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官员发言念错字没人敢说 被指如同皇帝新衣

人气: 15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晓真报导)中共一些官员发言时“理直气壮”念错字,却没人敢提出来,竟然可以错上多年。有陆媒称,这如同上演“皇帝的新衣”。

中共媒体6日发文称,在工作中,有的官员发言时说错话、念错字,事后也没人敢说、敢提醒;有的官员叫错别人名字,被叫错者也不敢及时纠正,等等,官员的错仿佛“皇帝的新衣”,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唯独出错官员不知。

报导称,究其原因有三:其一,怕字当头,给官员指问题就是挑战权威,个别“官油子”拍马屁还不及,哪个“不长眼”的会有事没事“捋虎须”“找刺激”?

其二,明哲保身。觉得枪打出头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口无遮拦,弄个祸从口出。

其三,不愿较真,认为小问题不影响大局。若与官员较真,岂不更是“不懂事”“不成熟”?

报导表示,长此以往,官员错得理直气壮,下属听得习以为常,“读错一字、错上多年”。

此前,中共数名官员在公开场合发言时念错字,引发网民哄笑,云南省长阮成发更在近期连续三次由此陷入舆论漩涡。

去年12月28日上午,沪昆高铁贵阳至昆明开通运营。在当天沪昆高铁开通仪式上,阮成发在念稿时两次把“滇(dian)越铁路”读成“镇(zhen)越铁路”。

今年2月20日下午,阮成发在云南省的一场推介活动中发言时,把云南省抚仙湖念成了“抚优湖”。

3月27日再有网民爆料,阮成发在云南昆明五华山的现场报导上,将“饮鸩(zhèn)止渴”读错,他说旅游零负团费是“饮(jiu)止渴”。

3月30日,连中共官媒《解放日报》也来说上几句,并质问官员读错字,怎么没有人从旁提醒呢?

文章说,有官员将“熠熠生辉”读成“习习生辉”,整个主席台上诸公面色如常,充耳不闻;有官员把“趋之若鹜”读成“趋之若鹰”,未见有人提醒,因为后来他依然“趋之若鹰”;更有一位地级市官员,将班子成员名字里的“淦”读成“金”,以致为官一任,笑话八方。而读白字的领导,身边一般都有装傻的下属和同事。

文章还提到这样一个旧闻:在一次案情通报会上,官员们接连读白字:省纪委书记介绍原省委某常委的近况时说,“他在看守所里流下了千悔(应为忏悔)的泪水……”;省委书记分析省委某常委犯罪动机时说道,“身陷令吾(应为囹圄),悔之晚矣”;省长接着讲话,将“孤注一掷”说成了“孤注一郑”;市里在收看收听案情通报会之后,市委书记的即兴发言掷地有声:XXX的落马发人深省(shěng)(应读xing)。

但实际上,中共官场乌烟瘴气,盛行的是任人唯亲、拉帮结派,下属的仕途全靠当官的一句话。在中共体制内,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又能有几个下属甘冒风险进言呢?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7-04-06 3: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