检查开始,我把口镜和探针伸入病人口中。

有一个寻常的动作,平常人可能不会注意到,牙医的两只手通常都不是悬空的,尤其是握著危险工具的那只手。我们都会寻求一个支撑点,最常用的是无名指,将手指轻抵在牙齿上或勾在嘴角,令工具不至于四处乱动。

否则的话,高速手机一晃,磨到不想磨的部位……

探针一歪,插伤了脸颊……

拔牙的工具一滑,插到喉咙……

所以你们明白,当一位牙医,每天的精神压力有多大了吧?

有时磨著蛀洞,磨到酸痛的部位,病人一紧张,竟用手来抢我手上的高速手机!登时把我吓出浑身冷汗!天啊!这玩意儿可是每分钟两万转的呀!他想害我还是害自己呀?

我马上反应:“你吓坏我了你知不知道?我知道你酸,可是我正在专心帮你磨掉蛀牙呢!如果你成功抢到,那不就磨穿你的脸?”

我是真的被吓坏了,我们要让病人明白他所制造的危险,他不能恣意去表现他的紧张和酸痛。病人明白事态严重之后,就会学习忍耐了。

要不是我的手指放置在支撑点上,要不是我及时停下手机,悲剧早就发生了!

幸好这样的病人不多见,不过他们就像地雷,也不知何时会踩到。

真是充满惊喜的职业呀!不是吗?

但是更多的病人不是动手,而是像法国式接吻一般:嘴唇和舌头一起来。

只要我的口镜一翻开他的嘴唇,他就用力缩唇,推开口镜,结果推挤口镜压上牙肉周围的骨头,他就说我压到他骨头痛了。

口镜一碰到舌头,他就把舌头用力顶,或直接伸出舌头,或不论我碰哪里,他的舌头就压哪里,忙碌得很。

吸水管一伸进去,他就舌头乱顶,或整根舌头缩紧胀起,阻碍吸水,还把自己呛到,然后就宣称说他是一定会呕的。

其实他们是太紧张了!有时我歪眼一瞧,会看到病人紧握著拳头,或五指扭曲,我就拍拍他的手叫他放松。

是的,放松很重要,而不是去忍耐!

忍耐就像拉紧的橡皮圈一样,随时会断掉!放松才是王道!

舌头放松了,就不会乱动;嘴唇放松了,就不会乱挤。

我曾试着把吸水管摆在病人的唇缘,什么也不做,他也依然可以用力的顶舌、咽喉头,迫得自己要呕出来。

我向他了解一下,为何他要这么做?

“我怕水进去,要把水推走呀!”

原来如此,“我老实告诉你,除非你主动吞它,否则水是不会进去的,我们人类的喉咙结构就是这样。”我只差没拿出解剖图了,“你用舌头推水的动作,其实正好就是吞咽动作呀!所以反而吞了一堆水!”

真的,有病人一治疗完毕就冲厕所,因为在治疗中喝了很多水。

拜托,那些水能喝吗?里头充满了各种碎屑,包括牙齿组织、蛀了的牙、补牙材料等等。

“我们不是一直在帮你吸水吗?你的舌头乱动,反而塞住水管了。”

有的病人只不过磨了几下牙齿,就坚持要坐起来吐水:“我不行的,我一定要起来吐水!”

“那么的话,我磨一下,你吐一下,我磨一下,你吐一下,那要做到什么时候?”

这些会宣称自己“一定不能习惯的”、“一定会呕的”、“就是会呛到”、“一定会这样那样”的,根本是一种自我放弃的态度!

我曾试过把自称“一定会呕”的大人和小孩弄得不害怕吸水管,最重要的是告诉他们:“不要再告诉自己不行,其实你在自我催眠,那何不反过来告诉自己一定行呢?”与其抱着负面的想法令自己难过,何不用正面的态度让事情更快、更好的完成呢?

我会试着鼓励他:“你一定行的!”同时告诉他:“不要顶,我会看不到。”这才是正面的催眠,要让他了解,他也必须帮助我,而且他一定能办得到!

“任何牙科治疗,都必须要有三个人的合作:牙医、助理,还有呢?你自己!三者缺一不可。”我会这么告诉很难合作的病人,不管大人或小孩,他们都会懂的!

有人会油条:“你是专业的,交给你就好啦!”

嘿!任何专业的人,也不能在工作进行中不断被打扰吧?比如说理发师,能在他理发中去拨他的手吗?或不停的把头动来动去吗?你不会这么对待理发师,又怎么能够这么对待牙医呢?

所以,诸位下次去看牙医,请一定要放松自己(而非忍耐),帮助牙医顺利完成治疗,解决你的问题,如此皆大欢喜,不亦乐乎?

◎十岁的城墙

那位小女孩张开嘴巴的时候,我真的吓了一跳。

她的牙肉边缘堆满了牙结石!厚得像一片城墙平铺在牙齿颈部,乍看像在牙齿内面贴了一片米黄色干硬了的纸黏土。

十岁的小女孩不应该有这么厉害的牙结石的!

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教授还告诉我们十二岁以上才需要洗牙,那这女孩算什么?◇ (待续)

——节录自《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皇冠文化出版公司

【作者简介】

张草

以写小说闻名的张草,“本业”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牙医师。1972年生于沙巴州,马来西亚华侨第三代。台大牙医系毕业,2002年起返乡行医至今。

1996年他以《云空行》系列正式在文坛出道,一鸣惊人!1999年更以《北京灭亡》荣获第三届“皇冠大众小说奖”首奖,并于2003年完成《灭亡三部曲》系列,被誉为华文科幻小说经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写这封信时,仍然难忍满目的泪水,几次坐在打字机前写了头一行,便写不下去。但我想到两位失去爱子的悲痛将更胜于我,下面的话我必须告诉您们,这股力量支撑着我写完这封信。
  • 调整好自己的身心状态之后,她开始在心底浮现苏青说过的那个完整圆满的“全人图”──一个大圆里写了一个正正的“人”字,把整个大圆分成了均等的三个区块,每个区块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 当我们迈入六十岁,我注意到一个变化。首先,他似乎更敞开而乐意交谈。然后,随着岁月流逝,他变得几乎渴望对我诉说过去的恐惧。
  • 一八七三年四月间的某个迷雾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纽芬兰岛”康赛普逊湾启航的蒸汽动力三桅帆船“雌虎号”(Tigress),正铆足全力从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岛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间通过。
  • 凯洛想得一种病。不要会致命的那种病,也不要会留下永久伤残的那种。话说,她并不渴望把车停在残障停车格的权利,虽然那真的很方便。凯洛从公车站赶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邻居的生活习性、努力不去在乎这整座城镇其实是个通往死胡同的迷宫 ──要说这里是让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说是个“公共培养皿”还来得贴切些。今天晚上,凯洛就要切断自己和这个地方的联系;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离。
  • 眼前的祥和风景,俨然如明信片上的印象派画作,醒来时却大吃一惊,赫然发现身旁有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两者形成强烈对比。她小心翼翼稍微向前倾,想看清楚他的长相。这名男子年约三十五到四十岁,一头棕色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开始长出胡碴子。这张脸孔,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 对很多人来说,我是神话的象征,是最神奇的传说,是一则童话故事。有人觉得我是怪物,是突变异种。我最大的不幸,莫过于有人误以为我是天使。母亲认为我是她的一切,父亲觉得我什么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会想起过往失落的爱。不过,我的内心深处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一直都知道。
  •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消失,让她整个人都化为无形,再也找不着。因为我对她这么了解,或至少我觉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已经找到让自己消失的方法,在这个世界上连一根头发都不留下。她把“痕迹”的概念扩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岁的此时,她还要把她抛下的整个人生完全抹除殆尽。
  • 刚升上大四的建筑系学生坂西彻,不得不面对即将就业的残酷现实,鼓起勇气向心中的第一志愿─村井设计事务所递出履历。
  • 这趟寻根之旅尚未结束。我找到了一些答案,但也还有很多问题;有些甚至没有确切答案,而这些问题始终存在。不过有一件事情很清楚:在我的两个家──印度和澳洲──之间的这条路,我注定要走上许多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