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到法国森林里上一课:和泥土交朋友

文/林丽霞

“我们的脚下就是泥土,我们生活在地球上离不开泥土。法国是一个农业发达的国家,但和世界面临同样一个问题,工业和农药给土地带来的污染已经造成很大的威胁。”出发去森林前,环境专家伯乐伊(Yann Breull)首先说了这么一段开场白。

又快到了夏天,法国东南部罗纳地区的自然保护组织Frapna Savoie如往年一样,组织各种议题的免费户外活动,由不同领域的环境专家带民众认识保护自然的重要性。2017年5月21日(周日),伯乐伊为大家准备的主题是“泥土”。

环境专家伯乐伊(Yann Breull)为参观者讲解泥土的结构和作用。(林丽霞/大纪元)
环境专家伯乐伊(Yann Breull)为参观者讲解泥土的结构和作用。(林丽霞/大纪元)

Frapna全称为罗纳大区自然保护联盟(法语Fédération Rhône-Alpes de Protection de la Nature),是法国的一个非政府组织,以保护环境为使命。

大伙跟着伯乐伊走进海拔近1千米的森林里,外面虽然阳光明媚,但由于海拔高,气温并不高,穿着三层厚的衣服依然让人感到寒意。告别冬季,森林里高大的树木发出了鲜嫩的新叶子,苍郁而茂密,林里是宁静的,唯有各种小鸟在叽喳叫个不停。

泥土并不脏?

“当然啦,我并不是地质专家,我只是为大家解释一下泥土是什么,和它的作用。”伯乐伊谦虚地说。

站在森林里一棵松树底下空旷的草坪上,伯乐伊放下手上的铲子和装有采集样品的盒子,他蹲下来,用手轻轻拨开青苔说:“你们看,泥土的最表层是枯枝落叶层,所以土的颜色比较深,我们来做个最简单的小试验。”

土和水的小试验。(林丽霞/大纪元)
土和水的小试验。(林丽霞/大纪元)

于是,随行的助手从盒子了拿出一个玻璃瓶,让参观的孩子往瓶子里面放一把泥土,之后往里倒进较多的水,把瓶盖拧紧使劲摇晃几下,让泥土在水里充分溶解,再把它静放几分钟。

“大家看,这里的泥土结构是这样的”,伯乐伊拿起装有泥土的瓶子开始解释:“水还比较浑浊,里面有很多微生物,最细的泥沙在上层,小石头会沉到底下……”只见泥土在瓶中经过水的溶解,分层次地沉淀,形成了一个泥层的切面。

平时,或许人们会想像黑乎乎的泥巴很脏,大家不妨试试做个同样的小试验,看看泥土的真实样子吧。

酸性碱性 不同植物对泥土各有所好

环境专家伯乐伊(Yann Breull)为参观者讲解泥土的结构和作用。(林丽霞/大纪元)
环境专家伯乐伊(Yann Breull)为参观者讲解泥土的结构和作用。(林丽霞/大纪元)

接着,伯乐伊又拿出一个测量器,测泥土酸碱程度PH值,加上化学反应剂后,泥土呈橙色,PH4值为5,呈酸性。“PH值越低,酸性越高。”伯乐伊说:“在不同的地区,我们可通过观察植物生长的种类判断出泥土的性质。举个例子说,板栗树喜欢酸性泥土,森林里有板栗树的地方,不用测,泥土肯定是酸的。”

“树木和耕种也有密切的关系,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法国的耕地都是一小块一小块的,人们在庄稼地里种树木或灌木。这种耕作能为农民带来好收成呢。因为,当树叶落到地里腐化后,变成了‘堆肥’,给庄稼带来所需养分,同时,树木也是一个“抽水泵”,它们会透过根部把地下水吸收然后散发,无形中滋润了庄稼,就这么简单,一块麦地能增加30%的收成。”

“二战结束后,因为需要解决粮食问题,人们希望用最低的成本大量生产,法国从美国购进大型拖拉机,把小块的田地整合成美式的大片耕地,但有利有弊,现代的耕种方法让作物产量增产到了一定的幅度,就会走下坡了。”

天外有天 泥土中另有世界

讲完了较为严肃的话题,伯乐伊对孩子们来说:“好,现在由你们来当探索家!”他给孩子们一人一个透明塑料瓶,任务是从地面上找出各种小昆虫。

环保人员展示各种土层的示意图。(林丽霞/大纪元)
环保人员展示各种土层的示意图。(林丽霞/大纪元)

伯乐伊则接着和大人们讲解:“在这块地上,大家看到表面长著各种草,里面其实是一个重要的生态系统……”

“我找到啦!”“我也找到一个!”“妈妈,快看,这个虫子有好多条腿!”几位小朋友翻开枯树叶子,很快找到了各种小昆虫,并在大人的帮助下,对照微生物种类表辨认虫子的名字和其特性。

这时,伯乐伊不知从哪里找来了菌丝,在放大镜的观察下,细长的菌丝白白的。“有了它才会长出各种蘑菇,所以大家在采蘑菇的时候,要带上刀子小心切,避免把菌丝破坏,否则就不再长蘑菇了。”伯乐伊说。

在回来的小径上,伯乐伊突然停顿下来,指著路旁一个小丘问:“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蚂蚁窝!”孩子们异口同声回答。“嗯,在森林里,如果大家见到蚂蚁窝,千万不要破坏它,有蚂蚁窝,才证明森林是健康的。”伯乐伊郑重地说:“因为蚂蚁会吃掉各种对树木有害的虫子或寄生虫。”

“蚂蚁身上还有防护武器的哦。”助手过来给大伙做了个有趣的示范,把手放在蚂蚁窝上快速轻轻一拍(慢了,蚂蚁就会爬满手了),然后让大家闻,“怎么像醋的味道?”“对,蚂蚁身上会发出这种酸的液体用来防护。”助手解释。

一位父亲高兴地说:“这回真是学到了以前不知道的东西。”“是呀,原来黏土就像学校的橡皮泥。”他儿子一旁认真地说。

责任编辑:文婧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