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是谁让倪玉兰露宿街头?!

人气: 59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5月04日讯】倪玉兰一家被迫露宿街头,是北京初夏的一抹悲情。在著名景点、餐馆和酒吧的环绕中,什刹海的长廊竟成倪玉兰的临时栖身之地。“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便是这位中文系学士、法学学士、前律师、残疾维权人士的宿命?

倪玉兰曾经在中国国际贸易总公司担任法律顾问,也曾是正义律师事务所的律师。15年来,她的维权路、苦难史,折射出中共治下的司法、监狱、人权状况的黑幕。

2002年4月,倪玉兰因拍摄北京西城区一强拆现场被警察殴打,导致“大小便失禁、多次昏迷”。她先后被警方拘留75天,随后开始上访。2002年11月,西城区法院判处倪玉兰有期徒刑一年,其律师资格被吊销。在狱中,倪玉兰的伤势没有得到治疗,因此落下残疾,双腿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出狱后,她多次遭到警方残酷打压,并分别于2008年12月、2012年4月再度被判刑入狱。

2010年4月14日,倪玉兰出狱当天,对媒体讲述了她在狱中的惨状,“我有拐他们不让我用,扶着凳子也不行,每天让我在地上爬行,每天还让我到车间去干活,装一次性的筷子,从早到晚不停的干”,“我每天从五层的楼上往下爬,爬到楼下,再爬五百多米到车间,再从楼下爬到楼上,这种每天要爬四个来回,算起来一天要爬六个小时,正常人每次走十分钟的路,我要爬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天热的时候我是这样爬的,地非常的烫,我的手和腿全都烫出了大血泡,所有的辅助工具都不让我用。”

倪玉兰自2013年出狱后,和丈夫租房居住,却七次遭到中共逼迁。今年3月,他们和新房东签订了合同,并交付了近两万元租金,不料在3月底准备迁入时,发现房子的门锁被换,便衣人员不让他们搬进去,房东也找不到人了。

2017年4月6日,倪玉兰夫妇又在东城区租了一间房。4月15日,他们全家被人从租屋里强行拖出,所有财物被抢劫一空,当地警方一直不给立案。无家可归,他们只得暂居在安定门派出所的大厅内。5月2日上午,派出所突然派人在大厅里进行装修施工,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只好离开,实际等于再一次被驱赶。她的丈夫董继勤致信北京市长,申请一家人暂居东皇城根遗址公园应急避难所,如果得不到批准,他们只能继续露宿街头。

2011年,荷兰政府授予倪玉兰“郁金香人权捍卫奖”,表彰她为推动改善国际人权状况所作的贡献。2016年,倪玉兰获得了年度美国国际妇女勇气奖。尽管美方发出多次请求,中方拒绝为倪玉兰签发护照,她无法赴美领奖。

2016年4月,驻京的五位外交官,包括欧盟、德国、加拿大、法国和瑞士的代表前往倪玉兰的出租屋,想要探望她,但被6名便衣警察阻挡在屋外。她的丈夫出去和外交官们谈话。外交官给她送去了食品,她表达了感谢。

今年4月17日,日本《东京新闻》记者平岩勇司就再遭逼迁事件准备采访倪玉兰时,被公安强行阻止。据知情人向“自由亚洲广播电台”透露,平岩勇司被要求删除照片,及检查记者证、护照,他并被警告不可再采访倪玉兰。

以上的文字概括,如何能够详述倪玉兰这15年来的心酸、血泪和不公?有网友写:“这是一个什么国家跟社会,中共居然容不下一个敢说话的残疾老女人。真是可悲!”在黑社会化的中共体制操控下,善良的百姓,被逼得走投无路,何止倪玉兰一人、一家?

据报导,英籍华人作家张朴观察认为,中国有11亿人口处在中下贫穷阶级才是真实状况,“民间对共产党超级不满”。日日夜夜,维权民众的抗争呐喊,弱势群体的哀鸣呼吁,不绝于耳。大陆官场烂透,贪官的贪污金额以亿元计算,而草根平民却在为最基本的生存挣扎。

中共建政68年来,制造了无数悲剧和冤案。今日,表面的经济增长和光鲜的都市橱窗掩盖不住如火山喷发一般的民怨沸腾。现实中,正义律师被拘捕软禁,家属被株连威胁。善良的修炼人仍然被迫害、被折磨。日前发生的四川泸州事件,由于官方高压结案,上万民众聚集抗议。更有抗强拆、抗污染、讨欠薪、要求政府落实安置政策等各类群体事件,层出不穷,此起彼伏,透出抛弃中共的强大民意。

倪玉兰的故事,应该写进中国大陆的人权报告。那许多令人落泪的章节,诠释了“人民的名义”。#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5-04 2: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