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3)

作者:张草

《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皇冠出版 提供)

    人气: 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当病人躺下时,头部血压就会升高,牙髓腔内的压力更大,所以睡觉时特别痛,甚至睡着了也会痛醒。

不特此也,有时连心跳都会引起牙痛,心脏跳动传出一波波的脉搏,会令高压中的牙髓一波波的痛。

所以,以上这些特征,就是初步判断牙髓炎的基础:自动痛、睡觉更痛、一波波痛。

问题是,如果牙齿裂开了,牙髓腔整个露出,内部发炎的压力释放了,病人感觉不那么痛,反而会错过治疗的时机。

所以,痛是好事!痛是身体给我们的警讯!

“好吧,你的确是蛀到神经了,应该马上进行根管治疗,把神经清理掉,就不痛了。”

“可是,会不会影响到胎儿呀?”她忧心的说,“这就是我忍住痛,迟迟不敢找牙医的原因。”

我明白,这也是我脑子正在高速运转的原因呀!

“好,在我们牙科,有什么事是孕妇不能做的?”我数给她听,“不能拍X光,怕辐射伤害胎儿。”以前大学的牙科部门有专门的X光室,就有特别海报叮咛孕妇主动告知有孕,以免将来胎儿出问题,怪罪在我们身上。

“第二,”我继续数,“用药要小心,所以你不敢乱吃药是吧?我也担心要替你打麻醉药,因为麻醉药的确对胎儿脑神经发展可能有害,可是不打麻醉药的话,又无法帮你止痛。”像她这般痛了几天,情绪很不好,也同样影响胎儿的,我说:“如果你很痛的话,子宫也会激烈收缩,对小孩也不好。”

分析给她听了之后,我提出一个办法:“反正你已经很痛了,我就不打麻醉药,直接开进去。”

“哇!不会更痛吗?”

“会,所以我动作要快,而且你要忍一下,只要一通进牙髓腔,里面的压力忽然间释放了,你就顿时不觉得那么痛了。”我说,“这时候,我才在你暴露出来的神经上直接打麻醉药,而不是从旁边的牙肉注射,如此麻醉药不会直接进入血管流遍全身,而是主要局限在牙齿里面,让影响达到最小。”

她只好同意了。

“好,来吧,忍一下啦。”我开始了,用高速手机和根管治疗专用钻针,瞄准最接近牙髓的位置,磨开原有的补牙材料,直探牙髓腔!

待磨到一部分时,我问她:“有痛吗?”她点头。

“跟原本一样痛吗?”她点头。

“好,快到了,预备好,会突然痛一下,很快不痛!”

钻针前端突然失去阻力,掉进一个腔洞,表示通进去了!她怪叫一声,冷汗直冒!我真怕她当场临盆!不过,才不过一秒,她就冷静了下来,说:“咦,忽然不痛了?”

“对呀,”我也一头大汗,伸手去拿助理小姐准备好的麻醉药针筒,“里面的压力释放了。”

我把针头抵在洞口边缘,轻轻注了点药,先麻痹外层,再把麻醉药从浅到深逐步灌入,她感觉到药水灌进去时产生的压力,不舒服的轻哼了一下,然后神经就被麻掉了。

止痛的部分完成了,现在我可以大动作清理牙髓了!

基本上,“根管治疗”分成三个步骤:

第一步是打开清腔,清理牙髓、测量牙根长度、放药进去。

第二步是将根管封填起来,不让它再有空腔产生发炎。

第三步是将洞口正式补起来,恢复牙齿形状。

基本上,每次治疗相隔一个星期,因为放进去的药物也需要时间作用。

我帮这位孕妇尽量清理牙髓,尽量把三根牙根全部找完出来(有时有的牙根入口很难找到),然后也不敢放平常的药物,只放高碱性的糊状氢氧化钙进去,可以将剩下的软组织弄死,也可以抑制细菌作用。

用临时材料封起洞口后,我也不约她一个星期后回诊,因为她搞不好一个星期后就生了!

“坐完月子才回来吧,”我告诉她,“不过不要说不痛了就不回来哦,会再发炎的,如果要保住这颗大牙,一定要完成治疗才行。”

“我会回来的,”她的眼中充满了感激,“刚才真的一下子射出冷汗,不过一下子就不痛了,好神奇哦。”

“你也很厉害,忍了这么多天的痛,”我说,“不过如果你每天痛,心情不好,胎儿也会不安,现在可以安心去生产啦!”

后来她平安生产,坐完月子后,回来将所有口腔问题一一处理完毕。而那小孩长大了,也是我帮他检查牙齿、补牙齿。

每次见到那小孩,我都还是会忆起,当我在拯救他妈妈的牙痛时,他也在肚子里一起奋斗呢!◇(节录完)

——节录自《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皇冠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写这封信时,仍然难忍满目的泪水,几次坐在打字机前写了头一行,便写不下去。但我想到两位失去爱子的悲痛将更胜于我,下面的话我必须告诉您们,这股力量支撑着我写完这封信。
  • 调整好自己的身心状态之后,她开始在心底浮现苏青说过的那个完整圆满的“全人图”──一个大圆里写了一个正正的“人”字,把整个大圆分成了均等的三个区块,每个区块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 当我们迈入六十岁,我注意到一个变化。首先,他似乎更敞开而乐意交谈。然后,随着岁月流逝,他变得几乎渴望对我诉说过去的恐惧。
  • 一八七三年四月间的某个迷雾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纽芬兰岛”康赛普逊湾启航的蒸汽动力三桅帆船“雌虎号”(Tigress),正铆足全力从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岛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间通过。
  • 若要介绍台湾,就必须先从台北捷运的广播说起。台北捷运在广播站名时会以不同的语言重复四次。以“永春”为例,会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顺序广播,依序是国语(北京话)、台语(闽南语)、客语、英语。若在乡下搭公车,最后广播的有时不是英语,而是当地原住民的语言。
  • 自从收到第一封笑脸信件起,亚伯特似乎多了一个特别的朋友。即使信中总是充满抱怨的文字和负面情绪,但对亚伯特来说,信中的这个女孩已经变成了唯一一个愿意和他说真心话、分享心事的朋友。于是他决定改变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所以亚伯特决定,他必须找到这位不知名的朋友。
  •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 有时候就是会发生这种事,一群人仿佛只为了衬托一个人而存在,让应该被看见的人更为显眼。现实中很少像电影演的那样,满屋子的人无意让出一条路,让女主角瞥见男主角,或让男主角望见女主角。然而有些人就是体会过类似这样的神奇时刻,明明转身要望向一群人,却只看得见那个人。
  • 余松坡觉得气象部门的措词太矜持,但凡有点科学精神,打眼就知道“重度”肯定是不够用的。能见度能超过五十?他才跳几下我就看不见了。他对着窗外嗅了嗅,打一串喷嚏,除了清新的氧气味儿找不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味道都有。科学家做了实验,小白鼠吸了一礼拜的霾,红润润的小肺都变黑了。黑了就黑了,回不去了。不可逆。
  • 故事开始时,我大约十到十一岁,正在我所在小城的拉丁文学校读书,那时的经历便是故事的开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