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毛左围攻的小说《软埋》讲述了什么故事?

人气: 829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5月30日讯】中国作家方方的小说《软埋》因为曝光了中共土改运动的黑幕遭到毛左的围攻。日前方方在微博上宣称《软埋》已经停印和下架。这反而让更多人想了解这本小说到底讲了什么样的故事?

这部二十万字的小说时间跨越五十余年,讲述了女主人公丁子桃在50年代土改时期遭遇娘家被杀,婆家集体自杀和软埋(不入棺材直接被泥土埋葬)的重大人生变故后,逃出后隐名埋姓靠给人做保姆,大半辈子生活在梦魇中的悲惨生活。

《软埋》的书名及故事源自作者的朋友母亲——一位皮肤白皙的老太太。朋友讲述母亲当年只身从四川逃出,出逃途中孩子死在自己身边,后来给人做保姆,谈到母亲搬进她的别墅时的紧张和恐惧。母亲即使得了老年痴呆症,仍然多次清晰地表达说:我不要软埋!

两年前,朋友的母亲去世了。火葬时,她为母亲买了一口上好的棺材。很多人都无法理解,觉得她这样做毫无意义。朋友却说一定要满足母亲的愿望。

什么是软埋?有些人不入棺椁直接被泥土埋葬,这被称为“软埋”。按照民间的说法,软埋之后是不能转世的。小说中,方方赋予了“软埋”另一层含义:一个活着的人,忘却过去,忘却自己,无论是有意识地封存往事,还是下意识地拒绝记忆,也是软埋。

据网络评论人士王海涛披露,这部小说的故事梗概大致如下:

1948年7月,学业有成的董少爷从上海回山西老家。

他学的是医学专业,打算按照父亲的意思,在老家的镇上开一个诊所,给乡亲们治病。

董少爷的妈妈当年患病,是被洋医生治愈的。他的爸爸相信了西医,并让儿子外出学医。他是地主家的少爷,爸爸供得起他读书。

距离家乡镇子不远的山脚下,他遇到了表弟。表弟小起在这里已经等了他多日,只为告诉他,全家人,父母、姐姐、爷爷、奶奶都已死了。父亲死前托付小起,务必堵住少爷,并告诉他,一定不要回家,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董少爷的老家,应该已经先于太原被共产党控制。董少爷的一家,应该就是被斗争的地主,他家的土地,应该被农民“分”了,然后,全家人集体死了。

分地主的土地,就是“土改”的重要一部分,“土改”,给了农村无产者极大的积极性。

距离家门一步之遥,董少爷已经无家可归,他绝望地逃进了深山。濒死之际,猎户老吴把董少爷救活了。于是,董少爷从此改姓吴了,在山里过起了世外的生活。山外的战争,仍然在进行。

山里,没有时间概念。有一天,董少爷和老吴深山里遇到了一个受伤昏迷的人,一身枪伤。数天之后,医学专业的董少爷把此人救活了。

被救活的这个人看出董少爷不是山里野人,劝他一起离开,对他说:“我是一支解放军部队的政委,回山西老家奔丧,路遇土匪;如今,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一个多月了,你应该到山外参与新中国的建设;新中国是一个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将不会再有战争、饥饿、压迫,人人平等,人人自由。”

董少爷告别了老吴跟着政委出山了。从此,董少爷的名字叫吴家名,意思是,无家可归,没有名字。

刘政委带着吴家名,进入了解放军。队伍一路向南剿匪。在川东剿匪时,因为有医术,吴家名成为战地医院里的医生。

鄂西、川东的土匪猖獗,解放军伤亡惨重。刘政委为战友们一个接一个的死去而难过,这些战友经历了一次次战争,却在此时,死在土匪的枪下。征粮的工作队,有时候就在路上突然被伏击了。

时间已经到了1952年的春天,匪患依然未能根除,而土改正在鄂西、川东同时进行着。地主被打倒了,土地被分了,村里的无产者,可以迎娶地主家的婆娘、丫头。有些地主家的女眷自杀了,有些认命了。

陆子樵的大庄园有近200年的历史了,他是当地的大地主。他的父亲曾参加辛亥革命,他也曾到东洋留学。同乡的另一个地主胡老爷,是他留学时的同学。胡家的女儿黛云,嫁给了陆家的二少爷。陆老爷支持革命,支持剿匪,贡献粮食,极力表示对新政权的拥护。据说,县里的领导已经决定不批斗陆家,但陆老爷还是让漂泊在外的儿子不要回家。

胡老爷家没有这么幸运,作为乡绅和知识分子,他的爱好就是书画,对政治不敏感。他所有的藏书被人烧了,烧了很久才烧完,村民便把灰烬挑到田里当肥料。批斗的时候,群情激愤,有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氛围,于是,胡家一家人就当场枪毙了。

陆子樵的幸运并没有持续多久。在闻讯将要于第二天被批斗的那个晚上,陆老爷召集一家大小,吃饭,开会,决定集体自杀,唯独不让儿媳黛云自杀——因为黛云的父亲,胡老爷一家就剩下这一个女儿了,而且,黛云还要保护刚刚出生不久的幼子。

于是,在院子里挖坑,然后,一家人喝下砒霜。黛云将家人埋完,从暗道里逃走了,暗道的尽头是一条小河,河边有一条准备好的小船。暗道是祖上建造庄园的时候,就预留好的,陆老爷在最后关头告诉了黛云这条逃生之路。

第二天,大门被撞开,看到满院子的新坟,批斗的人败兴而去。从此,这个院子就荒废了,无产者不愿意住进这个坟头林立的庄园。

黛云背着儿子乘船逃离,水流湍急,儿子掉进水里失踪,她呼叫儿子的乳名“丁子”,随后自己落水。被人发现的时候,她浑身是伤,昏迷在河边,然后被送到了医院,成为吴家名医生的病人。她昏迷了半个月,终于醒来,喃喃地说着“丁子”,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但保持着对这个新世界的恐惧和警惕。吴家名确认她失忆了。

这是1952年的春天,土改还没有结束,窗外的桃花正在盛开,吴家名在这个病人的名签上写了一个名字,丁子桃。

吴医生发现这个病人不同寻常,她皮肤白皙,显然不是穷人家的女人,而且,她识字;让她回忆,她什么也想不起来,并会因此精神崩溃。他隐约感到,这个女人,与正在进行的土改有关。

无家可归的丁子桃,被吴医生介绍到刘政委家当保姆。刘政委一家喜欢这个保姆,话少,手艺好。

1963年,刘政委和吴医生都已经生活在武汉,他们还保持着联系。政委得知吴医生的爱人已经去世,就建议他娶丁子桃为妻。于是这两个分别深藏着自己身世的人,两个生于地主家庭,但以不同方式隐去了出身的人,组成了一个家庭。

40年后,84岁的刘政委重游川东、鄂西,当年帮助解放军剿匪的村民,已经凋谢殆尽,还有个别人可以与他回忆从前。当地人回忆从前,总是把剿匪和土改混在一起。刘政委说,他没有参与土改,但是知道当时有些过火,死了很多不该死的人。他还提到当年的大地主陆子樵,为剿匪提供过很多的帮助,后来全家自杀身亡了。

刘政委回想起那么多的战友,在年轻的时候就丧命于战火。故地重游回到武汉,他死了。吴医生,多年之前,已经死于一场车祸。丁子桃,如今患上了老年痴呆。

吴医生和丁子桃的儿子,如今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他意外发现了父亲的日记本,惊讶地发现,自己家族祖籍山西,姓董,而不是姓吴……原来他的父母,都是家族大灾难的幸存者,他是两个家族偶然幸存下来的基因。随着父母双亡,他已经永远回不到自己的家乡了。

王海涛评论文章认为,或许是受限于讲故事的空间,或许是缺乏记录历史的“野心”,故事有些单薄了,“但它还是吸引我读完了,因为它在试图解释讲述真相”。#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7-05-31 12: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