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仙宗(3)心如砥柱刘禹锡

作者:皇甫容

清 恽寿平〈恽寿平王翚花卉山水合册──牡丹〉。(国立故宫博物院 藏/公有领域)

    人气: 639
【字号】    
   标签: tags: ,

贞元二十一年(805年),唐顺宗即位,为了抑制藩镇割据,革除宦官专权等多重弊政,发起永贞革新。王伾、王叔文、刘禹锡、柳宗元等人是推动永贞新政的主力。新政推行一百多天,确实取得一些成绩,譬如罢除宫市,取消进奉等。

由于顺宗久已中风失音,难以亲理朝政,被迫禅位太子李纯。李纯即位后,永贞新政即被搁置罢黜。而参与新政的主将王叔文、刘禹锡等人全被贬官,改任地方。此后刘禹锡开始了他的贬官生涯、他担任郎州司马11年,连州刺史7年,后又转到夔州任刺史5年。

近23年的贬官生涯,诗人留下大量的诗篇,经过人生风雨的重重洗练后,智慧也从诗文中自然的流淌。

《咏史二首》之一说道:

“骠骑非无势,少卿终不去。

世道剧波,我心如砥柱。”

这首诗讲到汉朝的骠骑将军霍去病因为出击匈奴,立下显赫战功,受到汉武帝的器重,因而日益显贵,就连跟随他一起出征的将领也都封侯拜将。而大将军卫青的幕僚纷纷离去,转投霍去病。卫青府中只有少卿任安没有离开。

刘禹锡借着前朝的故事说明他的心境。他作为推动“永贞革新”的核心成员,随着新政的停摆,他的身份地位也犹如飞流直下的瀑布,急转而下。虽然众人纷纷离他而去,但他的心志犹如中流砥柱,于跌荡的激流中屹立不动。

刘禹锡像(Gisling/维基百科)

刘禹锡遭贬后,奉命到朗州任职。这期间他写了《摩镜篇》

“流尘翳明镜,久看如漆。门前负局生,为我一摩拂。

癙开绿池满,晕尽金波溢。白日照空心,圆光走幽室。

山神碍气沮,野魅真形出。却思未摩时,瓦砾来唐突。”

诗文讲的是一面明镜因为被尘垢遮蔽,就被人当成瓦砾,后经专人打磨擦拭而光芒四射。诗人感悟到,人在世间也像是一面镜子。本性原本高洁明亮,但因被滚滚红尘掩埋,而失去天性的光芒和神采,甚至被认为是低廉的瓦片,任由足履践踏。但如果能坚持心中的信念,这个蒙满尘垢犹如黑漆的镜子,终会绽放出明亮的光芒。

刘禹锡正值三十而立,英气潇洒的时刻,却屡遭挫折。诗人经历短暂的沉寂落寞,随着阅历的递增,心中依然保持坚定的信念,诗文也融入年华的慧悟,似如珠玑,圆润刚莹。

刘禹锡担任郎州司马11年,又担任连州刺史7年。按照否极泰来的说法,18年的贬官之路应该告一段落了吧。无奈,一道圣旨又将他贬到夔州。如果贬官是他既定的命运,诗歌则是他淡泊明志的见证。

一路贬官,一路诗歌,二者交汇的人生画面,诗文已然成为画卷上的题跋,镌刻了一个时代的名流心际。

刘禹锡来到夔州,参观了三国时期诸葛亮建造的八阵图,为此写下名作《观八阵图》,其诗云:

“轩皇传上略,蜀相运神机。水落龙蛇出,沙平鹅鹳飞。

波涛无动势,鳞介避余威。会有知兵者,临流指是非。”

诗中讲到,上古时轩辕黄帝传下千古上谋,三国时诸葛亮按照黄帝谋略推演出无穷的神机。八阵图施展时,虽然看不到涌动的波浪,仅仅阵图的余威就能使海中鱼鳖退避三舍。何况八阵图全部施展开来呢?史载诸葛亮完成八阵图后,以后出兵再无败绩。杜甫说,诸葛亮协助刘备建立蜀国,功盖天下,其中八阵图的威力最是功不可没。

刘禹锡借咏八阵图,表达自己身处困境,但壮心未泯。虽然世事人情浇离,但他并未因挫折的撞击,就使他跌入是非不辨,善恶不分的歧路,他依然期待有朝一日,能够像诸葛亮一样指点江山,救助黎庶。

唐敬宗宝历二年(826年),刘禹锡准备返回洛阳,在扬州逢遇好友白居易。在筵席上,白居易写了一首诗送给刘禹锡,其诗曰:

“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箸击盘歌。诗称国手徒为尔,命压人头不奈何。

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

刘禹锡为白居易频频添酒,二人开怀畅饮;白居易也趁著酒兴,为好友敲盘唱歌。虽然同僚都已经升迁,生活得非常风光,刘禹锡却是接连被贬,贬官到偏僻荒凉的地方度过二十三年。白居易说,也许刘禹锡的才华和诗文太过享负盛名吧,所以要遭遇一些坎坷和挫折。但是二十多年的贬官生涯也未免有些过分吧。

刘禹锡就写了一首诗《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酬谢好友的安慰和赞扬。诗曰: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刘禹锡像(公有领域)

刘禹锡坦承,在四川和湖南这些偏远的地方度过二十多年,也真像被世界抛弃了一样。回来后但见人事全非,恍如隔世,只能独自吹着笛曲聊思故人。诗人领悟到,从古至今,不会因为一条船翻沉,就能阻挡上千的船只扬帆于大海,也不会因为一棵病树,就能阻挡万木的欣欣向荣。诗作的弦外之音,或许诗人想表达,在这广袤的大千世界,一个人的悲欢离合、坎坷遭遇都是微不足道、不足挂齿的。能在有生之年,惜时惜节,保持心中的信念,努力地仰望苍天,这才是最重要的。

刘禹锡不因自己的困顿而悲,而为他人的成就而歌,豁达的面对人生境遇,宦海沉浮。当他经历漫长的贬官生涯,再次回到京城长安,此时的他已不再是戴罪之身,而是荣升为大唐集贤殿大学士。挫折使他越挫越豁达,越挫越明朗,越挫越自信。

回首看看刘禹锡的一生,细细品味他的诗作,虽然一生艰辛,挫折不断,却依然能将落拓的风采洒逸大唐,留下名篇典章百世流芳。他于困厄中,努力保持正面的善良天性,是否很像大隐于朝,不计荣辱悲欢的真仙呢?@*#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牡丹真国色”、“依依似君子”出自大唐诗人刘禹锡(772年~842年)的诗,虽然这两句一个咏牡丹,一个咏青竹;一个象征繁华富丽,一个象征守节清虚,二者看似风牛马不相及,却在诗人的一生中,竟也相得益彰。
  • 白居易从长安到江西三四千里的路程,一路走来但见乡间学校、佛院、旅店、港口,都题写着他的诗文。大唐子民,不论士族、僧侣道士,还是老妇、少女都能随口吟诵几首他的诗歌。所以在一个时代,白居易的名号几乎成为全民青睐追捧的商标。
  • 刘禹锡,字梦得,曾任监察御史;白居易,字乐天,曾任刑部尚书,二人同年,且都是中唐时期的诗人。他们常以诗歌对答互相鼓励,二人均辑录《刘白唱和集》,人们将他们并称为“刘白”。
  • 真金毕竟是真金,千淘万漉虽然极其艰辛,但吹尽蒙在上面的狂沙,真金还是会重见天日的。这两句,诗人以淘沙见金,来比喻遭贬之人,终将会洗清罪名,昭雪天下,表明了诗人对前途充满信心;对落井下石,散布谗言的无耻小人的极度轻蔑。
  • 中唐大诗人白居易,他的诗篇词浅情浓,历来为诗论家所称道,其〈长恨歌〉、〈琵琶行〉乃千古言情之绝唱,可谓“情致曲尽,入人肝脾;随物赋形,所在丰盈。”
  • 文学家刘禹锡感怀 前度刘朗今独来
  • 禹锡,字梦得,是与白居易同时代的唐代著名大诗人和文学家。
  • 农民招呼过路人说:“是喽!我一辈子种地,快要老死在这上面了,可是到如今也不懂得怎样锄地,你不妨过来做个样子,让我学学,好吗?”
  • 公元820年左右,刘禹锡有过一次梦游,受到神人点化,明白了许多道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