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罗馨:智慧人生

人气: 36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5月19日讯】兰,是我中学时期最好的朋友,形影不离。她生的端庄漂亮,挺拔有气质,热爱舞蹈,并梦想着成为一名舞者或者演员。但是由于我们大学不在一个省份上的,渐渐的失去了联系。毕业后,从老家偶然打听到,她定居武汉,有了家庭孩子,而我和老公定居上海,也有了孩子。日子就这样重复著。

找回兰,是在两年前,那阵子,我频繁梦到她,对她的想念也愈发强烈。终于,在孩子出生百天的时候,我回老家,辗转找到了她的父亲,当十年后,电话里再次听到兰喊我名字的时候,我泪如雨下。就这样,我们恢复联络,又成了最好的朋友。

现在的兰,辞去了之前工作了八年的大学后勤工作,去往北京电影学院进修。我知道,这个决定是艰难的。起初遭到了家人极力的反对,但是她热爱舞蹈,热爱表演,之前的工作除了打杂与勾心斗角,再没有什么可想起。当时听她的这个人生计划,其实我内心里是不赞成的,我知道,这个圈子很乱。但是我也知道,她是个好强,也有毅力的人,做演员也是她一直的梦想,所以我心里更多的便是祝福。

然而,去了北京,她才知道,演员这条路,不是花高价学习专业、有身姿,就可以实现的。人脉、权势、投资,更有甚者,是被潜规则,否则是没有好戏,甚至没有剧组会给机会的。一年的学习计划,刚进行了不到一半,兰就开始迷茫了,这条路到底是否该走,怎么走?

每天面对这样的问题,我真心为她着急和担心。最开始,我是鼓励她,先安心学习,有这么好的舞蹈基础,形体气质,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定会有好的剧组和导演给机会。再接着,兰通过北京的圈内朋友,见过三、四个剧组,很明显,她的条件是优于其他人的,却总是落选。熟人曾经给过暗示,经纪人也给过暗示,兰懂,我也懂。面对这个曾经猜测到的乱象,我眉头皱起。

回想着兰总是在电话里和我开心的讲解著表演中声台形表的含义,自己的水平,和需要去追赶以达到更好的成绩,我都非常心疼。一个人在北京,留下家庭孩子和父母在武汉,只为了在年轻的时候通过努力闯出一片天地,实现自己的梦想。三十岁的年纪的确不太适合这个圈子,但是也确实有圈内人士相中了她。然而说白了,太多的人想成为演员成为明星,凭什么给机会呢?其实答案就摆在那里。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一杆秤,支撑着我,去劝劝她,永远不能偏离真正人生的方向。

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有这样的一杆秤,只是有着不同的标准。如何去判断一件事情该做不该做,怎么做,这样的问题无时无刻不在困扰我们。而在我的内心深处,始终有着那么一个标准,就是真、善、忍。我老公的家庭中,公公、婆婆、婆婆的婆婆,以及公公家很多长辈,都是法轮功的修炼者。

我最起初走进这个家庭的时候,我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我并没有抵触情绪,因为信仰自由,我要先去了解,才能加以判断。我看到的是,老公家庭的和谐谦让。后来通过一些资料,了解到了很多不可想像的法轮大法的真相。我很庆幸,我可以看到这些真相,我很感激,让我知道真相,并通过伟大的师尊,得知了宇宙的真理和做人的标准,那就是真、善、忍。

从二零零四年认识老公至今,法轮功在我的认识里,变的越来越明朗,一切负面的宣传,不过是共产党由于无力阻止正义的传播而恶意制造的虚假新闻,栽赃陷害法轮功。众多法轮功修炼者,因为修炼而被剥夺自由,因为宣扬正义而被关押。而我公公,就是其中之一。他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了,不判也不放。因为判,没法律依据;不判,共产党六一零非法组织不甘心。而他被长期迫害的原因竟然仅仅是因为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这就是邪党的法律,公然践踏人权,亵渎法律。

像公公这样的法轮功学员做的事情,不过是讲述法轮大法好的真相,维护正义而已。在这样的大环境里,我看到的是众多法轮功修炼者,以真、善、忍的标准来做人做事,在工作中和生活中,我也时常用这个标准来引导自己,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我会先找自己的原因,是我太粗心,还是我说话方式不对,还是我准备不充分。身边与我交流合作的人,很少会遇到有争执的时候。出门在外,难免遇到陌生人求助,或者遇到陌生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心里的信念,总会引导着我,先以大善去对待,伸手相助,回以笑容。虽然有时候会吃亏,但是于内心来讲,是平和的,是幸福的,是充满希望的。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我感到自己在一点点的被宇宙大法真、善、忍同化著。

兰,作为我最好的朋友,我错过了她的大学生活,错过了她的婚礼,错过了她从少女到妈妈的转变,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本善良单纯,她的能力与条件足够去发展演艺事业,为何被逼去面对这样社会的人际与交易中?我在兰面对“该与不该”的问题,我用我所理解的真、善、忍大法的法理,给了她一个明确的建议。

我告诉她:“亲爱的兰,我们是最好的闺蜜。我们彼此了解,有着共同的价值观与人生观。面对你的梦想,我也是多么希望你可以成功。然而面对演艺圈,面对好与坏,善与恶,你是否明白,你的一次选择可能会造成永久的伤害,伤害自己,伤害家人。如何去回答你的问题,我的答案,很明白,学习表演,丰富了你的人生,实现了你对演艺的专业学习,至此,已足矣。因为,走进演艺,如果要拿自己的清白做代价,这是万万不可取的。人生来就是受苦的,我们做了好事就积德,做了坏事就造业,德多了,将来会得福报,造业多了,将来都要还。什么是好,什么是坏?问问自己,这个选择是否遵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得与失是否值得?也许走出这一步,你有可能遇到导演可以将你一夜捧红,然而你会真的快乐吗?违背了良心,违背了宇宙的真理,这就是在造业啊。作为朋友,我支持你学习,但是绝对不支持你以这样的方式换取成功。”

兰在那头不说话,她是一个信任我的人,这些道理,我时不时都会和她提起,渐渐的,她明白了,并急切想知道如何才能做好人,什么是修炼?怎么修炼,什么样的师父才能给以正确的指导?

在师父真善忍的指导下,我同样保有一颗善心和兰多次沟通著,按照这个宇宙标准去给她分析问题,给予建议。她的身边不乏有人鼓励她“豁出去”,她曾经动心过,因为她太渴望成功,只有我一个人,坚决反对着。因为我们的关系十分要好,她理解我的好意,也深知“豁出去”的后果,有了真善忍的标准,做事情太容易分析出该与不该,如何去做。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就是我们生活和工作中的最佳指导。

讲过和兰交流,目前,兰已经清醒认识到了问题,并已经决定五月份北影进修结业后,转身去北京舞蹈学院考级,之后,便回武汉自己开舞蹈教室。她有爱心,表达能力好,渐渐明白法轮大法的一些法理,也变的更加善良和乐观,我相信这样的老师,可以带出更多拥有着真善忍特性的学生来。我一直认为,舞蹈才是兰该走的事业之路,纵然没有做演员那么来钱快,但是心里踏实,桃李满天下的幸福,也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

再次聊天,兰总是对我当时的极力阻止充满感激。我们聊的再也不是演艺圈里的乱像,再也不是如何才能得到导演的机会,看看如今那些没有营养的电视节目就能想像。我们聊的更多的,是今天遇到的事情我们是如何去宽容去向内找原因的,如何用真善忍去解决的,是关于舞蹈教室的步步计划。舞蹈专业出身的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路。

有多少人,也同样在探索人生的路,只是,他们还没能有缘得知正道,在扭曲的价值观与社会观下,变的急功近利,尔虞我诈,变的不像自己。正如一段话所说,有目标的人在奔跑,没目标的人在流浪;有目标的人在感恩,没目标的人在抱怨;给人生一个梦,给梦一条路,给路一个方向。我是多么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了解到这样的宇宙大法,给予人生正确的方向,拥有和我、和兰、和众多法轮功修炼者一样踏踏实实的智慧人生。#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5-19 2: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