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2)

作者:张草

《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皇冠出版 提供)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对不起,请你来一下。”我转头招手,叫她妈妈过来看看,“很严重的牙结石呢!简直是不可思议!”

妈妈打扮得漂漂亮亮,很和气的,听了我的话,才皱起眉头:“她一直都这样,我就觉得奇怪。”

“这种程度的牙结石,我从来没在这么小的孩子口中见过,只有严重牙周病的人才会有,因为他们都没好好刷牙。”

“我女儿有刷牙呀,怎么还会这样?”

“睡前有刷吗?”

“每天睡前有刷。”

基本条件都有了,怎么还会这样呢?很多小孩也随便乱刷,都不可能产生这么厚的石头呀。

这么厚的牙结石,我预计洗掉之后,底下应该会露出减少了的牙肉,还会流一大堆血。

我用超音波洗牙机,习惯先将一小部分结石震掉,观察下方的状况,通常这么厚的牙结石,下方一定是盖着血红色的发炎牙肉,其发炎范围跟牙结石的形状一模一样,而且脆弱得不断流血。

但是,很离奇的,这小女孩在结石下的牙肉并没特别厉害发炎,发炎范围也比牙结石涵盖的范围少很多……我们的医学推理本能很自然的开始推论:是因为小孩的免疫系统不同吗?是因为她的清理方式不同吗?

不久之后,我得到了答案。

同一个笑容可掬的妈妈,带了同一个女儿来,不过还多了她身材福泰的先生。

“今天是带我先生来洗牙的。”她很和气地说,“他平常在大陆经商,刚好回来,就约来洗牙了。”

“好哇。”我请他坐上诊疗椅,他自动张开嘴巴,“哇!”我吓了一跳。

同样厚如城墙的牙结石,同样的位置,最扯的是——同样的形状!

同样的形式耶!太有趣了!

不同的是,这位爸爸的牙结石的下方,是我预期的发炎血红牙肉,还有褪下减少的牙肉,暴露的牙根……牙周病该有的全套特征,他都有。

我一边帮他洗牙,一边对他太太说:“你们大人吃过的东西,不可以给小孩吃哦。很多家庭都有这种习惯,老人家会把在嘴巴含过的食物给小孩吃。”

“为什么不行?”她听出我话里有话,有点忧心了,而她的女儿则在一旁天真的玩耍。

“因为口水会传染呀,”我说,“虽然大人和小孩口中都有能够造成蛀牙和牙周病的细菌,而且这些细菌会陪伴我们到死,但是,大人如果已经有牙周病,他的细菌活动力特别强,小孩子的免疫系统可能抵抗不住。”

“我们家没有把含过的食物给小孩吃的……”

我对这个答案挺失望的,因为线索中断了。

我叫她靠近一点,瞧瞧她先生口中的牙结石,是不是跟她女儿的长得一样?

“真的一样耶。”她也很惊讶。身为母亲,她对孩子的各种状况应该更为注意,一般上是如此啦。

“所以我在猜,是不是妹妹有接触到爸爸的口水……?”

她犹豫了一下,才说:“她爸爸是大陆台商,几个月才回家一趟,所以很疼女儿,都会抱着女儿,嘴对嘴亲……”

嘴对嘴?!我心中大喊,表面不动声色,手中继续洗牙:“怪不得呀。”

“……不行吗?”

“你说呢?”

“那我叫他以后都别这样了。”

被我洗著牙的那位先生无法说话,也用眼神望着我,明确的点点头,表示他了解了。

洗完爸爸的牙结石了,我再招手叫他女儿张口给我看看。嘿!粉红色的牙肉,没有明显的发炎,她恢复正常健康的牙周啦。

◎好痛的孕妇

我透过诊疗室的玻璃,望见一名孕妇挺著好大的肚子,坐在外头的候诊区等待。

这令我不禁好奇:很多人都叫孕妇不要见牙医,理由五花八门,这位肚子大得看起来随时要生的孕妇来找我干嘛?看来会是棘手的case了。

我请她进来,问她有什么问题?

“牙齿痛,痛了好几天,又不敢吃止痛药,昨晚实在痛得受不了,吃了一剂,现在又痛了。”她楚楚可怜的问我:“医生,怎么办?”

我想了一想:“你什么时候要生?”

“应该是再过几天。”

预产期是说不准的,但疼痛是真实且深刻的!

“你是咬到才会痛?还是不碰它也会痛?”

“现在不碰就很痛。”

“是不是晚上睡觉时特别痛?”

“是是。”

“痛起来很肿胀的感觉?”

“没错没错,医生怎么办?我是不是蛀到神经了?”

八成是,不是啦,十成是!可是我说:“先检查再说。”

我叫她指出痛的部位,她直接用手指按压一颗臼齿,说是这颗。她说的未必对,所以我还是要检查一下。

嗯,这牙被补过,补牙范围十分大,表示当初的蛀洞很大, 也就是原本的蛀洞应该很接近神经了,通常再蛀到神经的机会很高。

我拿工具轻轻敲一下那颗牙齿,她当场痛不欲生。是了,牙齿内的牙髓发炎了,也就是蛀洞已经接触到牙髓了。牙齿内有个空腔容纳牙髓,牙髓炎会令空腔内部肿胀产生高压,但牙髓腔是被牙齿的厚实外墙紧紧封闭的,压力释放不出来,才会有强烈的“胀痛”,我只消敲一下,内部的高压就像要炸开一样。◇ #(待续)

——节录自《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皇冠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外星人的现象是个严肃的议题,特别是对今天的人类社会而言。这个严肃性,已经不仅仅在于考究有无外星人的存在,而是在于认识外星人对人类社会的庞大影响,以及它们对人类的真正企图。今天在博大出版社的不懈努力下,《外星生命大揭密》一书有幸出版了,可以系统的告诉读者外星人来地球的历史脉络、重要的外星人事件、陆续发现的相关证据,以及近来出现对外星人指证历历的“高级”证人。
  • 今年2月甫落幕的台北书展,首度邀请二手书商参展,并举办了台湾首次的珍本古籍拍卖会,最后拍卖总金额2,232,500元,共拍出37本珍本;所得扣除成本后,将全数捐给家扶基金会。拍卖会策划人同时也是资版出版人傅月庵表示,希望藉由活动让民众重燃对书籍的热情,让纸本书继续流传下去。
  •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 认识莎拉的人们去书店,都只是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镇上的其他镇民或是附近区域的住民大多是一头雾水。怎么会这样呢?突然就出现一个游客,还有一家书店?他们需要很多不一样的店铺,但怎么会有人选择开书店?为什么要大老远从瑞典跑来开书店?
  • 一开始只是我这年轻女子的简单研究计划,也就是一九七四年的某个周末,我在西雅图中央图书馆搜集我出生时的资料,这个举动后来却带领我跨越一片又一片的大海,穿越一块又一块的大陆,接触一个又一个不同的语言,且花上许多时间理解我到底是谁,而造就我的一切因素又是为何而来。
  • 安娜的父亲努力让她远离城里正在发生的事,但战争终归是战争,不可能让孩子永远不受世态的打扰。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惧,偶尔还有枪声。一个男人如果喜欢说话,她的女儿终究要听见有人偷偷说出“战争”两个字。“战争”,在每一种语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 2015年,《守望者》为全美卖得最好的书。“在二十世纪美国,《梅冈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广为阅读的种族相关书籍,而小说主角则塑造了种族正义最不朽的形象。”——评论家Crespino, Joseph
  • “所以,按费欧娜的规定,我应该要延续宽恕的循环,多放一颗石头到袋子里,送给我伤害过的人。”我取出费欧娜寄给我的象牙白石头,把第二颗鹅卵石留在丝绒袋子里。“我现在就按规矩来,把这颗石头跟我诚挚的歉意送给你。”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他是我们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儿院的经费多亏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说出他的名字。他特别要求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