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肥胖、忧郁、炎症 取决于“细菌器官”?

微生物群:人体健康的大指挥家

当代研究者已发现,微生物群对每个器官、每种疾病都有着深远影响。把微生物群调理好,保持肠道健康,对整体健康十分关键,也是永久性减肥的可靠方法。(Sebastian Kaulitzki/Shutterstock)

当代研究者已发现,微生物群对每个器官、每种疾病都有着深远影响。把微生物群调理好,保持肠道健康,对整体健康十分关键,也是永久性减肥的可靠方法。(Sebastian Kaulitzki/Shutterstock)

人气: 22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Conan Milner报导,陈洁云编译)按:人体内重达3至5磅的微生物群协调着人体众多功能,被视为一个新器官。微生物群集中于肠道,其生态失衡可引发糖尿病、肥胖、焦虑和抑郁症等多种疾病。功能性医学专家拉斐尔‧凯尔曼(Raphael Kellman)博士将微生物群比喻为人体健康的“大指挥家”,可见肠道健康的重要。

进入21世纪,研究人员发现了人体的一个新器官。但与心脏、脑、肺和其它器官不同,这个器官不是由人体组织构成,而是由数万亿细菌组成。它被称为微生物群。

我们体内的细菌遍布全身,而微生物群的主体(约3到5磅重)存在于我们的肠道中。研究者已将若干肠道疾病(如结肠炎和肠易激综合征)与肠道细菌失衡关联起来。

微生物群带来的问题还不限于肠道。当代研究者认为,这种生态失衡或许在多种疾病中扮演着核心角色,包括糖尿病、肥胖、焦虑和抑郁症。

这种新知呼应了关于健康的古老观念:按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的说法,“所有疾病始于肠道。”

走在微生物医药学前沿的曼哈顿医师拉斐尔凯尔曼博士也这样看。作为认证医师和功能性医学专家,凯尔曼精研肠道健康近20年。早在微生物群成为热门话题之前,他就怀疑肠道问题是许多病症的根源。他写的第一本书就教读者遵循无损微生物的饮食来恢复肠道健康和整体健康。

今天他仍然相信,要有效治疗任何一种疾病,都要对微生物群多加注意。“为什么人们没有获得好转?就是缺了微生物群这一环。”他说。

“为什么人们没有好转?就是缺了微生物群这一环。”

——认证医师、功能性医学专家拉斐尔凯尔曼博士

凯尔曼说,自体免疫疾病、炎症,乃至一些难以诊断的症状(如脑筋混沌)都可以追溯到肠道微生物群失衡。微生物群具有很多功能:它们可产生荷尔蒙和神经递质,满足我们情绪稳定和认知功能所需;它们也调整免疫系统、控制基因开关,并且通过迷走神经向大脑传递信息。

凯尔曼将微生物群描述为人体的控制中心,因为它调节著许多生理过程。“当细菌采取行动时,他们不单做一件事,身体会发生无数改变。”他说,“这就像超级电脑,我称之为‘大指挥家’。”

研究发现,当这个“细菌控制中心”失调、失效时,身体会发生各种各样的问题,从酒精中毒、慢性疲劳综合征,到纤维肌痛,不一而足。“当大指挥家无法发挥作用时,各种问题就来了。”凯尔曼说。

微生物医学

(A-Basler/iStock)
让微生物群生长繁育、自己达致协调,总是更好。(A-Basler/iStock)

改善微生物群功能的最常见疗法叫粪便微生物群移植(FMT),听上来颇为粗暴,就是将某人粪便中的细菌移植到另一人的消化道中。在没有其它奏效疗法的情况下,此法已经在治疗毒菌(如梭菌)感染方面显示出明显效果。

《耶鲁生物与医学杂志》(Yale Journal of Biology and Medicine)2016年发表的研究得出结论,粪便微生物群移植或有助于治疗肥胖症、糖尿病和代谢综合征等疾病。

不过凯尔曼认为,还有其它方法可以调理微生物群。这些方法可能不会像粪便微生物群移植法那样快速地改变细菌成分,但潜移默化的改变其实更符合肠道的特性,效果可能也更持久。他说:“菌群的沟通非常复杂而且多面向,单一或组合的药物治疗永远办不到。”

凯尔曼施治的重点,就是为微生物自平衡创造适当条件。

患者经常认为吃益生菌补充剂(含特定益生菌菌株的药丸)是搞定微生物群的第一步。但凯尔曼不这样看。他说药丸可用于治疗特定的菌群失衡,但对多数人来说,正确服用是很困难的事。“你需要知道细菌如何运作、如何协作;知道哪些种类的益生菌可缓解哪种病,如果弄混了就会出问题。”

尽管益生菌补充剂能缓解某些问题,但要确保微生物群健康,还要从整体的生活方式上着眼。凯尔曼施治的重点是为微生物自平衡创造适当的条件。“你要让微生物群生长繁育、自己达致协调,这总是更好。”他说。

什么事让指挥家不爽?

现代医学的发展并没有考虑到微生物群,但新的观点正促使许多医疗人员重新审视他们的治疗方略。

比如说,在微生物群被发现前,人们很少想到抗生素有如此多的副作用。那时一提到细菌就是指疾病,医生只熟知抗生素积极的一面。

然而,微生物群的概念展现出更复杂的图景:细菌可以有益、有害,也存在失衡问题。由于抗生素不仅仅针对有害细菌,过量使用就会对有益菌群造成不利影响,导致长期的生态失调。美国微生物学会(ASM)2015年发表的研究发现,一种抗生素就可使肠道微生物群失衡达一年。

由于抗生素无处不在,不仅存在于药物,也存在于肉类、蛋类、乳制品中,这些药物应对我们体内微生物群受干扰负主要责任。不过凯尔曼指出,通过饮食,我们可以让这位大指挥家重整旗鼓。

比方说,饮食对微生物群健康起很主要的作用。我们要做的不仅是改变不良饮食习惯、避免吃加工食品,还要吃某些促进肠道健康的食物。“细菌渴望吃到某些食物,我们却听不到它们说话。”凯尔曼说。

(ia_64/iStock)
发酵食品(如酸奶和酸菜)含有对人体微生物群有益的细菌,常被称作益生菌食品。(ia_64/iStock)

发酵食品(如酸奶和酸菜)常被称作益生菌(probiotics)食品,因为它们含有对人体微生物群有益的细菌。此外还有一类食物——称为益生元(prebiotics),有助于滋养体内已有的细菌。这就是凯尔曼撰写《微生物群饮食:恢复肠道健康、实现永久性减肥的可靠方法》(The Microbiome Diet: The Scientifically Proven Way to Restore Your Gut Health and Achieve Permanent Weight Loss)一书的原因。他建议多吃萝卜、韭菜、凉薯(豆薯,别称沙葛)、芦笋和大蒜,这些植物都富含益生元纤维。

滋养微生物群很重要,因为即便是有益的细菌,如果缺乏适当的营养,也可以与健康为敌。

人类细胞不能消化这种植物纤维,但细菌可以。滋养微生物群很重要,因为即便是有益的细菌,如果缺乏适当的营养,也可以与健康为敌。如果细菌得不到纤维,就会从肠壁找营养,造成肠道发炎、多孔,使得毒素和未消化的食物颗粒泄漏到血液中。凯尔曼说,农药残留物和其它环境毒素也会使肠漏症恶化。

生态异常与慢性炎症、长期压力

多数医生主要是看粪便样本来确定生态异常,凯尔曼则在血液样本中寻找炎性标志物,以检视患者菌群的问题。“当你身体发炎时,微生物群会受到干扰;当微生物群受干扰时,你又会发炎。这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凯尔曼说。

慢性炎症与多种现代病有关。饮食不良、运动不足以及长期压力都可加重发炎。人体可以对瞬间的压力作出反应,如果压力旷日持久,则会引发疾病,这一点已广为人知。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压力也是影响微生物群健康的主要因素。

童年创伤体验对微生物群的影响尤其严重,比先前想像的严重得多。凯尔曼正在写一本新书,检视肠道和大脑的呼应关系。“微生物群体自幼开始发育。这就是为什么经历童年创伤的人更容易患自体免疫疾病。”凯尔曼说。

其它一些研究也支持了童年创伤在成年期引起发炎的观点。《加拿大精神病学杂志》(Canadian Journal of Psychiatry)去年发表的研究指出,幼年时期因心理压力引起的肠道微生物群异常,可能带来长期的免疫问题,增加成年后因压力生病的风险。

目前对微生物群的理解还处于起步阶段,这一“细菌器官”是如何运作的,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来发现。不过凯尔曼说,这一概念已经在改变医学发展的走向。他说,我们纳入的食物、药物、毒素乃至情绪都可能变异我们的“菌群指挥”,这意味着我们必须看到更大的图景、采取更全面的治疗方法。

他最后说:“研究者们已逐渐发现,微生物群对每一个器官、每一种疾病都有着深远影响。把微生物群调理好,它将在众多层面上展现出调谐健康的惊人能力。”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