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与大法洪传同行 加魁北克法轮功修炼人的故事

4月22日,加拿大魁北克省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蒙特利尔唐人街中山公园集会炼功,纪念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大上访,并呼吁停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众多游人驻足观看,了解法轮功真相。(易柯 / 大纪元)

人气: 2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谭雅加拿大蒙特利尔报导)1996年,法轮功学员杨先生因为太太到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尔市读书的缘故,也搬迁到蒙特利尔。杨先生的太太也是法轮功学员,她就读的康科迪亚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是一所有很多中国学生的大学,当时还没有多少人知道法轮功。

那时康大有很多中国学生,后来不少中国学生也开始炼法轮功了,“在康大,我们有了一个炼功点,在主楼大楼的二楼。每到周五晚上,大家在那里一起炼功,从1996年开始,一直持续到迫害以后。”杨先生回忆说。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法轮佛法大师李洪志先生创编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于1992年在中国大陆传出,由于祛病健身的奇效和炼功人遵从“真、善、忍”的高德价值观,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很快传遍中国大江南北。1995年,法轮大法开始传到海外,同样是通过口碑迅速传播开来。

有缘人相继而来

杨先生是最早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法轮功学员之一,他回忆说:“当时本地华人报纸上登一些法轮功学员写的文章,讲述回国得法的故事。很多人都是看了报纸,就上门来参加九天班。”

九天班是入门学炼法轮功最完整的一种方式,法轮功不收费,学炼法轮功都是免费的。九天班就在学员的家里,或者是在愿意免费提供场地的社区中心、大学教室等地举办。在九天中,每天会播放一讲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并教授五套功法。九天班结束后,就知道如何修炼了。

继康大炼功点之后,在蒙特利尔市内Jean-Talon区附近又开了一个炼功点。再后来,更多的人开始炼法轮功了,在一些学员住家附近公园里也成立了炼功点。

朱女士也是较早在蒙特利尔的法轮功学员,她回忆道:“我1997年5月来蒙特利尔的,来后在中文报纸上读到一篇法轮功学员写的文章,里面说有九天班,我就去参加了。我在国内时自己在家炼,到了蒙特利尔才和大家一起集体炼功,感觉仿佛在这里把缘分接上了,开始真正地修炼了。”

在她的印象中,那时在蒙特利尔走入大法修炼的人,真像李洪志师父说的那样:“有缘人俩俩相继而来。”她记得,从1997年一直到1999年中共发动迫害前,在康大开过很多九天班,每次都有10来个人参加,多数是西人。

有一件事给朱女士留下深刻印象,她至今还记得。

“有一个德国老人来参加九天班,前几天一直没开过口,到最后一天时他讲话了,说:‘我有特异功能,能看到人的脑子里的颜色,说谎的人是红色的,心肠好的人说话时是绿色的。一般的人通常是一会儿红,一会儿绿。我观察你们很久了,看到的都是绿光,而且你们还不收费,让我很惊奇’。”

为了让更多主流社会的人了解法轮功,杨先生开始联络蒙特利尔的社区中心。在加拿大,社区中心是一个方便民众健身娱乐的场所,很多民众来这里参加活动和课程。

他说:“从1997年开始,我把蒙特利尔所有的社区中心都跑遍了,一些社区中心给我们提供了很大帮助。通常社区中心是要收费的,我们解释说我们不是为了赚钱,都是免费的,于是有些中心就给我们免费提供场地,像西山(West mount)的Greene Center,还有Montreal West社区中心等。”

很多西人在社区中心这里开始接触法轮功,迈出了修炼法轮功的第一步。到今天,有些社区中心的教功点已经持续了20年,现在每周仍有法轮功学员在那里教功,免费义务教功,从不间断。

蒙特利尔修炼法轮功的人数不断增长,大家自发组成了多个炼功点。与在中国国内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大家每天早上去炼功点上一起炼功,然后回到各自的工作生活环境中,开始一天的生活。到了周末,大家在蒙特利尔市区的一个城市公园Jerry Park集体炼功,炼完功后就坐在地上学法、交流。

“那时我们的心情都很愉悦,大家就是炼功、洪法,交流提高心性等个人修炼体会。”朱女士说。

无惧乌云压顶 唐人街炼功讲真相

1999年7月20日,中共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一时间乌云压城,风雨满楼。中共还将迫害延伸到海外,离中国远隔千里的蒙特利尔也遭受到中共的邪恶压力。

“在(中共)迫害之前,法轮功团体也是华人社区的一员,华人社区活动都来邀请我们参加,我们表演唐装舞、功法展示,都很受欢迎。华人媒体也来采访我们,非常正面地报导我们。”朱女士回忆说。

然而,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之前正面报导法轮功的当地华人媒体,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变,刊登的全是中共在国内诬陷法轮功的材料,把法轮功学员妖魔化。

朱女士感到痛心,她说:“他们的报导,对本地华人的影响非常大,很多华人因此对我们产生了很深的误解。这样的媒体利用西方民主的空间,做践踏人权的事,替中共宣传谎言。”

在重压之下,有人动摇了,不炼了,但有很多人留下了,坚持修炼。留下的人只有一个想法,一定把真相讲给大众听,尽早结束中共的残酷迫害。之前在清清静静的公园里的集体炼功,从此改在蒙特利尔唐人街闹市广场,面向公众炼功。

公开炼功的学员承受了很大压力。朱女士说:“有(被中共洗脑毒害的)华人向我们吐口水,有的破口大骂。中共特务四处散布谣言说,是有人付给我们钱让我们在那里炼功。这种说法迷惑了很多人。我们想说的是,一年四季,不畏寒暑地坚持,这是给钱能做到的吗?”

年复一年,蒙特利尔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地在唐人街上炼功、讲真相。优美缓和的动作有一种无声的力量,再加上来自内心的勇气与纯净,散发出善的能量,融化著唐人街上的误解、敌视和冷漠。

在了解迫害真相中走进修炼

2006年的一天,蒙特利尔当地西人John Halas在唐人街的炼功点上看到真相展板,当看到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迫害的真相图片时,他内心受到巨大震动。

“我的心在流血,我简直无法相信,人类怎么会有这样残忍的事情,对无辜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在西方的社会里,我们一直在反省二战纳粹迫害犹太人的罪行,一直说:永远不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竟然仍有这样可怕的事情发生!”John在今天回忆当时的情形,仍记忆犹新。

那时候,John刚于一年前在社区中心学了法轮功。第一次炼功,能量场就让他感到舒服,身体所有的不适症状都消失了。他心想:“哇,这是什么功,这么神奇!”不过,他那时是一名基督徒,平时只是炼炼功,对法轮功的修炼内涵并没有太多的了解。

就在唐人街看到真相图片的那一刻,John从内心发出强烈的一念:“我要开始认真读法轮功的书籍,了解法轮功,了解迫害为何发生。”多年以后,他意识到,从那时起,他才真正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而且从此没有停止过一天。

“以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修炼法轮功之后,我才看见自己身上的不足。在家里,一直是我太太做家务,我从来不沾手的。修炼后的一天,我突然想到:这么多年,她日复一日地做着家务,从未抱怨过,这多了不起啊。于是我起身去洗碗,我太太从未见过我洗碗,她诧异地问:你没事吧?我说:没事。她又说:你为什么洗碗啊?我说:因为我修了法轮大法,师父教我们替别人着想啊。这只是我修大法发生改变的一个小例子。”John回忆道。

修炼后,John经常和其他学员一起,奔忙于各种场合,他想竭尽所能为停止迫害而做出努力。约见议员,上街征签,去渥太华国会大厦前向游客讲真相,他的日程安排总是满满的。他真切地期望加拿大的政府官员和民众都能了解法轮功是什么,以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残酷。

“有一次,我们为制止活摘器官做征签,我拿到了200个签名,我询问的每个人都签了字,只有一个人没签,不是他不支持,是因为他认为征签起不了作用。其余的人在了解活摘器官的罪行后,都表示对我们的支持。”

像西人John在迫害中走进修炼的事情,在魁北克、蒙特利尔一直都在发生著。他们庆幸自己得到这么珍贵大法的同时,也努力地向周围的人讲清真相,希望所有被谎言欺骗的人们能够清醒。

朱女士还记得,当中共的迫害刚开始时,她坐在家里的餐桌旁问自己:“你为什么要修炼,还要不要修炼?”经历一番思考后,她下定了决心:“大法是好的,我必须要修下去。”

从那以后,她这颗心就没有变过,不管其间经历多少的坎坷,这种想法始终没变。

在魁北克法轮功学员中,有很多如同杨先生、朱女士这样从修炼开始一直不改初心的老学员,更有不少像John Halas这样在迫害中走进来,成为坚定的修炼者的人。在遭受中共迫害的18年里,法轮大法在加拿大魁北克省洪传开来。现在,除了蒙特利尔,魁省的其它城市,如魁北克城和舍布鲁克市(Sherbrooke)都开辟了炼功点,越来越多的人走进了大法修炼。#

责任编辑:颜永明

评论
2017-05-06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