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务院女官员如何被中共特务盯上(下)

投诉CBP后被FBI调查 遭华裔卧底探员“钓鱼”

华邮披露,美国联邦调查局(FBI)2016年夏天曾获得法庭发出秘密命令,去监听当时川普(特朗普)竞选总统团队的外交事务顾问佩吉(Carter Page)。(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人气: 88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3月底美司法部对一名美国务院女官员充当中共间谍、涉嫌“威胁国家安全”指控,此案被外界评为继斯诺登(Edward Snowden)之后的又一大案。

一名60岁即将退休的女官员,从1999年进入国务院工作就通过“高度机密”(Top Secret)授权,不仅清楚这些信息要对外国情报机构保密,而且也被多次告诫:如果与外国情报机构人员接触、应当及时汇报给当局;如果收受外国政府350美元以上的礼物,也需要上报。那克莱伯(Candace Claiborne)明知这些,她又是如何做的呢?

脚踏两只船 一边拿钱一边隐瞒

因为知道自己犯下的罪很大,克莱伯一直在积极隐瞒她与中共情报机构之间的联系,尤其是在面对国务院以及FBI的常规调查时,但是她却始终放不下轻松得来的钱财。

在2014年,她参与背景调查问卷、更新“最高机密”授权时,克莱伯刻意隐瞒任何跟B某、C某相关的事宜,并且面对针对家人A某的旅行提问时,她回答A某唯一一次出国旅行是去非洲,根本没有提及A某在中国居住、学习一事。在面谈后一天,克莱伯打电话给A某,告知她没有提及任何关于他在中国的事宜,以串口供。

但是这位爱钱的克莱伯却放不下轻松得来的钱财。几乎是在美国机构对克莱伯面谈的同时,她仍然有规律地联系B某,收取额外收入。克莱伯知道国家安全背景调查的面谈时间,在此之前,她联系上B某,要求汇5千美元到账户上,B同意了。但在钱转账之前,克莱伯又听说背景调查很快就要进行,她害怕国务院调查员看到这笔转账后生疑,于是立刻发邮件给B某,告知“所有事情都停住,直到面谈结束。”

面谈时,果然调查人员询问了很多国外旅行和对外联系事宜。而克莱伯采取的对策是,对调查员隐瞒与B某的关系,另一方面通过电话和邮件告知B某,删除所有她提到5千美元的回应电邮,以免后患。

中共特务联系 只用Skype和微信

为了避免自己出卖美国情报的事情被发现,克莱伯告诉他们,不要使用脸书(Facebook),因为可能会被收集情报,并表示自己已经删除脸书账号。然后每次跟中共特务联系,他们都是通过Skype以及微信(Wechat)联系,每次聊完就删除信息。

此后,2015年克莱伯再次到中国旅行,她告知家人A某要用雅虎、Viper、What’s app以及微信、apple联系。回到美国后,克莱伯再次告知A某,因为要应对国务院每五年一次的审查,要他删除她的微信账号,她担心这些信息会被发现。而且为了顺利通过审查,她还找了一位前FBI雇员,请教如何通过这种安全性审查,尤其是避开与外国政府机构有关的问题。

这也说明克莱伯很清楚哪些信息可能会被查到,她已经在考虑“安全”问题。这里面值得一提的是中共特务们从来不做无用的功课。他们之所以这么费尽周折地拉拢克莱伯,是因为他们很清楚克莱伯的情报价值。他们愿意从上海飞到北京(克莱伯曾在北京美国大使馆工作)见面,甚至在克莱伯派往非洲工作期间,还给克莱伯提供飞中国的机票或安排克莱伯去临近的非洲国家度假,在那里见面,是因为知道克莱伯的情报值那个价。

而这期间,克莱伯对国务院发出的信函、要求雇员报告可能成为外国情报机构捕获对象的邮件,她都通通回复“完全明白”,但是并没有报告过一次。

起诉CBP 无防备下反遭FBI盘查

2016年,克莱伯去维也纳、奥地利短期旅行,出境前被带到海关和边境执法局(CBP)第二层检查,返回入境时再次被CBP带去第二层检查,且在她不在场的情况下搜查了她的行李。

克莱伯非常生气,投诉CBP,随后FBI介入。到了面谈日,她原以为是行李事件面谈,结果到了现场发现FBI探员感兴趣的是她和A某在中国的经历。

克莱伯小心翼翼地隐瞒与中共特务B某、C某的关系,并对收到的礼物和回报闭口不谈。结束FBI面谈后数小时,克莱伯偷偷摸摸地用国务院内的电话亭跟A某通话,告知A某不要谈及在中国的学习经历,并说“现在要离(中共)远远的”。此后,克莱伯还让A某删除跟B某、C某有关的所有邮件以及电话信息,“我不想以后惹麻烦,请立即做!”

FBI的调查还显示,克莱伯在即将接受FBI调查时,还曾指使中共特务,销毁之前彼此接触的证据及提供给她礼品的证据。

卧底特工钓鱼执法 一切败露无遗

此后,克莱伯也刻意不跟中共特务B某和C某联系,也不让她的家人A某跟他们联络。但是事情没有像她预料的结束,到2017年1月26日、一切都结束了。那天的天气是又冷又黑,一位FBI的卧底探员(华人)扮成中共国安局(MSS)官员,在克莱伯住处等她,告知他是B某和C某的同事。

克莱伯居然邀请他(一个陌生人)到家里,两人交谈了近1个半小时。在交谈中,探员表示代表(中共)国安部对克莱伯过去的“直接帮助”表示感谢,克莱伯没有半点否认。相反,她还解释为何现在不能提供帮助,因为“跟他们过去(的审查)不一样”。在卧底探员离开时,克莱伯对他像“朋友”一样致以微笑以及挥手告别。

3月28日,FBI第二次约谈克莱伯,她再次见到这位自称是B某和C某同事的探员,才明白一切都结束了。

星期三(3月29日),克莱伯在面对美国治安法官的提问时,几乎沉默不语。法官已经下令对克莱伯实施在家监禁,并将在4月18日就此案展开初步审讯。如果被判有罪,克莱伯将面临最高20年的刑期。

国务院国家安全司官员发表声明说:“克莱伯利用通过职位之便了解到的国家安全信息,换取个人利益。这种利用个人职务之便损害国家安全的做法一直是本司严重警惕的问题。”

中共情报机构在国外的运作模式

国务院女官员克莱伯出卖情报给中共的消息一出,让美国大众哗然。媒体评价这是继美前情报人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之后的又一大案。而起诉书也有详细谈及中共情报机构对外国政府的常见运作模式。

中共情报机构由中共国家安全局(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负责,类似于FBI和中情局(CIA)的结合体。它们注重收集以及辨识外国政府对外政策的机密信息,尤其是想要获取跟中国有关的外国政府的政治、经济以及安全政策情报;同时执行反情报任务;以及收集外国政治家和情报官员的个人简历等。

它们的常见手法是,使用受训的情报人员,也通过非专业的人士收集信息。非专业情报人员被称为居间(cut-outs)或被选择人(co-optees),他们通常扮成国内外的外交官、记者、学术人员或商业人士。

针对中共看上的潜在诱惑对象,中共情报机构一般会在中国境内招揽他们,招待他们旅游或负责他们的开销。不仅通过现金,还有各种方式,包括生意业务考虑以及其它援助行为,要求他们为其服务。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04-09 6: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