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让人沦为廉价奴工的苏共经济暴政

作者:夏侯

前苏联古拉格集中营囚徒和苦力 (美国之音)

人气: 15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23日讯】在中共的话语系统中,共产党称1949年以前的中国是“万恶的旧社会”。而这个所谓的“旧社会”,曾经出现过国民生产总值占全球80%,从摇篮到坟墓福利完善的大宋朝;出现过疆域辽阔,力促中华文化西传的大元帝国;出现过从工艺水平到传统文化都是最高顶峰的大唐王朝;出现过垂衣裳而天下治的人文初祖黄帝;也出现过汉武雄风打通丝绸之路的大汉王朝……

五千年的辉煌成就,从卓越的科技、精美的工艺器具,到正统的神传文化;从璀璨磅礴的宫廷乐舞,到浩瀚纷繁的经典子集;从包容开放的治政思想,到社会福利俱全的先进体制……每一个王朝的辉煌都足以让炎黄子孙引以为荣,信以为傲。

当然,笔者并不否认,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出现的兵征乱世,也只不过是骇浪惊涛掀起的波澜,不足为奇。

然而中华的人文辉煌,在近百年的共产红祸中,被无神论当作“破四旧”、封建迷信全然砸烂、摧毁和践踏。在历史上,华夏子孙曾经信心无比,自信地顶天立地于中土,笑迎万国来朝。身为炎黄子孙,无论我们的人文价值,还是生命、道德价值,从未低廉过。

而在近百年来,共产党窃取政权后,中原大地华夏子孙的命运便急转直下,无论我们的文化价值,还是生命价值,都被共产奴化得极端廉价。

人世有代谢,山水有轮回,百年共产主义以谎言、恐怖和屠杀建起的巴比伦塔,随着神传文化的复兴,如今正在轰然倒塌。

本篇将以斯大林时代,苏共暴政之一“工业、农业集体化”导致的种种乱象,还原共产主义奴化、杀戮平民百姓的历史伤痕,以反思当今仍然存在于中共体制下的奴工现象,为何国人的生命和价值会被折磨得如此低廉?

************************

恐怖的经济实验——集体工业化、农业化

1925年12月,苏共党代会通过决议,要加大力度实现工业化。而实现工业化的理由之一,是1927年12月斯大林单方面认为欧美等国正在整饬军备,再次发动一场世界大战,以武力干涉苏联。苏共为了对付这一假想敌,认为必须建立强大的国防工业系统,使苏联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强国。按照国防军备的需求,苏联开始工业化建设。

因此,1928年开始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大规模工业计划。于是重工生产,譬如钢铁、煤炭、石油、重型机器、大型工程等全部置于苏共中央管理下。

1929年,斯大林作出决定,要实现工业化,就要首先实现农业集体化。于是一场以牺牲国家和人民巨大代价进行的恐怖实验开始了。

斯大林想依靠国内的资本积累,实现国家工业化。这意味着,低层百姓必须按照最低廉的价格,用粮食来供应国防军队、各线产业工人、城市居民。这一政令,直接导致农民成为彻底的无产阶层,成为受共产党任意奴役的农奴和奴工。共产党宣传要消灭农村的“剥削阶层”,那只是为了转移大众视线使用的借口。事实上,农业集体化的最大受害者正是底层的百姓。

在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统治期间,沙皇任命斯托雷平担任总理,由他主导的土地改革,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当时俄罗斯的经济,无论人口增长,还是经济增长都居欧洲第一,而国民生产总值排名世界第五。但是辉煌的经济成就毁于一战以及列宁领导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列宁的共产运动,杀害富农,抢夺富豪财产,暴力实行资产公有化,直接摧毁了俄罗斯的农业经济基础。

苏共的农业集体化像是一座大山,将农民深深地压入社会最底层,比1861年以前的农奴还要残酷。因为作为农奴他还可以当家作主,还可以拥有私人的财产,领有属于自己的谷物和牲畜。

而共产体制下的集体农庄,把底层百姓打入农奴的境地,无限制地压榨他们的劳动成果,他们的付出,只能换回一点最低的聊以活命的口粮。1935年,一户农家全家人一年的辛苦工作,只能从集体农庄中得到247个卢布的报酬,这个价格只能够买一双靴子。

农业集体化的灾难性后果,是它摧毁了俄国的农业基础。十月革命以前,当时的俄国是世界上粮食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但共产窃权后,俄国百姓就和大饥荒结下不解的恶缘。

斯大林要求要在三年内完成“五年计划”的生产目标。但这一违背经济规律、违背人性的党魁命令,产业工人人数从三百万爆增至六百四十万,即使耗费庞大的人力物力资源,以拚死的速度昼夜赶工,也都难以实现这项经济目标。为此产生了形形色色的社会问题,以及人为制造的刑事案件。

践踏人性的共产大肃杀

1928年开始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大规模工业计划。斯大林想证明社会主义的可能性和优越性,就要加大速度尽快实现工业化,人们即使疯狂地工作,粮食不见增产,生产指标遥遥无期。

斯大林大清洗的大恐怖时期,苏共政治局给各地警察局定下枪决指标,命他们按照百分比把当地居民的百分之几的人拉去枪毙,百分之几的人送往集中营服苦役。譬如:1937年6月2日,苏共政治局制定了一项指标,要求莫斯科市和莫斯科省“清理”三万五千人口,其中五千人要处以枪决。

一个月之后,中央政治局又给全国各地定下达抓人指标,其中有七万人不经庭审就立即枪决。被处死的绝大部分人,接受过高等教育,并有一技之长。因苏共假想这些知识分子思想活跃难以管束,对流行的“破坏活动”有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因此枪决了他们。

苏联将军德米特里·伏尔科哥诺夫(Dmitrii Volkogonov)在研究历史档案时,他发现了三十份判以死刑者的名单,签发于1938年12月12日。这位将军当时非常惊愕。因为这三十份名单,共记载了近五千人的姓名,未经任何庭审,就被斯大林签字全部处决了。更为诡恶的是,斯大林签完这些名单,就跑进克里姆林宫的私人影院欣赏电影去了。斯大林一连放了两个片子,其中之一的竟是喜剧《欢喜冤家》。

在斯大林灭绝人性的恐怖肃杀狂潮中,平民百姓都被迫地卷入了大清洗的狂澜。他们要么告密,举报自己的亲友;要么做深入的自我批评和检讨,极力贬低自我的行为。在狂热的政治氛围下,似乎一个人不举报谁,就会成为党的异己分子,于是人与人相互信任维系的纽带,被狂热的举报活动冲击得荡然无存。

当时俄罗斯流传一句笑话,一个正常的人只能像一头蠢猪那样活着。这些知识分子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有自己的专长,但在共产运动中,人性的尊严和价值,就被践踏的一文不值。

(未完待续,下接《恐怖经济暴政 农民破产成为无产阶层》)#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7-05-23 6: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