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宁:四川泸州通报会少了关键的主角

人气: 324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4月08日讯】针对四川泸州泸县太伏中学初中生赵鑫坠亡事件,官方有了新的回应。4月7日,四川泸州市委市政府召开媒体见面会,通报了调查情况。根据该事件调查技术负责人、四川省公安厅刑侦局刑事技术处处长王庆红所言,当局最终的结论就是:赵鑫身体上的损伤符合外轻内重、暴力巨大的损伤特点,损伤均为高坠伤;无其它暴力加害形成的损伤;无死后伤。

通报还特意强调了赵鑫的家庭情况,并称其同寝室同学证实,因为翻墙离校事件,赵鑫害怕其“有点凶,很暴力”的父亲打他。加之当晚赵鑫发烧,官方是否在暗示赵鑫“自杀”有理由呢?

此外,官方还称通过对2015年(赵鑫2015年入该校念书)以来太伏镇派出所接处警登记,以及对住校学生、部分学生家长等进行调查走访,未发现校外闲杂人员对校内学生实施敲诈勒索、强行收取保护费、教唆犯罪等案事件。太伏镇派出所也未接到该校学生涉及此类案事件的报警及求助。因此,赵鑫被欺凌致死不存在。

然而,不管泸州当局、警方如何振振有词,却依旧无法取信于民,因为通报会少了关键主角:赵鑫的父母。或许,有人会说,官方本来就不必需要当事人出现。是的,这样的做法通常只有在一党专制的国家中才会出现,看了那么多西方的律政剧,早已知道,作为公权力一方的政府,绝不能自说自话,一定要回答当事人、民众所有的质疑;而西方的媒体也会将各方看法公诸于众。

可是,在赵鑫死亡案中,我们看到的是泸州当地政府的封锁网络,阻挠、骚扰记者采访,暗示、威胁干扰相关人员,抓捕抗议民众,封杀赵鑫家人与外界的接触。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当地官员在事发后的一次会议上就确定了赵鑫的死因,之后再成立了貌似公正的调查组,拿出了貌似“合乎逻辑”的结论。这能让人相信吗?如果心里没鬼,这又是为何?

还有一点,泸州当局没有回应的是,为何在赵鑫父母未到现场之前,警察要去殡仪馆强行抢走遗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让其父母见其最后一面实属人伦常理,难不成是要背着其父母将其火化好掩盖罪证?这大概也是赵鑫父母强烈质疑孩子死因的所在。

此外,从当局在通报时对于赵鑫父母的质疑、态度不置一词来看,只能说明他们迄今并不认同官方的结论。根据网络最新曝出的警方与赵鑫父母的对话,可以验证这一点。在视频中,警察的含糊其辞以及极力劝其父母接受警方的结论,与赵鑫父母,尤其是其母亲的拒绝,甚至不惜自己亲身测试来证实儿子的创伤并非高空坠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因此,就像赵鑫的父母不相信官方的结论一样,我们也有理由不相信泸州当局的结论,因为在没有公平、公开、公正的前提下得出的结论,只能糊弄那些长期被洗脑的国人。如果泸州当局真的想要证实其结论,那不妨请出赵鑫的父母和其亲属,让他们公开发声,让他们告诉我们:孩子死前的惨状;孩子生前是否遭受校园欺凌;家庭是否有报案;孩子回家曾说过什么;警方对他们都说了哪些话……泸州当局敢吗?

不管这件事的结局如何,它与雷洋案、辱母案、呼格案、河南性侵幼女案……等一系列触碰人类底线的案件一样,都注定会在历史占有一席之地,它们让中国人看清了共产党是什么货色,看清了为什么中国人活的如此悲惨。看看一个参与泸州维稳的武警的留言,就知道中国老百姓心中又多愤怒。该武警称,当百姓和武警对峙时,老百姓为了让前排的人吃饭,让小孩在大人的肩头上爬着递包子递瓶装水,但没一个给武警。“那一刻我流泪了,不是因为饥饿,而是很痛楚,感觉人民已经不当自己是子弟兵了。”而百姓之举,无疑预示着中共正走在消亡的道路上,因为其民心尽失。#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4-08 7: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