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和平被服药并戴工字链 王全璋仍杳无音讯

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儿子泉泉期盼他早日回家。(李文足推特)

人气: 21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目前已经回到家中的709案被捕律师李和平,在被超期羁押期间,不仅被强迫服药,还被戴“工字链”酷刑折磨。而另一位律师王全璋至今仍音讯全无,他的妻子担忧王全璋身体是否出了问题,为何中共当局至今不肯透露半点风声?

5月9日下午,被中共当局羁押669天的李和平律师回到家中,被捕前还年轻帅气的他而今变成了一个小老头。外出办事的妻子王峭岭,在收到去他们家看望李和平的朋友发过来的照片时,竟没有认出自己的丈夫。

另一位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看到李和平的境况,更加担心丈夫的安危,儿子泉泉一遍遍“我爸爸为什么不回来”,让李文足更为难过。

王峭岭认不出被酷刑后脱相的丈夫

回到家中的李和平律师,已是满头白发,特比消瘦。(知情人推特)
回到家中的李和平律师,已是满头白发,特别消瘦。(知情人推特)

“他精神上还可以,但是整个人消瘦得不成样子,头发全白了。不仅我没有认出他,女儿也没认出他。他看起来像个小老头了。”王峭岭说。

王峭岭告诉大纪元记者,丈夫在监狱中遭到了很严重的酷刑,比如被殴打、被要求持续保持某种姿势很长时间。此外,李和平从一开始进到看守所就被要求服一种所谓治高血压的药,身体受到很大损伤,出现肌肉疼痛、眼睛看不见的症状。

王峭岭说,李和平被长期与世隔绝,并被要求诬陷别人,同时自诬,但李和平都拒绝了。

据人权律师李方平披露,600多天的炼狱中,李和平受到很多不人道的对待,“因为到看守所拒不认罪配合,(李和平)被24小时加戴‘工字链’连续几十天之久。而里面死刑犯也只要戴脚镣、手铐。”

“饱受折磨!作为家属,我们将带他去做全面的体检,要调查清楚这一切,我不会闭嘴的,一直会接受媒体采访。如果让他现在对媒体讲话可能有点困难,因为官方对他进行严格限制。”王峭岭说。

王峭岭透露,5月10日上午她会同李和平一起到将台路司法所报到。据知情人披露司法所要给李和平戴“手表”(电子监视器),李和平坚决不戴,王峭岭说,要是戴表回家,进门我就砸了!

李和平于今年4月28日,被天津二中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宣判后的第12天,李和平才出现在位于北京的家中,与妻儿们团聚。

李文足:王全璋的身体是出问题了?

然而“709案”中的另一律师王全璋至今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既无官方造谣消息,也无其他任何音讯,并且当局一直不让律师见他。

“和平爸爸(昵称)回来那天晚上,泉泉扑到我怀里:我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他一直问我,他是个情感很细腻又很执著的孩子,像他爸爸一样。以前一直跟佳美姐姐(王峭岭女儿)一起等爸爸,帮助妈妈救爸爸。现在没有看到自己的爸爸,对他触动特别大。”李文足说,“看到满屋子来看和平爸爸的人,他拉着我跟我说:妈妈,你陪我去泽远哥哥(李和平的大儿子)屋子里躺会儿吧!他希望避开人群,找一个安全的房间。”

儿子的反应让本来就担心丈夫的李文足更难受。第二天早上儿子起床后仍旧追问:我的爸爸,为什么还不回来。李文足说:“我只能劝他,我们再坚持一下,爸爸就会回来,他非常渴望见到爸爸。”

被关押的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儿子,举着“爸爸快回来”的纸张,令人动容。(网络图片)

王全璋律师遭抓捕前与妻子李文足和两岁儿子合影。(大纪元)
王全璋律师遭抓捕前与妻子李文足和两岁儿子合影。(大纪元)

据李文足介绍,王全璋律师曾经代理过很多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本来不了解王全璋工作内容的她,从丈夫朋友口中得知,他在代理极具风险的案子。

“我劝过他一次,我说你能不能为了家庭和孩子考虑一下,毕竟我们还要生活。他说:本来这些人就是无辜被迫害,如果我再不去帮他们,那他们怎么办?”李文足表示,自听到丈夫这样的解释,她再也未劝阻过他代理法轮功学员的案子。

“他这个人就是很执著,对自己接手的案子特别认真负责。他的朋友都说他是把工作当作事业,在用生命去完成。”李文足说。

她还讲述了一个感人的例子。有一次,王全璋替一位法轮功学员辩护,被法警扇了100多巴掌仍然坚持,“我就在想,他,他怎么就那么傻……”

深陷囹圄的王全璋从2015年7月9日至今没有半点消息传出。李文足质疑:是不是因为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她希望外界能多关注王全璋的情况,她自己也会持续抗争下去,一直等到王全璋回家。

李文足和王峭岭10日联名发布通知,星期五(2017年5月12日)上午9:30,她们将向最高法院反映709案的违法问题,要求最高法院调查王全璋律师失踪670天的问题。并贴出最高法信访处地址:北京朝阳区小红门乡红寺村40号,她呼吁大家一起关注王全璋。

5月13日,李文足将跟王全璋的代理律师一起到天津,因为丈夫的案子被起诉到法院已经三个月期满了。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7-05-11 11: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