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中国人如何才能摆脱监控

人气: 49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5月16日讯】我是一个普通的工程师,曾经和一些科学家一起工作过,一直被监控。2003年,我无意中发现我一直被监控多年,为了过几天卫生间里没有摄像头的生活,我辞掉工作去旅行。旅行途中,我被多个团队监控,有安全局,有武警,有警方,有媒体。

其中一个监控我的团队,得意洋洋的对我说,他们已经把全中国总监级别以上的人都监控了,他们工资不高,但待遇很好,基本上要什么有什么。

另一个监控我的团队,应该是警察为主,他们很多人觉的我很弱智,想把很多案件推到我头上,只要死我一个,警方就能破几十起杀人案,几十起强奸案,上百个警察就能立功受奖,可以往上爬。北京,深圳,云南,四川,江西的警方都有参与其中。他们明知道案件不是我做的,但为了自己往上爬,都要我死。杨新海就是他们陷害成功的样例。他们想用同样的手法让我死,好在我不是普通农民家的子弟,才侥幸捡回一条命。

杨新海:1970年出生,高中肄业,原籍河南省正阳县。高三时离家出走之后,杨曾先后到过山西、河北等地,在一些煤矿、建筑队上打工,期间因盗窃、强奸被2次劳教,1次判刑。从2000年9月起直至2003年8月,杨新海曾横跨皖豫鲁冀4省,疯狂作案26起,杀死67人,伤10人,强奸23人。

我旅行结束后,监控一直继续,但对我的监控似乎减弱了一些,有的监控团队不在理会我。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没钱,监控我敲诈不到钱,我已经被逼自杀一回,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再要逼我死不是那么容易,监控人员于是把精力放到其他人身上了,他们把精力放在市长的女儿,局长的女儿,有钱人的女儿身上了,只要把她们的隐私和把柄握住,随便敲诈一下都能有很多钱,没有精力理我这个穷鬼了。可能省长家也难逃监控,因为,我旅行结束后,一直有个省的省长派人来问我,是谁进了他家?我自己都被监控,我哪知道是谁进了省长家,问我也是白问。应该是安全局的人了。

为什么这些监控人员这么嚣张,毒辣,是因为中常委给了这些人权力,给了这些人设备。所有被监控的人都无力反抗,那怕你是官员和有钱人,被监控的人只能忍受羞辱和敲诈,甚至丢掉性命。

只有中常委得到应有的报应,只有监控人员得到应有的报应,百姓才能不被监控。

投书人 苦莲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5-16 2: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