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卫影响力江河日下 陈冯富珍掌舵十年内幕

陈冯富珍即将下台前夕,世卫爆出奢侈丑闻。(JOHN MACDOUGALL/AFP/Getty Images)
人气: 853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5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导)近日世卫成了多方关注的焦点,首先是世卫大会2009年以来首拒台湾旁听,再者是尽管世卫连年来经费严重不足多次哭穷,但世卫高层每年出差经费却高达两亿美元,远超爱滋病等重大卫生项目的经费。秘书长陈冯富珍出行乘头等舱,下榻五星酒店的总统套房,奢靡程度震惊各界。

第70届世卫大会(WHA)于5月22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为期10天。大会上将选出新一届秘书长,接替现经任该职十年的陈冯富珍

陈冯富珍任期将于今年6月30日结束,世卫公布的下届总干事的人选中,包括是埃塞俄比亚前卫生部部长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曾任联合国秘书长埃博拉特使的David Nabarro,以及前巴基斯坦卫生部长Sania Nishtar。23日,Ghebreyesus当选世卫组织秘书长。

世卫大会召开前,台湾议题成为中文媒体的热点。尽管美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向世界卫生组织(WHO)表达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出席WHA的立场,台湾在截至日前仍没有获邀。正在日内瓦的台湾官方和民间团体人士,也被排斥在会场之外。台湾自2009年以来每年都是世界卫生大会的观察员。

分析认为,由于陈冯富珍是北京钦定的世卫组织秘书长,因此她被认为“忠实执行”北京有关台湾能否参加世卫组织活动的指令。

下台前曝出奢靡丑闻

陈冯富珍马上要下台前,世卫曝出奢侈丑闻。美联社引述内部资料称,多次声称资金不足的世界卫生组织,每年出差费高达2亿美元,远远超过世卫组织去年在爱滋病及肝炎项目上的7,100万美元、防治疟疾的6,100万美元、防治肺炎项目中的5,900万美元。

秘书长陈冯富珍出差时作风奢华,不仅搭头等舱,还住总统套房。最近陈冯富珍到访几内亚,入住首都康纳克立顶级酒店最昂贵的总统套房,每晚房租大约1,000美元。

报导引述世卫内部人士形容陈冯富珍“其身不正”,十多年来令奢糜作风在世卫蔓延。在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世卫高层在西非坚持乘直升机视察,但十多年前则是坐吉普车。

据了解,世卫每年约有20亿美元预算,由194个成员国分担,其中以美国出钱最多,接近3亿美元。自2013年以来,该组织的出差费总计高达8亿300万美元。之前美国总统川普曾炮轰联合国已经沦为一群人聚会,吃喝玩乐的俱乐部,被认为一语中的。

陈冯富珍接掌世卫十年乏善可陈

被认为由中共买票送上世卫秘书长之位的陈冯富珍在卸任之前,国际卫生界已开始对陈冯的工作进行“清算”,形容在她掌管世卫的10年间,对寨卡、埃博拉病毒等疫情处理不力,世卫的影响力不断下降。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导,早先世卫提早发现各种疾病风险,以及提供应对方法,积累了名声。但2014年西非爆发埃博拉疫情,世卫等到疫情爆发了8个月,非洲已经有1,000人死于埃博拉病毒后才推出抗疫措施,被批评反应迟钝。埃博拉疫情导致1.1万人丧生。

专研公共卫生系统的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律教授Lawrence Gostin此前接受路透社访问,坦言世卫在埃博拉疫情后已失去光环。

哈佛大学全球卫生研究院负责人Ashish Jha更质疑为何没有人需要为埃博拉疫情负责:“当你看到埃博拉疫情应对上的问题,但是却没有人在日内瓦失去工作。”他认为各界捐款人对世卫失去信任,导致组织在筹款上遇到更大的困难。

医学杂志《The Lancet》编辑Richard Horton认为,今次世卫选举足以决定组织未来成败,希望下届总干事拥有足够勇气,能够独立行事,并将人民置于政府之前。

10个有影响力的公共卫生专家早前在《英国医学期刊》发表文章,批评陈冯富珍没有积极关注各国经济对全球医疗健康的影响,而且近年在筹募医学研究资金方面,亦逐渐让其它组织追上,在她掌权之下,世卫组织的影响力不断下降。

陈冯富珍改革世卫经费结构 利益驱使

2015年8月4日,世卫组织曾发表通报称,在刚刚过去的7月份,由于行动经费严重短缺,该机构被迫暂停了在伊拉克10个省份开展的绝大部分医疗卫生援助行动,目前近300万民众无法获得迫切所需的关键卫生服务。

香港独立媒体人张居輋去年底曾发文称,世卫面对着不少资金短缺的问题;就在2016年,世卫新组成的突发卫生事件规划亏欠的资金就达二亿美元;此外,世卫应急基金因为资金不足问题而无法得到补助的费用,基金在2014财政年度末只剩下八万多美元。

由于经费困难,陈冯富珍发动世卫进行经费结构的改革。陈冯富珍认为“灵活的筹资方式依然是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将使世界卫生组织能够更迅速地适应不断变化的挑战”。“世界卫生组织将努力吸引新的捐助者,并将探索新的资金来源,以便扩大世界卫生组织的资金基础,例如在不损害独立性或不加剧机构分散程度的情况下,吸引新兴经济体会员国以及基金会、私有部门和商业部门的资金。”

近些年来,世界卫生组织对自愿捐助的依赖日趋严重,但外界认为,世卫组织因依赖自愿捐助导致的世卫组织独立性受损、世卫组织领导全球卫生事业的权威性面临削弱。

2010年6月,《英国医学期刊》杂志发表的《利益冲突,世卫组织和流感“阴谋”》,质疑部分世卫专家与制药企业共同“夸大”甲流疫情。

世卫组织公布的负责评估甲流疫情的紧急委员会专家名单中,其中有5名专家被曝与制药巨头过从甚密,曾经或目前在接受葛兰素史克、诺华、罗氏、百特、赛诺菲等制药巨头的资助。上述制药巨头多是甲流疫情的受益方,或是甲流疫苗提供方,或是治疗甲感药物拥有者。

但结果证实,此次的甲流疫情中因病死亡的人数甚至还低于普通的流感,世卫组织后来撤销了对甲流疫情的最高级别警戒。但之前世界各国已经不得不削减卫生领域其它开支,批量购买大型制药商的甲流疫苗。

各国为如何处理“囤货”而犯愁的同时,大型药企却赚得盆满钵满。达菲是世卫组织“钦点”药品,受益于流感疫情,瑞士罗氏制药的达菲销量猛翻5倍,达32亿瑞士法郎。疫苗供应商诺华制药销售总额增长了5倍多,达到13.6亿美元。

《纽约时报》曾引述批评人士表示,陈冯富珍容许各国政府左右世卫组织,满足他们自己的需要,而不是立场坚定地充当全球卫生领域的掌舵人。

陈当选是中共买票推上位?

世卫的现状是中共渗透的结果。2006年,世卫组织34个执委国投票前夕,中共利用在北京举行中非合作论坛的机会向48个非洲国家送出大礼,以争取第二大票仓非洲国家对陈冯富珍的支持。

据中共官媒新华网的报导,中共免除非洲国家高达100亿美元的债务;为尼日利亚油管建设提供25亿美元贷款;设立中非发展基金,基金总额逐步达到50亿美元;扩大对非洲的援助规模,到2009年使中共对非洲国家的援助规模比2006年增加1倍;3年内向非洲国家提供30亿美元的优惠贷款和20亿美元的优惠出口买方信贷;3年内在非洲国家建立3至5个境外经济贸易合作区;3年内为非洲培训培养15,000名各类人才;向非洲派遣100名高级农业技术专家……

陈冯富珍的当选因此被认为是中共“买票”的结果。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当初在香港明确表示,陈冯富珍竞选世卫总干事“代表了国家和特区政府”。他还透露,中央认为陈冯富珍有机会胜出,所以一开始就决定派她参选。

陈冯富珍成为中共首次派代表参与联合国机构的首长级人物。

萨斯病逾百港人死亡 陈冯富珍处理迟缓遭批

但陈冯富珍本人执政记录极差。陈冯富珍任职世卫秘书长之前任香港卫生署长,其最大的“政绩”却是在SARS爆发期间反应迟缓,在广州爆发疫情开始时未能投入适当的关注,隐瞒消息,最终致萨斯疫情越过边界在香港爆发,造成有299人送命。

更早前,1997年香港爆发禽流感、香港出现全球第一宗人类感染个案时,时任香港卫生署长陈冯富珍不是教大家提防,而是告诉港人安心食鸡,说︰“我日日都食鸡,大家不需要担心”,直至疫情扩散,不得不全面杀鸡和其它家禽,控制疫情。陈冯富珍也因此被封为“鸡珍”。

面对处理SARS手法遭批评时,陈冯富珍则表示“不要以事后孔明之见,求全责备······”、“本港传媒为何只从香港的角度看SARS、翻旧账,而不从国际视野出发”,惹来传媒、医护人员、病患及家人的强烈不满。

香港立法会2004年就萨斯病事件发表调查报告,批评陈冯富珍处理疫情的表现,又通过了谴责她的动议。但因当时陈冯已经被中共弄到世卫担任一个高级职位,政府无法对这位离任官员进行任何恰当的惩处行动。

陈冯富珍成为世卫秘书长后,《明报》也以“Sars病人家属百感交集”报导了一些香港市民对陈冯富珍的怒气未消,更有死者家属愤怒地形容这是“世卫之耻”。

香港病人权益协会干事彭鸿昌表示,03年造成近300人死亡的SARS事件,陈冯富珍要负主要责任。“作为一个在地区处理疫情的官员,受到当地政府、社会这么强烈的谴责,竟然可以担任一个统领全球传染病控制、疾病卫生这么重要的一个组织的总干事,我们感觉非常讽刺。”

贻误时机 上万人死于埃博拉疫情

据《纽约时报》的报导,事实上,2014年的埃博拉疫情早在爆发前数月,联合国驻利比里亚维和部队就曾多次发出了日益触目惊心的电报,向陈冯富珍和其他人求助,询问应该怎么做。但陈冯富珍的办公室说,没有记录显示收到过电报。

报导称,2014年3月24日,联合国驻利比里亚维和人员首次向总部发送有关埃博拉病毒的电报,并抄送给了在日内瓦办公的陈冯富珍:在利比里亚及其邻国几内亚,已有20多人死亡。

一周后,利比里亚维和部队发来了第二封电报,然后是第三封,语气越来越迫切。人口稠密的首都蒙罗维亚也出现了埃博拉病毒。在边境附近的一个城镇,明显染病的患者没有被隔离,而是与健康居民生活在一起,带来了极大的传染风险。联合国利比里亚特派团负责人卡琳·兰德格伦请求提供“最权威的建议”。

直到7月29日,利比里亚维和部队负责人向联合国总部发送电报——也抄送给了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文中称,这次的埃博拉疫情“史无前例、迅速恶化”。那时候,该地区已有数以百计的医疗工作者死亡。陈冯富珍才决定召集一个应急会议。

2014年8月,一名联合国高级官员坦率地告诉联合国秘书长任命的埃博拉疫情特使,世卫组织“总是慢半拍”。同月,潘基文秘书长告诉陈冯富珍,他计划指派一个新的小组协调埃博拉疫情的应对工作。信号显示世卫组织的应对不充分。

频频为中共站台 赞朝鲜卫生条件好

尽管陈冯富珍在掌管世卫期间执政能力不佳,却频频为中共站台说话。

2016年,就在美国,欧盟在内的全世界都在关注,并谴责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罪行之际,陈冯富珍公开在2016年北京举办的国际移植会议上为中共进行的所谓“器官移植改革”大唱赞歌。

BBC报导对世卫解决器官贩卖问题的效力表示疑问,认为世卫完全依赖各国提供卫生信息和统计数据,很少收集或独立核查政府提供的数据。

2013年,大陆爆发H7N9禽流感,但中共长期掩盖疫情致使疫情升温,陈冯富珍却公开“称赞”中共处理H7N9疫情“迅速”“透明”。

陈冯富珍在任内不仅极力为中共站台,就是中共的臭名昭著的朝鲜小兄弟也被她吹捧。

2010年,陈冯富珍访问朝鲜,“高度赞扬”朝鲜的医疗部门“人力资源充沛”,在接种疫苗,照顾产妇和婴儿,以及扫除疟疾与肺结核方面“足以令其它多数发展中国家羡慕”。

陈冯富珍还称,营养不良是朝鲜面临的一个问题,但她在朝鲜首都平壤并未看到存在这一问题的明显迹象。她发现那里人们的身高体重,跟其它亚洲国家人民相差不多,而朝鲜没有肥胖问题。

而世卫前任干事布伦特兰2001年访问朝鲜后曾称,该国的卫生体系几近崩溃,态度对比之悬殊让外界震惊。

中共渗透国际组织

多年来,中共一直在全球范围内搞金钱外交;搞大外宣;收买各界名人学者官员;渗透国际机构,世界卫生组织只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去年,中共安全部副部长孟宏伟在印尼的国际刑警会议上被选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中国人。由于中共警方有着恶劣的人权记录,这引起外界的担忧。

国际特赦东亚主任尼古拉斯‧贝克林在推特上说:“鉴于中共长期以来试图利用国际刑警逮捕异议人士和海外逃犯,这极度令人担忧。”

2015年,前中共政协委员,新建业集团主席吴立胜被美国联邦执法机构正式起诉,罪名正是涉嫌行贿前联合国大会主席阿什(John Ashe),阿什同时被控受贿。

吴立胜曾卷入90年代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政治献金案。吴立胜透过在美华商向民主党政治献金700万美元,但后来全身而退。#

责任编辑:华子明

评论
2017-05-23 11: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