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才流失台湾正在消失 严长寿吁成立无校园大学

前亚都丽致饭店总裁严长寿。(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4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北报导)台湾曾在退出联合国、国际政治舞台消失时,积极力图振作,不仅股市飙破万点,外汇存底也屡创世界新高;台湾在民主自由逐渐成熟深化后,不断内耗斗争,导致经济优势用罄、人才存粮耗竭,渐渐成为“消失中的台湾”。对于台湾当前的危机,32岁即胜任亚都丽致饭店总裁的严长寿,以长年投入教育、公益、观光、文化等领域的观察与经验,分享他所看到的问题、机会以及可能的解决之道。

当前台湾教育的危机

严长寿表示,90年代的台湾曾经走过“钱淹脚目”的局面、国际声势高涨,但政府却一直没有从语言、行销、管理、专业技术等方面积极外派人才进修。国家没有积极建立人脉,产业也没有借着经济优势,培养走向世界市场的关系链,反而自我封闭、拚命锁国,丧失了很多机会。

如今20年过去了,世界局势大不同。台湾封闭式的教学环境,导致高等教育远落后国际社会,最大弱势就是英语能力与国际化严重不足。严长寿说,当前美国的教育方法正发生重大改变,包括史丹佛、哈佛及麻省理工学院,这些全世界最优秀的大学教授,不断把上课内容放到网路上,而远在菲律宾或印度的一些贫穷孩子,因为他们国家重视英文基础能力,所以他们不必缴交巨额学费,就可以从线上获得这些知识,“这对不重视英文学习的台湾,是最大的危机。”

“当我们还停滞在自以为不必改变,或认为在台湾得到第一、二名就可以跟世界竞争,但真实的世界却不是这样。”严长寿说,台湾如果不用更积极的态度面对世界的变化,就会被抛在后头,当前有学历的人太多了,学历却不能代表个人能力,而企业要找的是有能力的人,“过去20年,台湾容许大家都有机会,但反过来却让大家都失去竞争能力。”

他以台湾的餐旅学院为例,学校教育从来不重视英文,甚至老师如果用英文上课,还会被学生怒目相对。“当泰国菜、印尼菜都走向世界了,为什么中国菜不能走向世界?华人有这么多人口,台湾厨师却只能游走两岸,就是因为我们忽略掉了,要打世界杯就要从教育开始。”

严长寿认为,高中3年的教育就可以养成厨师,所以大学教育就应该学习各种语言、文化、各国菜肴与食材,还要厚植学生的美学与素养,否则花费大量的教育资源,却在偏狭领域里训练下一代年轻人,只会把年轻人困在台湾的环境。

教育重新定位 让台湾迈向国际

至于台湾的教育方向应该如何走?严长寿表示,当世界已没有疆域,总部在旧金山的“无校园大学(Minerva Schools)”预告了一个新的可能,刺激我们思考国家、产业、大学、个人,如何与国际结盟。

严长寿说,Minerva Schools是一所无校舍的大学,录取率仅2.8%,比哈佛还难考,但学费比哈佛的5、6万便宜一半,每学期只要1万2,500美元(约新台币38万元)的住宿费,其他将近2万美元的开销是花在去世界各国旅行,除了第1年住在旧金山宿舍以外,接下来每半年会在南美里约、英国、德国等其他6个城市去学习,等于大学毕业后已经游历7个国家。

“试想一下,若你是社会系的学生,你大学4年就游历了欧洲、南美、中东各国的文化,回来之后你的视野会有多高?若你是公务人员,未来在设想国家问题时,有多少国家的经验可以参考?如果你是政治人物,能跟28个国家的人才一起学习、互通信息、培养革命情感,可以为台湾的国际地位产生多大力量?”

严长寿表示,过去台湾鼓励贫穷学生的方法,多采用奖学金这种“水平式的慈善”,但常常给到一半就断掉,产生的效果不大。如果有台湾版的Minerva Schools,而且保障穷人弱势的名额,让这些孩子去国外体验国际社会,这样经过历练回来的年轻人,可以给台湾产生多大的质变?

谈到台湾当前的处境,严长寿说,过去许多学者把他们在美国学到的管理学、政治学、教育学都带进台湾,当台湾在全盛时期,这些理论好像有点道理,但也产生一些迷思,让台湾误以为自己是大国、强国,其实我们是小国,所以要用小国思维来看自己,真正应该要学的不是美国,而是芬兰、挪威、丹麦、荷兰、瑞士这些小国。

他以瑞士为例,四面环山、连海港都没有,邻国都是法国、意大利、德国这些强国,所以瑞士选择中立、不与任何国家为敌,台湾也应该要清楚知道,不要变成任何人的棋子,应该要与全世界为善。

严长寿忧心表示,台湾已经错失太多机会,此时此刻,不容再内耗、斗争。他期许新的执政者看清台湾正处关键“转捩点”,呼吁全民共同摒弃政党恶斗,不分蓝绿,为“消失中的台湾”寻找出路,在世界地图上把自己找回来。◇

责任编辑:芸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