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福建山东修路毁林拆厂 武汉冤民被打骨折

人气: 12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泓博报导)现在中国大陆许多地方强占强拆行为,已经引起广大受害民众的愤慨,但民众上访喊冤可能得到暴力相向,即使如此,他们仍在不屈地抗争。近日,福建厦门市、山东成武县等地民众向大纪元记者讲出了他们的受害情况。

他们说,当地政府在修路的过程中,任意主观,在未征得农民同意的情况下,即派人强毁农民林地,强拆农民养殖厂的霸道行为。

福建厦门市翔安区新店镇村民果园被毁

3月7日,福建厦门市翔安区新店镇政府派出拆迁队,来到鼓锣村村民秦蘋家的果园,将她家种的果树、蔬菜等悉数挖走。秦蘋家人问他们是什么人,带队的领导也不出面,让手下挡驾说是镇政府拆迁办的,连工作证等都不出示。

福建厦门市翔安区新店镇政府派出拆迁队将鼓锣村村民秦蘋家的果树、蔬菜等悉数挖走(网络图片)
福建厦门市翔安区新店镇政府派出拆迁队将鼓锣村村民秦蘋家的果树、蔬菜等悉数挖走(网络图片)

据称,这是为修路而进行的拆迁。此前,有镇村干部多次催促秦蘋家人搬迁,政府一个月提供300元过渡费,其它如土地征用费、青苗补偿费、安置费等一概没有,而且安置时间、安置地点等都没有谈。因此秦蘋家一直不知道怎么办,加上家里目前只有老人、孕妇和小孩,其他人外出打工,而未做任何搬迁准备。

从3月7日到现在1个月了,当地政府没给秦蘋家任何说法。秦蘋说:“我们也不敢上访,都是官官相护,搞的不好还可能被抓被打。”鼓锣村涉及搬迁的有10户,目前有5户已经签订了协定,但怎么补偿都不公开,村民都不知道。

秦蘋说:“只要办的公正、公平、公开、有理,说的我们心服口服,不需要政府拆,我们自己拆。”我们农民一次次的配合政府部门,得到却是这样的欺诈、强征、强拆!上诉无门,我们农民应该怎么办?

山东成武县农民鹅厂被强行拆除

3月24日,山东成武县因为要修路,派出有公安参与的强拆队来到孔庄村,将农民办的鹅厂强行拆除,引起农民的极大愤慨。一个15岁的孩子给他们拍照,被扔进鹅的粪便池,也有妇女被打了。当地村民希望媒体把这事给报导出来,让全世界的华人看清楚中共的匪性。

山东成武县派出有公安参与的强拆队来到孔庄村(网络图片)
山东成武县派出有公安参与的强拆队来到孔庄村。(网络图片)
山东成武县派出有公安参与的强拆队来到孔庄村(网络图片)
山东成武县派出有公安参与的强拆队来到孔庄村。(网络图片)
山东成武县派出有公安参与的强拆队来到孔庄村(网络图片)
山东成武县派出有公安参与的强拆队来到孔庄村。(网络图片)
山东成武县派出有公安参与的强拆队来到孔庄村(网络图片)
山东成武县派出有公安参与的强拆队来到孔庄村。(网络图片)

目前,政府下了封口令,具体情况当地村民不敢再透露。

武汉数十名访民政府门前喊冤

4月6日上午,武汉数十拆迁户访民聚集在江汉区政府门前,要求政府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请愿者提供的视频中,可见穿状衣的请愿者在政府大门前不停地高喊“还房子”等口号。有穿制服的警察在场拍摄,但未有做出干预行动。

武汉数十拆迁户访民聚集在江汉区政府门前要求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网络图片)
武汉数十拆迁户访民聚集在江汉区政府门前要求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网络图片)

江汉区拆迁户潘和平当天下午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有政府官员勾结黑恶势力,强拆他们的住房。为此上访多年,但仍然得不到安置。

潘和平说:“我们家里有两个残疾人,还有90岁的父母亲,我们在外面租房子五年了,他们连一分钱的过渡费都没有给我们。”“我们要求给我们安置费,可是他们就不跟我们谈政策。”

拆迁户韩玲说,这两天武汉市下大雨,访民在雨中投诉,在哭求,只哀求政府能够在原地“拆一还一”。“你就把我是什么,你补给我就行了。”

另一位江汉区拆迁户金冬桂说,她家的房屋从2013年遭暴力强拆至今,安置没有得到任何解决,这令她家蒙受巨大损失。在该市巡视组巡察期间,地方政府人员对她全家人进行各种骚扰。“派一些混混到我的住处进行威胁。希望大家阻止江汉区政府对我进一步伤害。”

拆迁户张先生表示,目前武汉房价愈来愈贵。这些被强拆房子的访民,根本无力购买在原住址的房屋,而大部分请愿者希望原地安置。这边拆迁历来都是暴力强拆。相关部门受理这个案子后,也不立案,也不解决,只是你推、我推,踢皮球。

武汉两访民被打致骨折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4月1日下午5点左右,武汉市硚口区长丰村访民胡玉玲在路上,被一群头戴帽子、口罩的男子,用钢管将她的右脚打似骨折,右手掌骨断裂、三根错位,现正在医院治疗。这伙人开一辆无牌照的面包车,打了就跑了,前后不到两分钟。

武汉访民胡玉玲被打致骨折(网络图片)
武汉访民胡玉玲被打致骨折。(网络图片)

胡玉玲家自2012年遭遇征地拆迁。在她拒绝拆迁补偿的情况下,房子被强拆,开始不停上访,两次被打。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2015年12月16日,胡玉玲与武汉十多位访民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自焚抗议,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一年零一个月。今年1月15日刑满出狱。出狱这段时间,也没人身自由,总有人跟踪。

另一位武汉拆迁户访民叶明胜也遭到当局雇用的黑帮成员打致肩胛骨骨折。

湖北鄂州访民被送精神病院

湖北鄂州访民蔡建平和妹妹蔡应兰到北京上访,3月5日被鄂州市梁子湖区涂家堖镇官员带回后,蔡应兰被强行送入鄂州市精神病医院。

蔡应兰被强行送入鄂州市精神病医院(网络图片)
蔡应兰被强行送入鄂州市精神病医院。(网络图片)

蔡建平说,她所在的田官村村委会以“土地确权以及新农村改造”为名,强行将农村改造和粮食补贴的相关款项占为己有。她曾多次向地方政府反映实情,遭到推诿,无奈之下,才到北京上访。她并说,妹妹蔡应兰患有间歇性精神障碍,自理能力属于正常,从无恶意攻击性和破环性行为,在武汉治疗情况良好。#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04-08 7: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