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乡愁味

作者: 韩良忆
食物带领人们走入心情的时光隧道,最能勾起人们心底浓浓的乡愁。(Pixabay )

食物带领人们走入心情的时光隧道,最能勾起人们心底浓浓的乡愁。(Pixabay )

    人气: 1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常听人说,在异国求学、就业期间,午夜梦回想家的时候,最渴望却不可得的,往往是故乡路边摊的一盘蚵仔煎、一碗肉圆或妈妈的炒米粉。我旅居荷兰的那些年,也不乏凡此种种将乡愁寄于舌尖的时刻,然而让我馋到快掉泪了,不光是所谓的台湾味,偶尔还有从小吃到大的西餐,对我而言,那也是家乡的味道。

比起同一辈台湾人,我算是比较早接触到西洋食物,原因无他,因为先父爱吃西餐。开始跟着爸爸上西餐厅时,我才五、六岁吧,说不定更小。我们最常去中山北路二段的“大华饭店”,偶尔上嘉新大楼顶楼的“蓝天西餐厅”或南京东路的“羽球馆餐厅”。后来大华歇业了,我们就转去小南门的“中心餐厅”。

多半由爸爸点菜,前菜不是烩牛舌,就是熏鲳鱼;汤常常是牛尾汤或乡下浓汤(番茄蔬菜汤)。主菜呢,最常吃忌士烙鱼或烙虾,一小盅端上桌,表面是焗烤到焦脆的忌士,也就是乳酪。揭开来,热气氤氲而上,底下是奶油白酱,里头埋著无刺的鱼肉或明虾。还有炸猪排,敷了面包屑炸成金黄,铺在瓷盘上,偌大的一片。吃猪排时一定要蘸“梅林辣酱油”,爸爸还会吩咐跑堂,多来点酸甜的“酸黄瓜”。

及长才知道,我从小到大吃得津津有味的所谓“西餐”,包括爸爸三不五时便亲自下厨熬煮的“罗宋汤”在内,都是源自上海的海派西餐,亦称沪式西餐。我所熟悉的那些菜色,全是掺杂了中国味的法国菜、德国菜、意大利菜、英国菜和俄国菜,从来就不是道地的西菜。

追忆30年前的台北西餐馆

根据旧式身份证,父亲籍贯是江苏东台,但他其实是在与上海崇明岛隔江相对的南通长大,成年后在上海住过一阵子。对于像爸爸这样从小养尊处优又生性好奇的小城富家子弟而言,上海这十里洋场或许是世上最摩登的所在,也是他与西洋接轨的开始。而好吃、也讲究吃的父亲,与沪上的洋事物最直接也最切身的接触,想来就是海派西餐了。

海派西餐肯定特别合他的胃口,不然,他怎么会在来到台湾、结婚生子后,还不时带着他的本省籍妻子和台湾出生的子女,吃遍台北有名的沪式西餐馆?好几年前,我不知在网上还是书中看到一篇文章,说是60年代末期,台北大华饭店一客A餐(一汤两菜外加甜点和饮料)的价钱是普通小学教员将近半个月的薪水。倘若此事不假,虽说孩子胃口小,可以点半客,价钱便宜一点,但是咱一家大、小周末去吃顿西餐,终究得花掉当时小学老师一个半月以上的劳务所得!爸爸为了吃西餐,竟如此挥霍。

近20多年来,越来越多标榜著正宗法国菜、德国菜、意大利菜的餐厅,出现于台北街头。时代和社会气氛的变迁,加上父亲这一辈的“江浙人”慢慢老去,不中不西的沪式西餐无可避免地凋零了,最终仅存70年代中期迁居信义路二段的“中心”强撑场面,在进入21世纪后又熬了五、六年,才熄火歇业。

父亲在世最后几年,我回台湾探父,三番两次问他想不想去吃西菜,好比意大利菜或法国菜,他总是不置可否,意兴阑珊。有一回跟他聊天,讲到儿时的大华饭店,他那天谈兴甚高,顺着我的话头,一一数说起当年台北有名的西餐馆,结论是,“大华算是最好的,不输老上海的西菜馆。”这话一说完,老人家又沉默了,脸上浮现惘然的神情。

就在那一刻,我仿佛明白了,父亲爱吃的根本并不是“西洋菜”。对他而言,带着中国味的沪式西餐,并不只是口腹之欲,那当中尚蕴藏着对往昔时光和故乡的脉脉温情。换句话说,那其实是父亲的乡愁。而这样亦华亦洋的“西餐”,眼下也已成为我将永远怀念的父系滋味。@

──转自万海慈善航运基金会“停泊栈”期刊61期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端午节,是夏季中最重要的传统节庆,当日有许多民间习俗活动,除了划龙舟、包粽子纪念爱国诗人屈原外,还有插艾叶、菖蒲,挂钟馗像,戴香包,喝雄黄酒等驱邪避疫的民俗活动。
  • 作者与女儿的合照。(曾铮博客)
    女儿一岁时,我开始教她认汉字。刚开始一切很顺利,我随意捡些她日常生活中能接触到的词教她。她不觉得这是学习或负担,而总认为是另一个很好玩的游戏。
  • 人的健康、富贵和信念、修为完全不矛盾,可以相辅相成,可以在正信的情况下,获得健康的身心,经营很大的公司,可以合法的去赚很多的钱财,这样的富贵有德,类似的良善仁德,不正是很多疲惫的现代人都想企及的吗?
  • 台东位于台湾的东南隅,滨临太平洋,海岸狭长,风景秀丽,居民纯朴善良,因位处台湾群山的后方,所以也有人称之为后山或后花园。相传此地为吕洞宾在蓬莱仙岛上的修真之地,至今仍留存着许多史前文化遗址和神仙传说,而当年的神仙修炼之地,今日也同样上演着现代人的修炼故事。
  • 是煞神还是天将,是群盗还是英雄?一百零八位星宿神君,随一道黑气自地底涌出,化作金光转生人间,化身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留下一段赤胆忠魂的传奇。其杀伐行径教人胆寒心悸,而他们的忠义豪情却又教人击节赞叹。
  • 我体内所流动的温热血液是妈妈赐的,正如儿子体内也流着我的血液一样。身为孩子的被母亲无条件爱着;身为母亲的,也被孩子沛然滋养著。这种密不可切的关系,又有谁能取代?
  • 基于东方人的含蓄与不善表达,我从来没有好好看着妈妈,好好握著妈妈的手,更别说亲吻她,拥抱她。但是在医院的那段期间我都一一做了……尽管我至今还是觉得“我爱你”三个字难以启齿,但我总算可以借着儿子的口向他们说了一次又一次!
  • 乡里百姓有句俗话:“好事不由,赖事由;好话不由,赖话由。”就是说,一般人说话要吉利一些,不能说话太随便。
  • 出生在新竹的Sophie Hong洪丽芬不只是这样一位蜚声国际的台湾服装设计师,她在绘画、金工、雕塑等多方面都有出色的创作表现。然而,为她赢得国际声誉的,还是对于天然染色和丝绸的独到处理。她独家研发的洪氏湘云纱“HONG Silk”(洪丝),内敛而丰富的色彩加上特殊处理的质感形成了无可取代的韵味;而源自台湾传统染织文化的经典“HONG Indigo”(洪蓝)等,也都从原来的传统面貌升华到新层次,使得洪丽芬得以在世界竞争激烈服装界稳占一席之地。
  • 1月10日(周六)晚,神韵世界艺术团今年在美国加州旧金山歌剧院的第四场演出隆重登场,吸引了各界人士前往观赏。拥有自己公司的服装设计师Cynthia Ewers与在旧金山总医院担任部门主管的先生John Ewers在观看了神韵后,非常兴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