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殇日游行 亚裔从军比例大幅上升

华裔退伍军人会29日在且林士果广场举行纪念阵亡将士活动。 (蔡溶/大纪元)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7年05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为缅怀在历次战争中牺牲的军人,华裔退伍军人会的老兵们29日在华裔军人忠烈坊举行庄严的纪念和献花仪式。纽约州高等法院上诉庭首席法官伍元天回顾亚裔美国人军事史说,亚裔美国军人不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做出贡献,也出现获得荣誉勋章的亚裔美国军人,近年来,亚裔从军的比例大幅上升。

纽约市消防局派出三辆不同类型的消防车随行,一起庆祝华裔退伍军人会的国殇日活动。
纽约市消防局派出三辆不同类型的消防车随行,一起庆祝华裔退伍军人会的国殇日活动。(纽约市消防局亚裔外展主任林远文提供)

昨日天公作美,原本下雨的天气于游行开始前突然停雨,老兵们戴上军帽,随着军乐节奏沿华埠勿街游行至且林士果广场,沿途吸引不少一些游人围观,用手机拍下华裔退伍军人们的英姿。纽约市消防局也第一次派出三辆消防车随行,参与华裔军人的国殇日活动。

纽约市消防局派出三辆不同类型的消防车随行,一起庆祝华裔退伍军人会的国殇日活动。
纽约市消防局派出三辆不同类型的消防车随行,一起庆祝华裔退伍军人会的国殇日活动。(纽约市消防局亚裔外展主任林远文提供)

纽约华裔退伍军人会成立于70年前,现有会员600余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参加过越战和海湾战争的军人,年长一代如军人会董事长伍觉良已年届98岁,是前美军飞虎队队员,在二战时担任美军与国民党的翻译;年轻一代如会长黄建中、前会长伍显宗、王咪咪等人都是参加过越战、海湾战争的军人,他们在青春岁月离开父母,转战异乡,用血肉之躯保卫国家。

纽约市消防局派出三辆不同类型的消防车随行,一起庆祝华裔退伍军人会的国殇日活动。
纽约市消防局派出三辆不同类型的消防车随行,一起庆祝华裔退伍军人会的国殇日活动。(纽约市消防局亚裔外展主任林远文提供)

日前,美国陆军总部为表彰亚太裔军人对于美国国家安全作出的贡献,邀请华裔退伍军人会会长黄建中等到总部,为一众预备役军人分享身为华裔军人的经验与历程,并讲述在美华人百年的奋斗史与杰出贡献。黄建中作为铁路华工的后代,介绍他的曾祖父于19世纪来美,曾参与修筑跨太平洋铁路,历经早期华人移民面对的艰难处境,以及之后华裔军人于二战时的贡献。华裔退伍军人会即于二战后的1946年成立。

华裔退伍军人29日国殇日游行集会,图为退伍军人在且林士果广场举行纪念阵亡将士的三声鸣枪。
华裔退伍军人29日国殇日游行集会,图为退伍军人在且林士果广场举行纪念阵亡将士的三声鸣枪。(蔡溶/大纪元)

黄建中:军人的牺牲值得永远铭记

黄建中昨日在国殇日之际感性致辞,在谈到“军人的牺牲是否值得”时,引用国土安全部部长、退役上将凯利(John Kelly)的话说,凯利上将的儿子在阿富汗前线执行任务时遇难,谈到丧子之痛时说:“他原本不一定要上战场,不一定要执行任务,但他就是要去,他自告奋勇……我们为人父母者不要去追问‘值得吗?’孩子认为值得,那就够了。”

老兵们戴上军帽,与社区侨领和民意代表等,从中华公所出发,随着军乐节奏沿华埠勿街游行至且林士果广场。
老兵们戴上军帽,与社区侨领和民意代表等,从中华公所出发,随着军乐节奏沿华埠勿街游行至且林士果广场。(蔡溶/大纪元)

黄建中说,有家人参军的家庭,对此感受尤其不同,这些军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当他们的牺牲被铭记时,这一切才有意义,“让我们铭记那些为国牺牲的军人,他们的牺牲值得永远铭记”。

出生于广东台山的温应星是西点军校历史上第一位中国留学生。
出生于广东台山的温应星是西点军校历史上第一位中国留学生。(维基百科图片)

西点军校百年前招收的第一名中国学生

退伍军人、法官伍元天表示,近年来,亚裔从军的比例已超出亚裔在美国所占人口比例,从前在美国军人的种族排名中,亚裔籍大约占4%左右,现在已大幅提升到12%,美国五大军种,包括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亚裔入伍人数都大增,而亚裔中华裔占了多数。

他说,除了亚裔美国人参加战争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至200多年前,华裔在美国著名军校——西点军校的历史,也可以推算到百年前。在西点军校的军人公墓里,有一块用中英文双语书写的墓碑,纪念的就是一名华裔军人——在1905年毕业于西点军校的广东人温应星。

温应星是西点军校历史上的第一位中国留学生,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于西点军校后,回到中国,先后任教于广东军校,担任孙中山的英文秘书,被张作霖聘为军事顾问,出任清华大学校长,任上海公安局局长等。二战后期他回到美国。

1951年,温应星以中华民国陆军中将军衔退伍。1968年去世、安葬于西点军校军人公墓内。成为首位安葬于西点军校墓园的“外籍人士”,同时,也立下该墓园中唯一以中英文对照的墓碑。◇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